正文 第五十九章、一件白色衬衣!

    第五十九章、一件白色衬衣!

    奶茶店里,方炎脱下了秦倚天脚上的高跟鞋。

    白如初雪嫩如新藕的小脚呈现在眼前,如果不是小脚趾侧面的红肿以及脚后跟磨擦破皮,几乎不见有任何瑕疵。

    方炎愧疚地说道:“痛吗?”

    “痛。”

    “怎么不早点说?”

    “我说过了啊。”秦倚天说道。

    “什么时候说过了?”方炎问。他中途好几次要秦倚天休息,但是秦倚天仍然坚持走完四十次。

    “我说我不要做道具,我只要你把我记住。”秦倚天指了指自己的脚,说道:“这样有没有给我加分?”

    “没有。”方炎故作恼怒的说道。

    秦倚天笑,说道:“还是加分了。不然的话,你早就走了。”

    “------”

    方炎把高跟鞋放在椅子腿边,说道:“当时就说让你穿上sī wà,你非不听。不然的话,怎么会把脚磨成这样?”

    秦倚天撇嘴,说道:“穿上你要求的那种土huáng sèsī wà,还是诗中的丁香姑娘?”

    “我也说可以穿黑色的。”

    “那还是一大妈。”秦倚天说道。“穿旗袍的时候,我是绝对不可能穿sī wà。这是女人的穿衣原则,不可以违背。”

    “那你就受苦吧。”方炎说道。“你坐着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点药水擦一擦。千万不能让伤口发炎了。”

    秦倚天抿着嘴笑,说道:“快去快回。可不能逃跑哦。”

    “我是那种人吗?”方炎生气。

    方炎在药店里买了药水和棉布,当他回到奶茶店里,发现秦倚天被一群身穿校服的学生给围拢住了。

    “倚天学姐,朱雀高中好玩吗?以后我也想考朱雀----”

    “倚天学姐,你是住在这边吗?你的家也在这边?那我们可是邻居哦。”

    “倚天学姐,我请你喝奶茶-----”

    ------

    秦倚天微笑应答,双手快速的在书写着什么。

    方炎走近才发现,原来她是在给这些小粉丝签名。这个女孩子走到哪儿都是被众星拱月,不是明星却总能享受大明星的待遇。

    秦倚天把最后一份签完,把笔和那些签名本递给面前的一个小姑娘,说道:“好了,我的朋友来了。”

    小女生们看到站在外围的方炎,立即笑嘻嘻地问道:“倚天学姐,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我是秦倚天的老师。”方炎赶紧解释。他才不想让这些学生误会呢。

    “哇-----”女生们满脸的羡慕。“倚天学姐泡上了老师,好厉害哦----”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方炎相当的无语。

    秦倚天摆了摆手,说道:“再见。”

    “倚天学姐,再见。”女生们对着秦倚天摆手,然后捧着奶茶笑呵呵地离开。离开的时候,还不时地朝着方炎和秦倚天这边张望。

    “她们是一中的?”方炎问。

    “七中的。”秦倚天说道。

    “还真是声名远扬啊。”方炎说道。黄浩然之前说秦倚天在初中时期就声名赫赫,是无数人心目中的偶像,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方炎打开药水瓶盖,蹲在地上仔细地帮秦倚天脚上红肿和破皮的地方涂抹药水。

    “嘶----”秦倚天脚往后缩。她从来都没有受伤过,她怕痛。

    方炎抬头看了秦倚天一眼,调侃着说道:“秦倚天也有害怕的东西?”

    “方炎就没有吗?”

    “我有。”

    “你怕什么?”

    “叶温柔。”

    秦倚天的眼睛微微的眯起,说道:“听起来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哦。方炎,我需要把她当作我的竞争对手吗?”

    “--------”

    --------

    --------

    送走了秦倚天,方炎站在路口怅然若失。

    这里是车皮路口,方炎之前租住李嫂房子的地方。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路口,熟悉的包子店以及正在卖包子的黑姑娘----方炎在这一片散步时无意间发现了那条古巷,所以在他从天气预报上面看到今天有雨时,立即嘱咐学生们上课时带上雨衣。

    秦倚天想让他陪着去逛街,他也恰好想起来自己需要一个丁香姑娘。于是,两人一拍即合。他陪着秦倚天逛街,秦倚天在明知道他送自己旗袍是另有所图时也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方炎不笨,秦倚天更是聪明。

    她不仅仅答应做方炎的模特,还愿意给全班四十名同学做模特。既然她想要方炎欠她一个人情,那就把这个人情做的更大一些吧。

    “这丫头。”方炎苦笑。他想过以自己的英俊潇洒渊博知识一定会受到女孩子的喜欢和青睐。但是,他并没想过和自己的学生发展成为男女朋友关系。

    “她还只是一个孩子。”方炎在心里想道。当然,一个心智成熟的孩子。

    方炎又想起另外一个女孩子,想起自己提包离开时哭喊着一遍又一遍地说都是我的错的那个女孩子----

    “希望她一切都好。”方炎在心里想道。

    “方老师-----”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方炎转身,看到不远处的公车站台,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蒋钦正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

    方炎苦笑,正想着曹操呢,曹操就到了。这曹操是搞田径的吗?跑得还真快。

    蒋钦快速的朝着方炎冲了过来,肩上的包包也左右摇晃,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要掉下来一般。

    “方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蒋钦在方炎面前站定,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芽,眼眶里面盛满了笑意。

    “我带学生来这边上课----”方炎说道。

    “上课?”蒋钦眼神迷惑。不过很快就把这个问题给踢到一边,说道:“那你站在这里是在等我吗?”

    “也不是----”

    “你到我家里吃饭好不好?我让我妈妈给你做好吃的?”蒋钦说着,伸手就要来拉方炎的手臂。

    “蒋钦。”方炎站在原地不动,无论蒋钦怎么用力,都没办法拉动分毫。

    方炎心痛地看着女孩子因为用力过猛而憋得通红的小脸,柔声说道:“今天不方便。”

    “什么时候方便?”蒋钦抓着方炎的手臂不肯松手,仰起小脸看着方炎。“你说什么时候方便?”

    “蒋钦-----“方炎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现在的状况。大人有大人的考虑和顾忌,只是有些话没办法给孩子讲的过于清楚。

    蒋钦的眼眶红了,漂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方炎的脸,说道:“我妈担心我会喜欢你,对不对?”

    “你不要想这么多----”方炎劝道。

    “是你们想的太多。”蒋钦愤怒叫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喜欢你?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早恋?我什么时候----我就是喜欢和你在一起,我就是喜欢和你讲话,我就是喜欢听你给我讲文章之心的故事。我把你当做老师,当做朋友----为什么你们要想那么多?为什么你们的思想那么复杂?”

    “------”方炎哑口无言。

    是啊。蒋钦虽然古灵精怪,但她是一个极其懂得矜持的女孩子。她青春活泼,漂亮时尚,但是,她也同样的严于律已,绝对不是那种跑到社会上厮混的坏女孩儿。

    两人接触的过程中,她虽然说话没大没小,但她内心里是尊重自己的。方炎能够感觉的到。

    两人亲密又恪守规矩。只是这样的话他没办法解释给别人去相信。

    可是,因为那次跳舞事件,导致蒋钦父母起了疑心,方炎也就没办法再在蒋家租住下去。

    孩子有孩子的想法,大人也有大人的忧虑。

    即使方炎是一名老师,他也没办法解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桩棘手问题。

    “你妈也是为了你好。”方炎轻声说道。

    “是。我妈是为了我好,你也是为了我好。”蒋钦的声音更加大了,在这一刻,小姑娘的情绪彻底的爆发。“可是我一点都不好。”

    “-------”

    看到方炎无奈苦笑的表情,蒋钦也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松开抓住方炎胳膊的小手,看着方炎问道:“你再也不会回去了,是吗?”

    “是。”方炎点头。“学校给我分了一间房子----”

    “你再也不会去我家吃饭了,是吗?”

    “应该---不会有什么机会吧。”

    “那你再也不接我的diàn huà?再也不和我联系?”

    “蒋钦。”方炎正色看着蒋钦梨花带雨的小脸,说道:“你还是个学生,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学习。不要想其它的事情。好不好?”

    蒋钦知道自己无力更改什么。正如方炎所说的那样,她还是个学生,她还过于年轻。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抹了一把眼泪,把肩膀上的书包摘了下来。

    打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一个灰色的盒子。

    “这是送给你的。”蒋钦捧着盒子递了过去。

    “什么?”方炎问道。

    “一件白色衬衣。”蒋钦红着眼眶说道。“我喜欢穿白衬衣的男生,我喜欢你穿白衬衣的样子----你穿起来一定比谁都要神气。”

    那时候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你有车有房,而是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你穿了一件白色衬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