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有种感情无可替代!

    第六十章、有种感情无可替代!

    暧色调的柔和灯光,牛排的香味四溢。再点缀两块西兰花和小份的水果沙拉,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心生食欲。

    杯中的红酒是斯图尔地区的伯爵佳酿,伯爵红酒在外界没有什么名气,可能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用搜索引擎ruǎn jiàn也没办法搜索到任何相关的信息。

    那是因为伯爵红酒并不对外xiāo shòu,江家买下这个位于法国最好红酒产地的酒庄后,所产红酒一部份由自己饮用,另外一大部份则用来馈送给亲友以及商业伙伴。

    酒美菜香,窃窃私语,晚餐的气氛相当的融洽。

    一个黑裙贵妇优雅的切动着面前盘子里的牛排,却并不放进嘴里咀嚼,看着坐在对面的陆朝歌问道:“朝歌,在学校还习惯吧?”

    “很好。”陆朝歌停下手里的叉子,轻声答道。

    “前些日子听逐流说有人欺负你。那些人怎么就那么可恨呢?让逐流去跟你们学校打声招呼?还是直接让你江叔叔出面去找教育局长?”贵妇看起来对陆朝歌很是关心,提起她的事情就是一幅大包大揽的架势。

    “不用了。”陆朝歌说道。她用白布擦拭着嘴角,不加隐瞒的说道:“是有一些小争执,这是任何工作都避免不了的。我能处理好。”

    “那也不行。我们朝歌那么优秀,他们凭什么欺负你啊?”贵妇很是不满意的说道。

    “妈。”江逐流放下手里的刀子,笑着说道:“既然你都说了朝歌那么优秀,你怎么还不放心她呢?放心,别人欺负不了她。”

    “你就知道替她说话。”贵妇很是幽怨的扫了江逐流一眼,说道:“好在朝歌还不是你媳妇。要是等到以后你们结婚了,这家里哪里还有我说话的地方啊?”

    陆朝歌沉默不语,低头去切割盘子里的西红柿。

    江逐流将陆朝歌的反应收在眼底,温和的笑着,说道:“妈,你还不相信我和朝歌的为人吗?我们是那种不懂得孝顺老人的人吗?”

    “不是。当然不是了。”贵妇漂亮的脸蛋阴转多云。她笑呵呵地看着儿子和陆朝歌,说道:“朝歌,逐流,你们俩到底准备拖到什么时候办婚事啊?年纪也不小了,是应该结婚了吧?以前你们说要忙事业,我应了你们。现在逐流的事业风生水起,朝歌也成了学校副校长----事业算是成功了吧?你们还有什么借口敷衍?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妈----”江逐流劝慰着说道:“这些事情,我们会全盘考虑的。”

    “什么全盘考虑?等到你们全盘考虑好了,我都已经要咽气了。不如就听我的,今年元旦咱们先把婚事给定下来,明年找个吉利的日子把喜事给办了-----我已经去算过了,逐流的命格是海底金,朝歌的是水命,你们俩在一起合适着呢。朝歌还能旺夫----”

    陆朝歌放下刀叉,说道:“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说完,她起身离开餐厅朝着楼上走了过去。

    江逐流也放下餐具,眼皮微微睑了下来。

    江龙潭眼神犀利地瞪着妻子,说道:“食不言寝不语,你不懂吗?”

    “自己家人吃饭还要讲这些破规矩啊?大家开开心心地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多好----”

    “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做主。”江龙潭丢下一句话,也离开餐桌走了出去。

    “哎,老江-----”贵妇出声喊道。看到丈夫不加理会,生气的对儿子说道:“你看看你爸,到底你是他亲生儿子还是陆朝歌是他的亲女儿啊?怎么你们父子俩全都说话朝外面拐呢?还让不让我在这屋里住下去了?”

    “妈,爸的性格也又不是不知道----”江逐流走到母亲身边坐下来,握着她的手劝解着说道:“小时候他就更疼朝歌一些,我都习惯了。”

    “他对朝歌好,难道我就不是为朝歌好?我就是因为对她太好,所以才想着让她成为咱们江家的媳妇-----”贵妇人抓着江逐流的手,说道:“我儿子这么优秀,想进我们家门的女孩子多着呢?”

    “妈,有你这么自卖自夸的吗?”江逐流笑。“我是你儿子,你当然觉得我处处都好了。”

    “不仅仅是我觉得你好,整个江城都觉得你好。”贵妇人得意说道:“不然花城四秀为什么只选你和梅映雪、兰山谷和柳树呢?你们四人哪一个不是样貌才华在咱们花城最顶尖的?他们为什么不排李秃子张胖子王二麻子上去?”

    “那是无聊人士把我们四个凑在一起搞的什么排名,你不知道因为这个排名我们得罪了多少人受到多少人的讥讽嘲笑-----再说,花城四秀算什么?那不是还有华夏七痴吗?”

    “切,那些人都是疯疯颠颠的----四秀就够了。想那么多干什么?我说儿子,你到底什么时候和陆朝歌结婚啊?你看陆朝歌的屁股那么大,一看不是生儿子的相----这方面我有经验。”

    “------”

    ------

    在江家豪宅里面,陆朝歌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自从父母逝世后,陆朝歌就搬了进来。

    江家待她不薄,将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特别是江龙潭,对待自己比亲儿子江逐流还要细心体贴一些。江母任静虽然话多唠叨了一些,对自己也是很宽容照顾的。

    江逐流对自己也不错。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所有人对自己的好,让陆朝歌总有一种全身都被黏膜包裹呼吸艰难喘不过气的感觉。

    沉甸甸的,压得她难受。

    她低头看了看胸口,除了饱满的胸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衣物-----可能是胸部又长大了一些吧。走到哪里就得带到哪里,真是恼人。

    她从脖子里掏出那块随身携带的玉观音,轻轻地握在手心,一丝丝清凉感传递而来,她焦躁不宁的情绪也逐渐平静下来。

    这是很小的时候母亲戴在她脖子上的,也是她最珍贵的饰品。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很多生活细节都已经忘记。但是,当她握住这枚碧绿玉观音时,和父母相处的一些生活上的片段便会自然的涌入脑海。

    它就像是记忆的闸门,打开,记忆的潮水便汹涌而出。关上,便水退渠干,什么东西也想不起来。

    咚咚----

    轻轻的叩门声音响起。

    陆朝歌走过去打开房间门,江龙潭一脸慈爱地站在门口,笑着说道:“没吃饱吧?要不要让厨房再给你送一碗汤过来?”

    “叔叔,不用了。我吃饱了。”陆朝歌拒绝。“进来坐吧。”

    江龙潭抬脚进屋,走到阳台的小桌椅边坐下,说道:“朝歌给我泡杯咖啡。咱们家啊,就你泡的咖啡最好喝。你阿姨和逐流都不如你。”

    陆朝歌并没有因为这称赞而窃喜,走到柜子前取了咖啡,然后仔细浸泡起来。

    不是现磨的咖啡豆,但是只要认真浸泡,也会有非常不凡的口感。

    陆朝歌端了杯咖啡放在江龙潭的面前,然后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

    江龙潭捧着咖啡抿了一口,任由那股子苦涩香气在口腔里回荡冲击,这才看向陆朝歌笑着说道:“这么多年了,你任姨的性子你也了解,她喜欢你,所以总急着想让我们两家亲上加亲-----她没有恶意。”

    “我明白。”陆朝歌淡然说道。

    “当然,这种事情说多了也着实让人心烦。我会好好地和她谈一谈,让她不要再在这件事情上面给你制造压力。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自己解决,我们这些老人家在里面掺和什么?”

    陆朝歌心里感激,脸上却平静如镜,说道:“叔叔还是不要说了,不要让你在中间为难。”

    “我有什胏hūn mèng训模俊苯斗畔驴Х缺险娴厮档溃骸拔沂歉怖怼D训浪挂臀页臣懿怀桑吭偎担锤踩サ奶嘎壅飧鑫侍猓姓淌破廴诵魍急ㄏ右伞!

    江龙潭怜惜的看向陆朝歌,说道:“你六岁时来到我们江家,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亲生女儿看待。不管你愿不愿意成为江逐流的媳妇,你都是我们江家的一份子-----没有人会把你当做外人。”

    “在这件事情上面,你不要有任何压力。你喜欢江逐流,那就和他在一起。你不喜欢江逐流,那就把他踢到一边去。我相信朝歌的眼光,也相信你能够找到自己喜欢的如意郎君----这件事情完全由你作主,谁也不许干涉。”

    “谢谢。”陆朝歌表情终于动容,再次道谢。

    “有什么好谢的?”江逐流摆手说道。“父母之间,用不着这个谢字。你啊,总是把自己当做外人。这样不好。”

    陆朝歌笑笑,没有接话。

    无论江家人对她多么好,她仍然有一种深入骨髓里的孤独感。

    有一种感情无可替代,比爱情平和,比友情持久,比亲情动人。

    人在他乡,日日期盼。

    人归故里,彼此厌烦。

    这种感情,叫做父亲母亲!

    (ps:跑到杭州和方想无罪烽火神机在一起谈些事情,所以昨天断更了。。。欢迎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