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这孩子被感动坏了!(第一章!)

    第六十二章、这孩子被感动坏了!

    会家子,就是我们常说的练家子。燕京土话指的就是习武之人。

    唐城的祖上曾经以走镖为生,押着客人的重要货物走南闯北,爬黑山过恶水,遇到三五强盗或者一些毛贼是常有的事情。这就要求镖师身手高强,以一敌三或者敌五都不成问题。

    现在的唐家以物流起家,手底下有数百条货船通过花城各大港口发往世界各地,是花城有名的海运大享。

    虽然唐家‘走镖’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但是,唐家人对武艺和力气的追求却从来都没有停歇过。受到先辈的影响,唐城也对这一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且,唐城在这方面还颇有天赋,算是唐家年轻一代当中的佼佼者。单打独斗,同龄人当中没有人能够胜得过他。就是父亲那一辈能够打赢他的人也在极少数。

    唐城样貌英俊、气质出众,再加上在良好家庭背景的培养和熏陶下见多识广多才多艺,是学校武道社的副社长,也是校园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在这样的年纪,唐城就是学校最耀眼的校园名星,也是无数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如果说秦倚天是朱雀中学当之无愧的校花女王,那么,唐城就是朱雀中学无可争锋的校草高富帅。

    他们俩以最优异的成绩考进朱雀中学一班,家世良好,外形登对,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俩是天作之合的一对。

    就连唐城自己都这么认为,觉得秦倚天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

    在唐城的刻意努力下,他和秦倚天的关系确实要比别人更加亲近一些。甚至从来都不和任何人一起吃饭的秦倚天还接受过他的邀请,参加过他的生日派对。

    在他沉溺现在展望两人美好未来的时候,秦倚天突然间跳班了。

    这件事等于是给了他当头一棍。

    无缘无故的,为什么秦倚天要跳班?

    秦倚天要跳班,为什么不和自己商量一下?提前打声招呼也可以啊。

    唐城也是一个相当傲气的男生,他没有立即气极败坏的去找秦倚天质问,而是通过朋友们的明查àn fǎng得到了一个让他郁闷吐血的消息----秦倚天是为了喜欢九班的语文老师方炎才跳到九班的。据说第一天过去当着大家的面就向方炎发动了爱情攻势。

    唐城见过方炎,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打声招呼。因为在他看来,方炎这种人就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在等级森严的校园里,一个即没有过硬背景又没有留学学历的年轻人能够做些什么?要么矮下身子沉入谷底,等到机会成熟或者资历足够获得一次晋升的机会。要么就像方炎这样走入另外一个极端-----唐城不欣赏后者。

    通过父亲的疏通,唐城也如愿以偿地转到了九班。

    想从别的班级跳到小班很难,但是想从小班转到九班----这着实让学校很多人难以理解,也是朱雀中学成立多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特别是一班的班主任林玲,那个正处于更年期的老女人恨不得把方炎给扑倒在地从他身上撕咬几块肉下来。

    秦倚天走了,唐城也走了----现在的一班还是一班吗?如果其它人也跟着跳,她这个班主任的脸还往哪儿搁啊?

    唐城知道秦倚天是心比天高的女孩子,他知道她会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自己追随而来,自己和方炎站在一起处处比他优秀----至少外形上看上去就占了极大的优势。多让方炎出几次丑丢几次脸,这样的男人她还会喜欢吗?

    一定不会!

    所以,唐城就想借用自己的优势先给方炎来一个下马威。

    他要让他痛得直不起腰,他要让他趴在地上打滚-----

    “有点不对劲。”唐城在心里想道。

    人在接触外力袭击的时候,身体会自然地做出防御姿态。

    也就是说,当唐城大力的握紧方炎的手掌时,方炎也应该相应的出力避免自己受到伤害。

    可是,方炎却没有这么做。

    如果说唐城的手是铁的话,那么,被他握在手里的方炎的手就是一团棉花。

    无论他多么的用力,方炎的手都是软绵绵的,没有一丝丝反抗之力。

    棉花没办法把铁压断,铁又能够把花棉压扁吗?即使压扁了,棉花也会再次的反弹回来恢复如初。

    方炎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笑着说道:“欢迎唐城同学来到九班,九班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除了郑国栋李阳和陈涛这三只苍蝇-----”

    噗----

    正在后排看热闹的三人集体中枪。

    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被方炎当众评价为‘苍蝇’,他们的脸色憋得通红,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他们知道,如果方炎的这句话被人传了出去,恐怕从今天开始,他们校园纨绔三人组就要改名成为‘校园苍蝇三人组’。

    苍蝇三人组,还有比这更难听的外号吗?想想那种恶心的在你面前飞来飞去的小东西,恐怕让人连饭都吃不进去了。

    陈涛正要站起来破口大骂,被郑国栋给一把拉住。

    郑国栋毕竟商人家庭出生,心机要比陈涛和李阳要深沉一些。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

    “其它同学都是很好的。他们就像是勤劳可爱的小蜜蜂,每天挥动着翅膀四处采取花粉,酿造花蜜,是我们最亲密的好朋友。”

    大家都笑。

    如果方炎只是把他们形容成小蜜蜂,他们还不觉得会有什么惊喜。但是,他先把郑国栋三人说成是苍蝇,然后再说其它人是蜜蜂----两相一对比,喜剧效果就相当明显了。

    不少人都朝着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看过去,脸带戏谑。

    郑国栋三人强硬的昂着脑袋,一幅若无其事的模样,心里却是苦恼羞怒之极。

    唐城没笑。

    他不仅仅没笑,反而眼神里出现了一抹急色。

    无论他如何用力,都不能给予方炎任何的伤害。

    钢铁仍然是钢铁,棉花也仍然是棉花。

    他感觉的到自己的手掌越来越硬,也越来越火热。就是他的叔叔唐意,那个练习唐家拳几十年到达人神境的武痴,在自己这样和他比拼力气时也会有一些异常。

    方炎没有。

    就像自己根本就没捏住他的手,或者说自己捏的并不是他的手。

    “指教是应该的。你是学生,我是老师,我有责任把我知道的知识传授给你们-----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就像是郑国栋李阳陈涛三人,我很用心的去教,他们偏偏不愿意去学。就好像我逼他们学习是要害他们性命似的----说句难听点的话,他们学不学关我屁事?对不对?”

    “------”

    郑国栋三人再次胸口中枪。

    唐城也不答话,他还在用劲儿。用劲儿的给方炎一个下马威。

    可是,这家伙怎么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唐城,我看你本质不坏,可千万不要和那三只苍蝇混在一起。他们现在在学校里臭名远扬,除了他们的同类苍蝇,其它同学都不愿意和他们混在一起-----你别让他们把你给毁了。”

    李阳要哭了。

    老师,我也是你的学生好不好?你不要这么欺负人好不好?

    你这么当众侮辱我,我----我爸知道会和你拼命的。

    方炎像是听到了李阳的心声似的,他一边和唐城握手一边转身看向后排,说道:“我这么说你们你们心里一定很不服气,现在当着大家的面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说出任何一个值得我和同学们尊重你们的理由,我立即当众给你们道歉。并且收回我刚才所说的所有的话。”

    郑国栋李阳陈涛三rén miàn面相觑,认真的想了又想----一个都没想着。

    方炎轻轻叹息,说道:“我不要求你们尊重师长团结同学,我不要求你们有多高的个人素质和修养品德----你们就是厚着脸皮说你们在家里孝顺父母,我也愿意假装相信你们。这种事情我又没办法考证,对不对?”

    “可是你们连这个都不敢说,连句谎话都不敢说出来-----这算不算是你们全身唯一的优点?”

    “-------”

    “不敢说出来,并不是因为你们不愿意说谎。而是因为你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让人尊重的品德-----对不对?”

    “-------”

    方炎转身看向唐城,说道:“唐城同学,引以为戒啊。你们都是学生,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好好把学习提高上去,不要学郑国栋他们三人总是在后面搞一些小动作害祸害老师和欺负同学。”

    方炎凑近唐城,小声说道:“咱们父子俩说句私密话,就是你想打我一顿----你也得先学好技能再来动手,对不对?”

    唐城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什么事情都明白?

    他双脚后退想要松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没办法挣脱方炎的束缚。

    方炎刚才还似棉花的手掌突然间变成了滚烫的钢铁,一股子凶猛无匹的大力疯狂的向他的手掌涌了过来。

    扑通!

    唐城膝盖一软,身体无力的跪倒在了方炎的面前。

    方炎赶紧弯腰去扶,责怪的说道:“怎么这样拜师呢?现在不流行这个----这孩子被感动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