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挑事的!

    第七十一章、挑事的!

    “陆校长,很为难吗?”松岛纪看到陆朝歌迟迟没有答应,再次出声问道。

    她说的是yīng yǔ,这完全难不倒有美国留学经历的陆朝歌。

    不是为难,是很为难。

    在武仁考察团到来之前,学校担心方炎再次搞出什么影响学校声誉的事情,董事会以及管理层特别委托陆朝歌和方炎洽谈做好方炎同志的安抚工作。

    现在倒好,方炎倒是保持安静了,可是武仁考察团却主动找shàng mén来。

    陆朝歌知道,如果她答应了松岛纪的这个请求,那么,事情就朝着不可控方向发展。

    即使自己是朱雀中学的副校长,而且自认为和方炎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是,假如方炎铁了心想要做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她也是没办法阻挡的。

    她不能说不行,因为越是拒绝越会调动起松岛纪以及这些学生的好奇心。

    再说,两校是友好联谊学校,朱雀中学的老师带队到武仁考察时,武仁尽心尽力,毫不隐瞒。如果朱雀中学藏私的话,会影响两校之间的关系。

    他们会问,你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没问题。”陆朝歌笑着答应。“当然,我需要和方炎老师沟通一下。”

    松岛纪笑了起来,说道:“这是应该的。”

    她用日语对跟团而来的老师和学生们说道:“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我提议进去旁听一节语文课,大家有意见吗?”

    “没有。”武仁高中的学生们笑着回答道。声音很齐,也很轻。不会吵到九班以及周围班级学生正常上课。

    陆朝歌站在教室门口,说道:“方炎老师,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方炎走到陆朝歌面前,说道:“陆校长,什么事?”

    “我身后的是东洋武仁高级中学的老师和学生,他们对你很感兴趣,想在你的班级旁听一节课。”陆朝歌说道。

    “对我很感兴趣?”方炎笑。“陆校长一定很担心吧?”

    “方炎-----”陆朝歌气急。

    “我听了你们的话,安安静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方炎被学校勒令‘安稳’,心里憋着一股子气呢。现在得到机会,自然不会轻易罢休。虽然他讽刺几句也只能让陆朝歌等人心里不舒服一些----可是,想到他们不舒服,方炎的心里就会舒服了很多。谁让陆朝歌之前和现在都代表着朱雀中学呢。“现在他们主动找shàng mén来找事-----”

    “他们不是找事,只是旁听。”陆朝歌无视方炎的毒舌,出声说道。

    “我明白。”方炎点头。“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慨不负责。”

    “会出什么事情?”

    “我长这么英俊,他们的老师啊学生啊什么的向我表白怎么办?”

    “你想多了。”陆朝歌不想和方炎多扯,松岛纪他们还在旁边等着呢。松岛纪虽然华夏语说的不好,但是考察团里面可是有不少精通华夏语的翻译。因为两校长期交流的缘故,就是一些学生也对华夏语很是熟悉。要是让他们听到两人的谈话内容,那得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情啊。“就这么决定了。你安排一下。”

    陆朝歌转身向松岛纪走过去,说道:“方炎老师说他非常欢迎武仁考察团参观旁听。”

    “谢谢。”松岛纪说道。她又走到方炎面前,用并不标准的华夏语说道:“谢谢。方老师。”

    “远来是客。”方炎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请进。”

    武仁代表团这边有学生二十名,加上松岛纪等五名带队老师,一共有二十五人。因为松岛纪是武仁高级中学的副校长,按照对等原则,朱雀中学这边是由陆朝歌副校长负责全部的接待工作。

    教室里一下子多出来三十多人,桌椅肯定是不够用的。

    方炎想了想,说道:“男同学把椅子让出来,交给女士们使用,好不好?”

    “不用了。”松岛纪听清楚方炎的话,出声阻止着说道:“我们只是旁听,不能影响同学们的正常上课。我们站在后排就好----”

    方炎笑,说道:“你有你的想法,我们有我们的做法。华夏是千年礼仪之邦,华夏男人也都是勇敢宽厚的绅士。我们怎么能自己坐着,让远道而来的客人站着?”

    男生们立即响应,纷纷把屁股下面的椅子抽出来送到武仁考察团和朱雀中学接待团的女士们面前。

    松岛纪不由对方炎高看了一眼,心想,先不管这个年轻的老师有没有才学,单是待人接物这一块就非常的优秀。

    因为历史原因,华夏和东洋两国的国民都心存矛盾。方炎提出让学生们让座,是因为他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另外,他特别点明,华夏男人都是勇敢宽厚的绅士,并且把勇敢放在宽厚的前面,潜台词就是说,我们应该揍你的时候照样揍你,但是我们讲究礼仪的时候也不会让人鄙夷。

    这些东洋来的客人自律性极强,拿到座位的女生自动朝着各条走道走过去,一个一个的排列起来。那些没有椅子的男生则按照高矮个并排站在墙边,不发一言,态度端正,就像是经过特殊的训练。

    等到大家安顿下来,方炎继续讲课,说道:“外面流传这样一句话,学问之美,美在让人一头雾水。诗歌之美,在于煽动男女出轨----这是一句笑话,也可以是事实。为什么说诗歌可以煽动男女出轨?就是因为它含蓄朦胧,让人不经意间就怦然心动。它可以触及精神灵魂的震撼,融入了世俗冷暖社会万千。”

    方炎看着台下的学生们,笑着说道:“在你们这样的年纪,有没有被一首情诗感动?被一首诗歌所征服?你们有没有想过为自己喜欢的对象写一首情诗-----这个问题我不需要你们回答。我知道,一定会有。”

    台下学生呵呵大笑。

    在他们最好的年纪,遇到最美的你,怎么可能会甘于平庸拒绝表白?

    他们对爱情心存幻想,将它看作生命中最重要的拥有。他们愿意为了另一半做各种各样疯狂的事情。

    在酒吧和情敌打架,骑着摩托车在马路上兜风到深夜,冬天的夜晚坐在公园里即使冻的直哆嗦也不舍得分开,存半年的零用钱只为买对方喜欢的生日礼物,手牵手走过一条又一条街却不会买任何东西-----

    成年以后或许会觉得有些愚蠢,但是现在的他们想起这些就觉得甜蜜到骨子里。

    青春如诗,他们也用青春写诗。

    “从古至今,我们的前辈先贤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诗歌宝藏。”方炎扫视全场,声音充满感情的念道:“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活灵灵现,千百年之后,仿佛还有美景在眼前。”

    方炎笑呵呵地看着台下的学生,说道:“你们最喜欢的诗歌是哪一首?或者哪一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有学生回答着说道。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又有人回答道。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

    每一个学生心里都有一首最美的诗歌,所以大家回答的都非常积极。秦倚天翘课不在,九班四十名学生中有三十几人回答了这个问题。

    松岛纪看了之后暗自点头,心想,老师讲课不沉闷能够带动学生的参与情绪,这个年轻的老师做的非常不错。

    有些学生听的懂华夏语,能够直接的感受到方炎所讲的那些诗歌的意境美感。

    还有一部份学生的华夏语并不好,那就只能依靠翻译来帮忙。

    当然,翻译虽然懂得语言上的转换,但是受到文化程度的限制或者对诗歌的理解不够深入,翻译成日语后效果自然要大打折扣。

    这节课快要结束的时候,方炎允许学生们自由提问。

    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用流利的华夏语说道:“老师,你好,我是武仁大学的国学老师藤野三郎,刚才听了你讲的诗歌之美,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华夏文化,渊源流长。唐诗宋词,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够得到回响。”

    “我不明白的是,华夏人有着那么多年的文化历史,出现过那么多的杰出先贤,为什么到现在,却有这样一句奇怪的话出现呢?”

    “什么话?”方炎笑着问道。挑事的来了?心存这个想法,就不自觉的朝着坐在后排的陆朝歌看了一眼。

    “唐朝文化在东洋,明朝文化在南韩,民国文化在台湾。”藤野三郎扶了扶眼镜,微笑着说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流传出来呢?难道说,华夏人都不愿意传承自己的祖先留下来的优质文化吗?”

    (ps:被你们的情书给感动了,即便那不是写给我的。我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