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女神vs女神!

    第七十五章、女神vs女神!

    斗茶,又名‘斗茗’,‘茗战’。它是古时候有钱有闲文化的一种雅玩。

    每年春季的新茶制成后,茶农茶客们比新茶优劣排名顺序的一种huó dòng。一场斗茶比赛的胜败,犹如今天一场球赛的胜败,广为民众所关注。上至皇帝高官,下至平民村夫皆热衷参加。

    即要斗茶,必先有茶。

    按照斗茶规矩,一般都是茶斗双方各携好茶前来战斗。茶质好的,自然在评定胜负之时占了大便宜。

    但是,如果按照这样的规则,这对武仁考察团显然是不公平的。他们从东洋远道而来,又怎么可能恰好携带有适合斗茶的好茶呢?

    陆朝歌和松岛纪一番商议,决定双方使用相同的茶叶,而且在清风茶馆现场购茶。这样一来,无论是朱雀一方还是武仁考察团一方,谁也不能在茶叶材料上面占便宜。各方只凭点茶技巧以及火候把握来争输赢。

    段佑军对这次斗茶极其看重,主动对陆朝歌说道:“不如就斗普洱茶吧?我这边还珍藏有半饼老树茶,原本留着准备用来迎战岭南茶王-----恰好这几天又寻到一两上好的大红袍,就把这半饼普洱捐献出去,就当是支持咱们朱雀中学的学校教育。毕竟,大家也算是邻居嘛。”

    陆朝歌喜欢喝茶,对茶之一道了解不深,却也清楚,一饼上等的普洱茶茶饼可以卖到天价。现在段佑军把自己的藏品捐献出来,实在难得。

    “谢谢段先生。”陆朝歌感激的说道。“在贵馆斗茶已经多有打扰,又耗费你的藏品,心里实在不安。”

    段佑军笑,说道:“我喝了一辈子茶,也和人斗了一辈子茶。就数今天最开心。为什么?因为我们茶道茶技后继有人。”

    段佑军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再说,我心里也有私心。要是用我的茶叶把那些小东洋给压下去----我也跟着骄傲自豪不是?向我的茶友们吹嘘吹嘘,也倍有面子。”

    “我们一定尽力。”陆朝歌说道。她把段佑军愿意捐献茶叶的事情告诉了松岛纪,松岛纪也微笑着向段佑军鞠躬道谢。

    段佑军笑呵呵地摆手,一幅很不好意思的模样。

    他确实不好意思啊。

    心里想着一定得把东洋人给赢了,结果松岛纪一本正经的道谢-----段佑军是个憨厚汉子,做不了这种两面三刀的事儿。

    于是,拒绝接受道歉,一心想着让朱雀赢茶。

    场地、评委以及茶叶都已经安排妥当,総ōu rén蕉凡枞嗽鄙铣 

    松岛纪转身,对站在身后的藤野三郎说道:“让千叶薰上来吧。”

    “我这就安排。”藤野三郎答应一声,快步朝着茶馆楼下跑了过去。

    在茶馆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丰田面包车。

    藤野三郎跑过去敲击车窗,面包车车门打开。

    一个可爱的娃娃头露了出来,问道:“藤野老师,上面准备好了吗?”

    “准备妥当。”藤野三郎笑道。“薰子呢?可以上楼去了。”

    “好的。”车厢里面一个女声回答着说道。

    藤野三郎伸出手去,一只白净小手抓住他的手臂,小心翼翼地钻了出来。

    女孩子很漂亮,笑起来的时候像是年轻时候的酒井法子。身材窈窕,气质素洁。穿着绣满樱花的和服,脚着木屐,标准的东洋风格装扮。

    娃娃头女孩子也紧随其后下车,丰田商务车依然停靠在原地没有离开。

    这辆车子是他们从一家东洋企业特别借来的,为的就是今天中午运送斗茶人。

    要知道,茶之一道博大精深。前期的准备工作更是繁琐复杂之极。

    千叶薰是东洋茶道世家传人,对茶艺之道感悟极深。因为她形象漂亮,气质不俗,是武仁高级中学的风云人物。是武仁校花,也同样是无数男生心目中的女神。

    也正是因为有她的存在,藤野三郎在挑衅方炎的时候才特意提出比拼茶道。他在一开始就留了心眼,为已方赢得这场战争打好了埋伏。

    花城的秋天仍然炎热,如果任由千叶薰穿着这一身和服跟着他们走动的话,恐怕还没有开始泡茶,她的身上就要闷出一身的汗水。对一个茶道表演者来说,这是致命的伤害。

    丰田面包车空间大,不会让人觉得狭隘压抑。空调打开,温度适中,不会让千叶薰有闷热烦躁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车子里面有他们特别准备的香薰精油,放在空调的送风口,随着冷气在车厢内部弥漫,千叶薰的身体也被这种精油所浸染。举手投手间,一股淡淡的清甜薄荷味就会自然流动,细闻之下让人神清气爽,很是惬意。

    这也是直到比赛正式开始,武仁考察团才下楼把千叶薰请到茶馆的原因。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仅仅看千叶薰的行头打扮,说话的声音走路时的模样,方炎就能够确定----这是一个jí pǐn女生。这姑娘也长得太漂亮了吧?

    千叶薰站在茶几前对着室内众人深深鞠躬,然后姿态优美的坐了下去。

    石桌。石椅。东洋美人。相得益彰,让人赏心悦目。

    方炎站了起来,说道:“大家稍等。”

    他跑到茶馆楼下,摸出shǒu jī准备打个diàn huà。diàn huà还没有拨通,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张扬又平稳的停靠在他的面前。

    咔!

    副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高瘦老头快步走到后面,很是利落的打开了后车车门。

    “xiǎo jiě,请。”长袍老头很是恭敬的说道。

    “谢谢林叔。”熟悉的声音从车子里面传来。

    然后,方炎就看到了让他惊爆眼球的一幕。

    只见一身素白长衫,不,是汉服。身穿白色汉服的秦倚天从劳斯莱斯的后车厢钻了出来,对着高瘦老头甜美的微笑后,这才抬步朝着方炎走了过来。

    汉服简单素雅,没有大红大绿的花朵搭配。只有衣服四周环绕着一群脚踩祥云的白鹤。每一只鹤都栩栩如生,走动间给人展翅飞翔翱游九天的错觉,静心之下,仿佛能够听到它们的仙音鸣叫。

    柔软温和,却又大气磅礴。

    风情款款,又给人缥缈出尘之态。

    说实话,除了面前的秦倚天,方炎还真想不出来他认识的人当中有谁能够把这套衣服如此完美的衬托起来。就连那些影视明星也不行。

    “xiǎo jiě,我等你回去。”高瘦老人和秦倚天说了一声,对着方炎点头微笑,然后又钻进了副驾驶室。

    劳斯莱斯缓缓离开,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

    可是,明明有仙子遗落人间。

    门口迎宾的茶馆小妹快要哭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干吗大家都打扮的这么----正式啊?

    早知道这样,是不是应该在茶馆门口铺上红毯才好?

    女人,你们何苦为难我们这些女人。

    直到秦倚天的小手搭上方炎的胳膊,方炎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秦倚天,问道:“这是---做什么?”

    秦倚天妩媚一笑,说道:“斗茶。”

    “就是斗个茶而已,用得着----这幅打扮?”方炎指了指刚刚开走的劳斯莱斯,说道:“那车是你租的?一天得多少钱?就用这么一会儿,不划算吧?”

    “不仅仅是斗茶,还要斗美。斗服饰、斗气质、斗气场-----我要全方位把对手秒杀。”秦倚天想了想,问道:“武仁哪边派的是个měi nǚ吧?”

    “是。”方炎点头。

    “那就好。”秦倚天说道。

    “什么意思?”方炎不解。女人不都是喜欢把对手比不去吗?为什么秦倚天听到对方是个měi nǚ后,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你不懂。”秦倚天的嘴角浮现一抹得意的笑意。

    如果武仁那边出战的是个男人,秦倚天出场虽然给人惊艳之感。但是,所有人都觉得她胜之不武。

    如果对方也是一个měi nǚ,而且是一个姿色不俗的měi nǚ。那么,秦倚天再把她击败,才能更加彰显她的气质气场。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看一个人的成就格局,就看他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物。看一个女人的容貌也是。

    红花需要绿叶来配,如果一群红花当中你还能一枝独秀,那不是更加的让人惊叹?

    是的,秦倚天希望她的对手强一些,更强一些。

    方炎伸出手臂,扶着秦倚天缓缓上楼。他觉得自己就是女王身边伺候的小太监。

    什么叫做明星范儿?什么叫做女王范儿?

    方炎陪着秦倚天上楼的过程,所有遇到的人都瞪大眼睛站在一边向他们行注目礼。

    没有人窃窃私语,没有人高声喧哗。他们屏声静气,生怕打扰了女王巡游一般。

    当秦倚天出现在清风阁门口时,如方炎所预想的一般无二。

    全场静悄悄的,所有人都保持着九十度转身姿态。仿佛被魔法师施了魔法,他们口不能言眼不能转。

    这一瞬间,连窗外的风都觉得自己呼吸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