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七章、认输!

    第七十七章、认输!

    我们常说水火不相容,但是,在茶道技巧当中,水和火配合得当,和谐统一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功力。

    铜炉水开,咕咚咕咚的冒着。

    秦倚天离开座位,走过去揭开铜壶壶盖仔细地观察着壶中开水。

    一沸,沸如鱼目,微微有声。

    二沸,边缘如涌泉连珠。

    三沸,藤bo鼓浪。

    三沸之后,秦倚天立即提起壶柄,让铜壶远离炭火。

    铜壶很大,但是秦倚天提起来的时候给人感觉她毫不费力,轻描淡写。这个女人真是扮得了小清新,演得了铁汉子。

    “封炉。”秦倚天说道。

    身后的九班男生立即用一块铁片封住炉口,然后几个人再次抬着碳炉离开。

    点茶用水的沸滚程度,是点茶成败的关键。

    如是nen芽毛尖,自然需要用度数低一些的开水。避免伤到叶质,破坏味道。

    但是今天所斗之茶是陈年普洱茶,那么,所用之水便需要三沸才行。

    《茶经》中也有记载:水在刚刚三沸时便要烹茶,再煮下去,水老,不可食也。

    秦倚天将铜壶之水注入杯盏之中进行冲洗,这叫熁盏。令热,茶盏冷却的话,茶不浮。

    面前茶几上面备有小号茶壶,秦倚天却并没有将铜壶之水倒入小壶中方便使用。因为她清楚,过一次水,这滚水便多接触一次空气。多更换一次器皿,也就有可能会多掺入一次味道。水的温度和质量都会发生细微的变化。

    如玉佳人,纤纤玉手,却提着十几斤的古朴铜壶。这一幕即让人觉得古怪,又让人觉得唯美。

    最让人惊叹的是,她单手执壶,滚水注入茶杯竟然没有一滴喷洒出来。仅此一项,便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按照方炎的设想,秦倚天应该稍等片刻。先等武仁考察团那边的选手把茶水制出来,大家一一品尝,然后大加赞赏。

    直到这个时候,秦倚天才手脚麻利的表演茶道,并将自己精心制的茶汤送到众rén miàn前。仅闻其香,便已陶醉。等到一口饮下,只觉此茶只应天上有,人间几回闻。于是,秦倚天技高一筹,成为本场斗茶冠军。

    先压抑再扬起,让大家的心情从谷底飙到山峰。

    先让大家着急,然后再给大家惊喜。这样的话,这惊喜才更加的让人回味。

    再说,任何比赛,后来者不是更加占便宜吗?

    喝了后人的茶,前一杯茶是什么味道,你还记得清楚吗?

    除非两杯茶的口感相差甚远,如果是水准相当,那么肯定是第二杯茶更占便宜。

    可是,秦倚天显然没有体会方炎老师的一番苦心,并没有按照方炎老师设定好的套路出牌。她根本就没有等待对手的意思。

    水沸之后,洁器、候水、淋杯,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让人观之赏心悦目。

    随后纳茶,将茶饼放在一张洁白的丝绸上面,细细掰碎,将粗叶以及细沫全部剔除。直到这个时候,才把优先茶叶放下壶中。

    小心轻放,并且切忌让茶叶堵住壶嘴。

    手提铜壶注入茶水,三摇之后,立即将茶水倒出。这叫洗茶。

    洗茶之后,方可冲茶。冲茶是最最重要的环节,切忌直冲壶心。先冲一角,然后再冲各角。铜壶壶嘴提高,严格遵循高冲低洒原则。高冲可使开水有力地冲击茶叶,使茶的香味和茶精更快的挥发,而单宁来不及溶解,所以茶汤甘而不涩。

    冲水一定要满。茶壶是否‘三山齐’,此时极见功力。只见秦倚天神态悠然,但是眼神认真,茶水迅速将茶壶灌满,茶沫浮起,却没有丝毫溢出。一派宗师风范。

    完成这一番繁琐却又必要的工序后,盖好壶盖,再以滚水淋于壶上。谓之淋罐。

    烫杯之后,便可洒茶敬客了。

    一壶茶水,秦倚天只斟了四杯。

    长袖一甩,说道:“请。”

    陆朝歌走了过来,端起一杯茶水细细品尝。

    松岛纪也走了过来,端起第二杯茶水打量着茶汤色彩。

    段佑军一声长叹,走到陆朝歌面前深深鞠躬,这才小心翼翼端起第三杯茶汤。

    秦倚天自端起第四杯茶水,主动送到方炎面前,笑着说道:“方炎,这杯茶水送你。”

    “你这家伙-----”方炎佯装生气的说道,心里却乐开了花。你看看你看看,只有四杯茶水,除了三位评委,秦倚天谁也不给,不给副校长,不给教导主任,不给语文组组长,偏偏就将茶水送到自己面前。

    这是什么行为?尊师重道。

    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这个老师是合格的优秀的得到学生尊重的。

    方炎接过茶水,细细品尝一番,说道:“好茶。”

    秦倚天的茶道表演完毕,茶水已经端在手里。所以,三个评委自然需要给出一番评价。

    陆朝歌将一杯茶水饮尽之后,仔细地感受着喉咙间甘甜湿润的感觉,首先开口说道:“我不懂茶。但是仍然知道这是好茶。好茶好水好茶道,让人叹为观止。”

    松岛纪端着茶汤先闻其香再观其色,这才小口小口地品尝,说道:“汤色青白,汤花细匀。是优等茶。”

    茶色贵白,青白胜黄白。而汤花又需要细而匀称,有若冷粥面。如果能够紧咬盏沿,久聚不散,这种效果最佳。名为‘咬盏’。

    松岛纪也喜喝茶,而且对茶之一道还稍有研究。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知道面前这个女孩子的茶道功夫是如何的完美高深。

    没有十几年时间的浸yin,怕是达不到这种宗师境界?

    段佑军手里的一杯茶水只喝一半,另外一半迟迟不舍入口,赞道:“茶仙再世。茶仙再世啊。今日见此茶道,以后再不和人斗茶。羞愧难当。羞愧难当。”

    在众人品评秦倚天浸的茶水时,千叶薰的茶道表演才刚刚进行到‘高冲低斟’的冲茶环节。

    她面无表情,心如止水。只专注自己手头上的动作,完全不受外界因素的干扰。

    就算秦倚天端着茶汤送给方炎时,她也不曾分神打量。好像这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心就是茶,茶就是心。心茶和一,浑然忘我。

    每张茶盘上面分别摆放着四个茶杯,千叶薰却只选其一进行烫杯。

    烫杯之后,洒茶敬客。

    千叶薰端起面前那唯一一杯茶水,却是走到秦倚天面前,说道:“这杯茶水,代表我的敬意。请务必收下。”

    秦倚天若有所思的看向千叶薰,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开始尊重起这个来自东洋的女孩子。

    “千叶薰,快给每位评委也送去一杯。”藤野三郎急声催促。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啊?评委还没有喝上茶水呢,怎么可以先给自己的对手送茶?再说,评委没有品尝过你的茶水,又怎么知道你的茶汤是如何的优美动人呢?

    千叶薰没有回答藤野三郎的问题,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站在面前比她高上一头的秦倚天。

    秦倚天端起茶水细品,一口浅,二口深,第三口直接饮下。

    她看着千叶薰,轻声说道:“好茶。”

    “谢谢。”千叶薰紧绷的小脸一下子舒展开来。她对着秦倚天九十度鞠躬,十万分感ji的说道:“谢谢。”

    藤野三郎顾不得矜持,快步跑到千叶薰的面前,一把抓着千叶薰的肩膀,喝道:“千叶薰,你在做什么?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怎么可以放弃?你知不知道,你放弃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还有我们,还有我们武仁的骄傲,还有我们东洋的颜面----你怎么可以放弃?”

    千叶薰转身看向藤野三郎,脸上还带着甜美的笑意,说道:“藤野老师,我输了。我输了xiong襟,输了气场,更输了舍我其谁的信心------她是完美的,所有的表现都无可挑剔。我以为只要我再等一等,我就能够寻找到破绽。可是,由始至终,她都没有给我任何机会。”

    千叶薰也以为,秦倚天会等。

    秦倚天等自己先制出好茶水,然后她才后来者居上把自己超越。

    她以为秦倚天会这么做。人不是都有这样的心理吗?

    她的动作落后于秦倚天,有重新煮水的缘故,也同样有心结使然-----她要成为那最后的胜利者。

    她为什么要这么想?为什么要这么做?归根结底,还是对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对自己的茶水没有信心。缺少了精气神的茶水,又怎么能够赢得了别人?

    可是,秦倚天没有那么做。

    她不争也不等,简单直接。

    她我行我素,不管不顾。

    她不屑于yin谋,也不愿搞阳谋,她只做她自己。她把自己做到最好,她把自己做到了极致。

    她是秦倚天,她相信自己必胜。

    这样的对手,轻易把她折服,也值得她如此尊重。

    千叶薰表情在笑,眼角却带着泪。

    “老师,让我认输。”千叶薰声音哽咽的说道。“至少这样看起来有尊严一些。”

    (ps:打赏好疯狂!我认输,被你们征服!)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