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又进一步

    “偶遇,英雄救美,你这是说你自己吧!”就在林某人惊讶谁发笑的时候,就看到曾绳玫对着自己抿嘴轻笑。

    一言既出,林某人的脸瞬间就红了。我的姑奶奶啊,你怎么可以怀疑我林某人呢?我可是纯洁而又诚实的娃啊。

    原来林晚杰见过曾绳玫两次,一次是在厕所附近,另一次就是昨晚了。要依照曾绳玫的意思,厕所附近便是“偶遇”,昨晚那就算得上是“英雄救美”了。

    林某人教张杰“泡妞**”,却被曾绳玫听到,到头来说的又是他自己。可想而知,曾绳玫若是不笑他,那该笑谁?

    “怎么可能?”见张杰盯着自己看,又转头看着曾绳玫,来来回回数次,傻了一样,忍不住道,“我这可是很正经的想法好不好?而且我这样的人,会用得着故意制造机遇么?不,绝不需要。就比如昨晚吧,是那家伙没有眼色非要得罪你,这才给了我机会。换作是现在的话,我哪还有机会啊。”

    曾绳玫刚要说什么,就听一个人指着林晚杰怒道:“小子,你认识我们的第一大měi nǚ么?告诉你,她已经被我预定了,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曾绳玫听得微微皱眉,转头一看,见是两个男人,倒是无语摇头,懒得理会他们。

    林晚杰之前听到过他们声音,知道就是那两个想追曾绳玫的,闻言冷笑:“是么?人家měi nǚ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还预定了?真把自己当根葱?告诉你们,要么立马给我道歉,要么给我滚出去,免得在这丢人现眼!”他这回可是真的怒了。

    笑话,曾绳玫是什么人,那可是他林某人预定的女朋友,怎么能让其他人染指呢?当然,别人不能预定,对他自己来说,却是没有这个禁忌的。

    那两个人一听,都是冷笑。特别是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笑着看了大měi nǚ几眼,然后就向林晚杰走来:“小子,给你一个机会,跪下向我们兄弟俩道歉。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他握紧了拳头,一副要动手的样子。

    “哦?如果我不跪呢?”林晚杰冷笑,他最不怕的就是这些货色了。

    “不跪?那我打死你!”他冷笑。

    “够了啊,你们别嚣张。告诉你们,我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不受你们的威胁。”张杰也看不下去了。他虽然惊奇林晚杰似乎和曾绳玫认识,但不管如何,他们是站在同一战线上,总得支持他才是。

    啪!高瘦那人不待张杰多说什么,啪的就是一记老拳打了过去,打的他是趴倒在地,一下子都爬不起来。

    “找死!”林晚杰大怒,张杰是为自己说话,现在被人打,自己要是不帮忙,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他抬起脚就踢。

    高瘦那人虽然比较厉害,看身子应该也有几分本事在身,但哪里是林晚杰的对手?

    只见林晚杰一脚踢在他小腹,他承受不住,直接倒飞出去。好在林晚杰有分寸,没有让他把图书给撞倒。另外一人见了,脸色狂变:“小子,知道我们是体育系的么?告诉你,赶快跪下道歉,不然等我们的人来了,就是你的死期。”

    体育系,又是体育系!因为郑刚的关系,林晚杰对体育系可谓没有一点好态度。一听这话,更是冷笑,猛地一巴掌打在这人脸颊上,只听嗷唔一声,他捂着嘴,仰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告诉你们体育系的老大,让他管教严一点。如果他不会管教,就把我请过去替他管教吧!”反正体育是每个人都能学的,林晚杰也不在意哪天杀到体育系去惩治这些败类。哼,只要他们不惹自己还好,不然的话,绝不能再放过他们。

    林晚杰并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当然了,相对来说,他一直都是很和蔼,很好说话的。但如果有人触犯了他的逆鳞,那再好说话的人,恐怕也变得不好说话。

    他又不是佛祖,哪里需要想那么多?一下放倒这二人,见他们踉跄爬了起来,愤怒看着自己,林晚杰淡淡一笑:“滚吧,再有下次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小子,你给我等着!”高瘦那人吼了一声,哼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小子,有本事就把名字亮出来,让我们记住你。”

    “你们自己名字怎么不说?”张杰忍不住了。

    “哼,我叫林大,他叫林二,我们是亲兄弟。这下你可以说了吧?”林大就是那个高瘦的家伙,听了张杰的话,他阴险笑了。这学校毕竟很大,如果想找一个人,其实也有些难度。但如果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那就简单多了。

    “我叫林晚杰,滚吧。”林晚杰不再看他二人,见他们果然跑了出去,这才对曾绳玫笑道,“倒是让你看了场笑话!”

    “嘻嘻,这算不算是为我而争风吃醋?”曾绳玫倒是不在意他们打架,也一直在旁边看着,听了林晚杰的话,笑道。

    争风吃醋?倒是有些像。林晚杰有些好笑:“是不是经常有人为你打架啊,看你都见怪不怪了。”

    曾绳玫脸一红,嗔怪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可不是什么祸国殃民的女子,哪有那么多人替我打架?以前虽然也有闹过矛盾的,可只要调解一下,也就没什么了。哪像你们,一个个脾气都火爆无比,我虽然想劝,怕也不管用。”

    听了这话,林晚杰倒是有些好笑:“其实你随便说什么,我都会听的。”今天的他比昨天坦然多了,说起话来也流利了不少,没有乍见曾绳玫时的那种紧张与不自然,更不用说动不动就脸红了。

    曾绳玫显然也看出这点,心中有些诧异:这小子,变化挺大啊!

    不过对于他这明显的马屁,她自然不相信,刚要说话,就听张杰说道:“林兄弟,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你都说了不在意měi nǚ的,让我来泡,现在我都还没说话,一切都被你给抢先了,你说我该怎么办?”说着谄媚似的看着曾绳玫,伸出右手道:“曾老师,我是大二学生张杰,也是学中文的!”

    曾绳玫淡淡一笑,却并没有和他握手,说道:“是么?学中文的虽然不少,可女生更多呢。”一句话说的林晚杰都郁闷了。***,难道男生就不能学中文了么?我可是记得那些国学大师,十有**都是男人啊!

    一眼就能看出林晚杰想什么的曾绳玫抿嘴一笑:“你也别奇怪,我们学校学中文的,本来就是女生居多!”

    女生居多?林晚杰听得心中一动,那可是个好兆头啊。虽说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如果和许多女生处在一起有些不妥,但如果天天能与她们闹在一起,那显然会羡慕死许多人的。

    果然,张杰听了这话就忍不住惊呼道:“曾老师不是吧?我们大二可是男女差不多平衡的。”他是中文系的,林晚杰也是,不过他比林晚杰高了一个年级。

    曾绳玫倒是不多说了,心中倒是有些好笑:这些男人,果然一听到女人就忍不住双眼发亮。

    林晚杰是不怎么在乎的,不过听张杰叫她老师,心中倒是忍不住诧异:“曾绳玫,你是学校老师么?”她名字昨晚已经说过,林晚杰自然记得清楚。

    “是啊,大一汉语言文学的教师。怎么,看着不像么?”曾绳玫理了理额头刘海,妩媚一笑。

    天,她竟然是自己的老师!林晚杰听得心儿狂跳:“像,真像!”他可是记得娉娉说过,今年汉语言文学据说只有一个班,那是不是说明,她一定会教自己呢?也不知道为什么,偌大一个学校,竟然只招收这么点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

    这样想着,他看着曾绳玫的眼神就发生了变化。这可是自己的老师啊,自己要是追她,会有问题么?不过一想到沈从文先生也是追自己学生,后来还娶到手的,他便充满了力量:他都可以,我凭什么不行?

    “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要小心点。刚刚那两个人,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一定会回来找你麻烦的。”昨晚他帮自己抢回了皮包,曾绳玫很感激。所以对他不免多说了两句话。换作是一般前来搭讪的人,恐怕她早就走了。

    “好的,我知道了。”林晚杰心中一暖,对她这善意提醒,竟然无比欢喜。

    眼看曾绳玫拿着书本走远,林晚杰忍不住激动:她是自己老师,以后更有机会亲近。这样说来,是不是离自己追到她又近了一步呢?

    倒是张杰一旁看着,眼睛都直了:“林兄弟,你可真牛啊。都说了不追她,还和她说了这么多话。”心中想到自己,那手还伸着,她却握都不握一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林晚杰有些好笑:“你如果喜欢谁,就努力去追,用你的真心打动她,自然就没问题了。不过曾老师你还是别打主意了,小心我一脚把你踢到翡翠湖去。”

    听林晚杰这么说,张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想到他打架非常厉害,再看他那认真表情,果然不敢在他面前再提曾绳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