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封无的嘴遁

    下午的时候,关雨坐在一家快餐店,看着墙角的电视,心里不禁有些惊讶和莫名其妙。

    张警竟然被抓了。

    “还好我和他接触从来没有让他看见真面目,不过佐汉这下恐怕已经慌神了。”关雨心里暗道。

    说实话,他不清楚警方是怎么发现张警,这让他有点恐慌,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暴露过真面目,jǐng chá理应找不到他。

    “还有三个目标,看来要加快度了!”关雨立即开始想下一步的计划。

    至于佐汉,现在不能再接触,如果张警将佐汉供出来,那么接近佐汉将会十分的危险。

    “还有三个目标,今晚一次过了结了吧!”关雨心里暗道,接着悠闲的吃着迟来的午餐。

    恐怕谁都想不到眼前这普通的青年手上可是有八条人命!

    …………

    此时佐汉已经在收拾东西,他要赶紧离开天朝逃回墨西哥,不然张警一旦供出他的话,他就完蛋了。

    “该死,狗屎,那白痴果然信不过。”佐汉骂骂咧咧,手脚却不慢,将需要用到的东西全都放进行李箱。

    收拾好东西,快下楼将行李箱甩进面包车,他立即上车向着国际机场的方向开去。

    …………

    警局之,此时在陈同和老liú máng的陪同下,封无见到了张警,此时张警神色憔悴,两眼带着重重的黑眼圈。

    无数个日夜,他做梦梦到自己被一群jǐng chá按在地上,然后被押上警车。

    今日这个梦终于还是成为了现实。

    “张警,二十九岁,初学历,曾经因为争执失手杀死监工吴某,然后潜逃。我很好奇,既然你已经算是潜逃成功,为什么又要出来shā rén?”封无看着资料,抬头看向张警。

    张警并没有开口,此时他内心疲惫,却并没有放弃希望,这次杀了那么多人,如果一般情况他肯定立即绝望,但他知道他还有希望。

    这几天做任务,其一个老外爆出了一张符纸,他趁骷髅人没有注意悄悄收入了背包,那是一张传送符。

    只不过在他被逮捕的时候因为太过紧张,才忘了使用,不过现在并不迟!

    这张传送符也有限制,因为它是一张对人传送符,你必须知道玩家的姓名和ID,这样一来就可以使用。

    而张警所知道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佐汉,而那神秘莫测,自称是‘零’的人,真实姓名他却不知道而零是不是他的ID也难说。

    “张警,我知道你还有同伙,但你认为你的同伙会来救你?”陈同这时候不合时宜的开口说道,之前进来的时候,他就听封无说过,这个张警必定还有同伙,这次就是想要撬开他的嘴,知道那些同伙的消息。

    封无皱了皱眉头,陈同的开口打断了他的节奏,原本他是准备一点一点的瓦解张警的心理防线。

    “同伙?”

    张警忽然神经质的笑了,疯狂的大笑,他可没有什么同伙,不过现在他绝对不会供出佐汉,因为他还要靠佐汉救命,至于零那个危险的家伙,他可不敢说出来,谁知道那家伙手里有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能够探知自己的情况。

    “我就说,这种温和的手段怎么可能有用,还是让我来吧!”老liú máng这时候开口说道。

    老liú máng走上前,直接一把抓住张警的头发,将张警的头扯的后仰,这时候老liú máng开口道:“小子,老子告诉你,像你这样的2逼,老子见的多了,你现在嘴硬是吧,不过很快你那张破嘴就会像菊花一样,什么屎都给老子吐出来。”

    “老liú máng,这不合规矩吧?”陈同开口道。

    老liú máng拍了拍张警的脸,笑道:“对付这种人,讲规矩没用,还不如直接严刑逼供。”

    说话的时候老liú máng还轻轻的踢了张警的小腿一下,疼的张警呲牙咧嘴,大汗淋漓,要知道他的小腿可是被封无开枪射击,刚刚也只是挖出子弹进行了简单的治疗包扎。

    虽然疼痛,但他却依然不开口,此时他在等一个机会!

    “你们两个先出去,我和他单独说几句。”封无这时候皱着眉头开口道。

    老liú máng和陈同都知道封无的厉害,听了点点头,老liú máng道:“我先出去抽根烟,小陈,我们走。”

    两人出去后,封无盯着张警,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你不用费心机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封无的眼神让张警十分的不自在,那眼神就像是恐怖的怪兽,要将他吞食的连渣滓都不剩,在压力之下,张警硬气的开口道。

    封无这时候微微一笑,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道:“像你这样的人,我之前遇到过大概二十多个,你知道他们相同之处是什么吗?”

    张警看着封无,却并没有说话。

    “准确的数字是二十四个,他们相同之处就是还留有底牌在手,因为二十四个人最后都有人来营救,其有九个在押送前往加利福尼亚州立监狱的时候在同伙来营救的时候成功逃脱,而剩下的十五位则在营救时的枪战之死亡,你的表情就让我想起他们。”封无淡淡的说道。

    张警吞了吞口水,依然不说话,他可没有想过谁来营救自己,只不过他有自己的底牌而已。

    封无继续开口道:“我知道你有两个同伙,不过他们应该并不是伙伴,你第一次shā rén,那时候我想你还是独自一人,后来才和那两人合作,所以你的底牌应该更神秘一些,就像之前你在下水道逃避追捕时手凭空出现的刀。”

    张警听到封无的话,心猛的抽搐,这家伙看到了。他从背包里面拿出刀的动作,其实他已经做的相当隐秘,没想到这家伙那么眼尖,这下事情麻烦了。

    封无微笑道:“我的视力非常好,一直保持在1.0,所以不会有看错的可能性,我想那是一种类似于超能力一样的能力,对吧。”

    张警吞了吞口水,他现在真的怕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妖孽。

    “你不用说话,只需要听我说完,然后我再提问。你的能力或许可以帮你逃跑,不过应该需要发动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应该足够我将你击毙!”封无微笑着说道,随即从西服拿出shǒu qiāng指着张警的眉心。

    张警顿时额头冒出冷汗,这家伙不会来真的吧?

    “忘了说,我并不是jǐng chá,只是一个侦探,不过我的雇主来头很大,大的就算我杀了你,也可以担保我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现在你能够好好配合我了吗,或许这样我会给你离开的机会。”封无微笑道。

    张警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心脏都要跳出来,他没有使用过传送符,他不知道传送符使用的时候是什么效果,所以一旦他使用,如果他不是立即消失,那么绝对会被一枪爆头,张警他赌不起。

    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张警忽然吐出一口气,道:“我说,求你别把枪对着我。”

    “很好,看来我们达成了共识,不过我还是丑化说在前头,我在美国是有名的神枪手,虽然还不是百发百,但移动的目标也能够十枪九。”封无微笑道,说话的时候顺便将shǒu qiāng垂下,不对着张警。

    张警连连点头,虽然他杀过人,心里素质也比一般人要强,但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忽视生死。

    “现在开始,我提问你回答,相信以你的智商,想要欺骗我是不太可能,我的智商是159,仅差爱因斯坦一点而已!”封无淡淡的说道。

    张警这下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抓捕了,他之前有想过是不是佐汉或者零出卖了自己,现在看来恐怕是被这个高智商的侦探发现了自己的蛛丝马迹。

    不过说实话,和这种高智商的rén miàn对面的说话,绝对是压力山大的事情。

    “明白了吧?那么我现在开始提问,你们的具体任务是什么?我之前曾经推断过你们是精神病人,毕竟毫无理由的shā rén确实让人难以接受,但当我发现你们三个人一起联合的时候,我就推翻了这个想法,那时候就算是我也想不通原因,直到你使出那奇妙的能力,我想应该是谁赋予了你们特殊的能力,然后对你们下命令,让你们做出shā rén这样的行为。”封无说道。

    张警本来不想回答,但看到封无手的枪有意无意的指向他,他吞了吞口水,嘶哑的开口道:“系统颁布的任务是杀死十个不同阵营的人。”

    “阵营应该就是国籍对吧,你刚刚说系统,也就是说赋予你们能力的并非是某一个人,对吧?”封无淡淡的说道。

    张警点点头,道:“没错。”

    “能为我说说系统究竟是什么,还有任务失败的话,惩罚是什么,你的能力麻烦也说一下。”封无继续说道。

    张警心里挣扎了一下,他不想回答封无的问题,这家伙太聪明了,聪明的让人恐惧,继续回答的话,恐怕所有的秘密都会被掏空。

    但当他看到封无冰冷的眼神还有那随时会射出子弹夺取他性命的shǒu qiāng,他还是屈服了。

    张警缓缓开口道:“系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一条小巷拾取到一张类似门票的纸张,上面写着《地球OL》激活码,我撕开之后系统就自动出现了,然后它就发布了shā rén任务,如果失败的话就会变成丧尸,还有我并没有什么能力,我手里忽然出现刀是因为这个游戏自带背包,可以将东西放在里面。”

    “这样说来世界末日恐怕不远了。”封无听了眉头皱起,淡淡的说道。

    张警一愣,惊讶道:“你也这样认为?”

    那个‘也’字,在一般人心里或许会认为是张警也认为这样,但封无却知道张警所指应该是另有其人,恐怕是他的同伙之一。

    封无微笑道:“还有谁也这样想?”

    “嗯,零也是这样认为的。”张警点头道。

    封无皱眉道:“零是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