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楚阳的条件

    第三十九章楚阳的条件

    良久,乌云凉才苦笑一声,道:“我做不到!”叹了口气。飞

    是啊,自己都做不到,怎么要求别人非要做到?

    乌云凉沉默了一下,道:“不过你杀了石千山,所以,这个人就由你来替我顶上去。你,去完成这个任务!或者说,你,去打拼出你的一世前程!顺带着,帮帮天外楼。”

    楚阳沉默了下来。

    去执行这个任务,就是与前世彻底的告别。而且,自己还会对上这天下间几乎是最恐怖的人物:第五轻柔!

    但这,却好像是宿命的敌对!自己要想改变命运,拯救莫轻舞,就必须要击败第五轻柔!逆转命运!

    以楚阳现在一介白身的身份,想要从各个方面击败第五轻柔那样的盖世枭雄,谈何容易?

    楚阳本以为,自己重生一次,对前世的事情,再怎么说也会把握到一点脉络,从而趋吉避凶,游刃有余。但这一刻,这件事一出,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再度走进了茫茫的未知!

    不管是凶险还是机遇,都要比前一世多了千百倍!

    以一人之力,扭转整个世界局势!九死一生,十面埋伏。与命运作对,与苍天作对,与历史作对,与天道作对!

    楚阳却不能退缩!

    为了轻舞,为了师父,为了自己,为了不服这苍天安排好的命运!必须逆转!

    “我去!”楚阳沉默着,剑眉慢慢的立了起来,这两个字,就像是带着千钧之力。乌云凉心一松,却听楚阳接着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说!只要宗门能做到的,哪怕你要老夫这条命为见面礼,也给你!”乌云凉心一松。

    “我要进入七阴汇聚之地!”楚阳一抬头,目光电闪:“我不是为了要竞争大弟子,我也不需要什么掌门弟子的职位和光荣,但我需要提升一下实力。若你答应,我就去!”

    “没有问题!明天我就让你进去!”乌云凉踱了两步,目精光决绝的一闪,当机立断,立即拍板。

    楚阳心一阵激动。九劫剑!你,就要来到我的手了。

    九劫剑,就是这次逆转命运的关键之物!也是楚阳手最大的底牌!最绝对的力量!

    “你一旦接受了这个任务,我就将你在天外楼的所有痕迹全部抹去。从此之后,你再也不是天外楼的弟子。这个任务艰险之极,需要你自己一个人独力去打拼。我能为你tí gòng的,就是三十万两银票,一把好剑。至于练功所需,每次我会亲自秘密带给你。”

    乌云凉长长出了一口气,沉沉的道:“我们的对手是第五轻柔,万事,绝不可大意!只要铁云不灭,天外楼崛起,至于你楚阳,就算是在铁云当了宰相,那也是你的造化,你的个人前途!自然,若是到时候你选择回来,我也会无上欢迎!”

    “至于宗门大比,只是吸引外界注意力的手段而已。只是一些小游戏,对你现在来说,已经无关紧要。我只望你,无论任何时候,都莫要忘记,今日我对你的嘱托。”

    楚阳郑重点头。

    “现在,倩倩在铁云城,其他的你九师叔和雪夜慕殇两人,都不认识你。我会告诉倩倩,如何应变。”

    “不,还是我自己来吧。”楚阳一口拒绝。开玩笑,既然要改变身份,那就谁都不能知道。最好等我改变身份转换面目之后,就连乌云凉,也不能知道自己的真实面目。

    那样才是绝对的安全!

    至于乌云凉tí gòng的修炼所需……那就看情况吧。只要九劫剑第一截剑尖到了自己手里,那么,自己还担心什么修炼材料?

    现在他也终于明白了,前世乌倩倩为何会看上石千山,想必就是因为石千山这个任务,而与乌倩倩有了相处的机会吧……

    铁云国,就算是没有这次任务,楚阳也要去一次的。因为第二截九劫剑,就在铁云国都城内一个极端隐秘的地方。

    前世,是铁云灭国之后,楚阳游历江湖,经过铁云城,在剑尖的气机感应下,才寻找到了那第二截。而且还是经历了一年数次提升之后,才能收到手里。

    因为九劫剑有严格的等级划分,若是修为不到,强行接触第二截断剑的话,还会遭到反噬!

    翌日,凌晨。

    孟超然站在紫竹林前,看着自己给予厚望的弟子,久久不发一语。

    良久之后,才慨然长叹一声:“楚阳,这一去,可就是九死一生!而且是孤立无援,任何事情,包括衣食住行,包括钻营,包括冒险,可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他顿了顿,深深地凝视着楚阳,道:“你……想好了?”

    楚阳正要说话,孟超然一摆手,又打断了他:“你先别忙着回答,仔细考虑考虑。有为师在这里,你不想做的事,任何人也不能'逼'你!只要你不愿意,我就去找掌门师兄回掉这件事!”

    楚阳心感动,在弟子面临一生之最重要的选择的时候,一向冷静,万事不萦于心的孟超然终于还是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了内心的真实感情。

    “人生有许多事情,不能做,也要做。也有很多事,想避开,却不能避。师傅你也说过,我们总要有一个守护的目标,在乎的人。”楚阳认真的道:“就如这一次的任务,我也是为了我心的守护!非做不可!”

    孟超然沉默了下来。良久,他缓缓踱步,来到楚阳面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从他肩膀上抬起来手的时候,却停在半空,轻轻叹了口气,手落下来,替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抚平了一点皱褶,然后退开两步,静静地看了他一会,终于转过身去,仰脸望天,负手而立。深深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师父!”楚阳心一阵热流涌动,忍不住叫了出来。

    良久,孟超然衣袖一拂,声音沙哑的道:“好!我带你……去聚云峰!去那七阴汇聚之地!”说完,当先而行,竟不回头。

    孟超然也不敢回头。他怕,会让弟子发现自己内心的软弱。

    仅有三个弟子。但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大弟子背叛身死;现在,二弟子又要冲上茫茫不可预知的前途。这一去,就是千难万苦,九死一生!

    这让这当师傅的怎么放心的下?情何以堪!

    师徒二人沉默着,往聚云峰的方向走。孟超然在前,楚阳在后。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走在清晨山风凛冽的山道上,师徒二人竟然均是感觉到今日的天气,是如此的滞闷;几乎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半晌,眼看接近山门,楚阳终于道:“师父,谈昙他……还不知道这件事;我……”

    “放心。我会好好的看着他。”孟超然冷冷道:“我以后对他就像对待独苗一样的爱护,毕竟,若是连你也死了,我就只能靠着谈昙给我养老送终了!”

    楚阳伸了伸舌头,不敢再说话,但也放下心来。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