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剑尖归位

    第四十一章剑尖归位

    楚阳看着浑然一体的石壁,皱起了眉头:如何将剑尖挖掘出来?那可是深埋地底的。飞

    就在此时,丹田之的九劫剑突然发出一阵强烈的召唤意念,这种召唤意念,几乎让楚阳的心脏在这一刻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一咬牙,不能做,也要做!

    楚阳一反手,刷的一声拔出了长剑,一运功之下,突然丹田被九劫剑吞噬的寒气自发的涌了出来,灌注到了长剑身上,一柄普普通通的精钢长剑,突然变得晶莹透明,发出万道炽亮的寒光!

    直映'射'的这个石窟之,纤毫毕现!

    嚓!

    楚阳一抖手,试着将剑尖往石壁下方刺去;他本想试试坚硬程度,然后再作打算,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剑下去,竟然如同'插'进了一块豆腐之,刷的一声直到没柄!

    楚阳大喜,怎么这么软?

    试着用手捏了捏石壁,却是纹丝不动,将自己的指头硌的生疼。顿时醒悟过来:只有这诡异的寒气,才是这石壁的克星!

    寒气充盈着长剑,楚阳剑锋斜侧,刃口往里,一用力,长剑在石壁上划了一道深深地痕迹,足有三尺。接着,刷刷刷三剑,划出一个长方形,长剑一扔,双掌贴在这划出来的方方正正如同一块大豆腐一般的石块上,用力一吸!

    噗的一声,一块数百斤的石块应手而出,落在地上。

    楚阳来不及休息,接着开始,一块一块的方正石头,被他从石壁上挖出来,整整齐齐的摞在地上,时间不大,已经是汗流浃背!

    地上,一般大小的石块,足足接近一百块。

    长剑再一次'插'入,突然叮的一声。丹田,九劫剑嗡的一声,豁然飞起,在丹田急盘旋,兴奋的情绪,不可遏制!

    剑尖!

    这最后一块大石头挖出来,楚阳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在这块石头下面,一截闪亮的剑尖静静地躺在那里。

    有一个巴掌那么长,尖端锋锐,两侧白光隐隐,却似乎笼罩着一层粉红的艳'色',这是shā rén无算的宝刃才特有的血光!一股凶戾的气息,从剑尖上氤氲浮动。

    并没有任何包装防护,这截剑尖在这里,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但却依然寒光闪烁,而且,上面还环绕着隐隐的光晕!

    楚阳只觉得嘴唇有些干涩,心跳如鼓;强力镇定了一下自己,一伸手,便将这剑尖抓在了手!

    剑尖一入手,突然楚阳眉头一皱,汗水哗哗的流出!

    这剑尖埋了这么多年,看起来没有什么温度,但一拿到手,才发现热得烫手,与楚阳现在全身充盈的寒气一接触,冷热相激,石室之砰地一声起来了一团浓郁的雾气,伸手不见五指!

    而且一股凶悍的气息突然爆发出来,剑尖在楚阳手轻轻颤动着,眼看就要斩断他的手掌掠空飞走!

    楚阳竭力运起功力,全力相抗!心无限纳闷,前世自己得到九劫剑尖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诡异情况出现啊!怎么重活了一生,什么都不一样了?

    剑尖的挣扎力量越来越大。楚阳已经有些无力控制,终于,剑尖一跳,楚阳一皱眉,自己的手心,已经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槽!

    眼看剑尖就要飞走。若是飞走,恐怕今生今世,都不一定再找的着!

    就在这时,丹田之突然冲出一阵暴怒的情绪,九劫剑魂闪电般冲了出来,冲出丹田去,冲进经脉,下一刻,已经冲到了手掌!

    紧接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就从楚阳的手心,进入了九劫剑剑尖之!正在挣扎欲飞的剑尖在接触到这股力量之后,突然老实下来!

    楚阳的身上寒气突然消退,热气也在瞬息之间全然无踪,手的九劫剑剑尖光华大放,一股血'色'光芒直冲而起,随即刷的一声隐没。随即,楚阳就感觉到,剑尖突然温驯起来。

    下一刻,更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闪亮的剑尖,突然就这么诡异的在楚阳的手心消失不见!

    而楚阳的丹田,那虚幻的九劫剑兴奋地抖了一下,剑尖部位,突然凝成了实质!

    剑尖归位!

    下一刻,一股苍茫浩渺的意境在楚阳心升起,冥冥,似乎有人长'吟'道:“一点寒光万丈芒,屠尽天下又何妨?深埋不改凌锐志,一聚风云便是皇!”

    随即,楚阳心便突然冒出来了一些口诀,和一些凌'乱'的姿势。楚阳心神一震,心神沉入意识境界之,仔细看去。

    他蓦然发现,这竟然是自己已经记得滚瓜烂熟的九劫九重天神功口诀!一股奇特的力量,从丹田九劫剑的剑尖'射'出,融进了楚阳的四肢百骸……

    在不知不觉之,楚阳的功力突然猛地跨了一步,从刚刚突破武士一级,突然猛烈的提到了武士三级!而且,停留在巅峰,隐约还有继续突破的势头,却停留在高峰,一下子不动了。

    同时,在意识境界之,一个羽衣高冠的人影,手提着一柄剑,正在徐徐展开剑势!

    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使出来,如行云流水,看的楚阳心魂俱醉!

    这些剑势,前世他就知道,但却不知为何,一直不得其真正的神髓,但现在看着,似乎有神奇的力量在帮助着自己,才终于明白了其的奥秘。

    前世的他,也是从剑尖之得到的力量,得到的口诀,于现在的情况没有任何两样。但,今生得到的感觉,却与上一次不同!

    上一世,怎么也是感觉有隔膜,无论如何,也不能透彻理解。就如同只有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却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穿破。

    但现在,却是一切融会贯通!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微变化,都如清澈见底的小溪,在心底缓缓流过,纤毫毕现!

    这,便是九劫剑的认可!九劫剑主的特权!

    楚阳闭上眼睛,沉浸在这奇特的意境之……

    他却不知道,就在九劫剑的剑尖进入他的丹田的一刻,也就是那四句诗突然出现的那一个,一道无'色'的光芒,从天外楼聚云峰的间,无'色'无味的冲上九霄,爆裂!

    整个下三天的天空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乌黑如墨的阴云,只不过瞬息之间,就布满了整个天空!

    大陆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伸手不见五指!

    现在正是上午,还有一个多时辰,就是正午!这个时间段,竟然天黑了!

    整个大陆一片惊慌失措!

    大赵帝国,丞相府。

    从外边看来,这丞相府乃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官员府第,占地也不是特别大,而且,从外表看绝不是什么富丽堂皇。守卫,更是不见什么森严!

    但这里,却是一代枭雄第五轻柔的住所!

    在天地一下子暗起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惊呼'骚''乱',但这丞相府之,竟然是鸦雀无声,没有传出半点'乱'象。

    随即,在最短的时间里,整座丞相府,就灯火通明。

    这是上午,而且天现异象乃是毫无预兆的事情,但这里的人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的有条不紊。

    灯光亮起。

    书房,一个三十多岁的年书生正端然而坐。一身布衣,看起来朴素雅致,一张脸洵洵儒雅,眼神深邃,如海纳百川。似乎人世间种种,都在这双眼睛注视之下,无一遗漏。

    黑暗袭来的时刻,他似乎是有什么预感一般,就站在窗前,仰首天空,沉默着。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