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096 那是我的初吻

    096章

    这天晚上,温然再一次做了噩梦,梦见的,不是之前那几个梦。

    而是更可怕的梦境,她梦见自己被绑架了,几个陌生男人把她扔进了一个废旧工厂里,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那几个人按着灌下了那种可怕的药。

    她难受之时,那几个混蛋朝她扑来,她为了自己不被侵犯,准备咬舌自尽,然后就吓得醒了过来。

    “然然,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可能是叫喊得太大声,惊醒了身旁的白筱筱,她跟着她腾地坐起身,借着幽暗的灯光看着她苍白的小脸。

    温然大口的喘着气,心里,一种不安的情绪如病毒般蔓延开来,刚才的梦境真实得,让她无法不害怕。

    “然然,你梦见什么了,吓成这样?”

    白筱筱看着温然恐慌的眼神,伸手抱住她。

    两分钟后,温然心绪渐渐平息下来,她微微一笑,说:“筱筱,我没事了,睡吧。”

    “嗯!”

    白筱筱点点头,又躺下继续睡。

    ***

    第二天早上,温然和白筱筱一起走出酒店,便看见路旁洛昊锋颀长的身躯倚在一辆白色宝马车前,摆着炫酷的姿势,加上颜值爆表,引得不少异性注目。

    看见她们,洛昊锋冲温然招手。

    “然然,你那天还说我怎么不去演戏,依我看,那个人才应该去演戏。”

    白筱筱偏头,凑在温然耳旁说。

    温然忍俊不禁,笑道:“分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却要靠能力。”

    “哈哈!”

    白筱筱不顾形象的大笑,虽然她们说话声小,但眼神都有瞟向洛昊锋,他自然猜出她们在议论他,漂亮的眼睛眯了眯,俊脸上绽放出自恋的笑。

    “温小姐,白小姐,早上好!”

    他上前两步,礼貌的和她们打招呼。

    温然回了句‘洛厂长早上好’,话音一转,疑惑地问:“洛厂长大清早来这里有事吗?”

    洛昊锋敛了嘻笑,正色道:“我是奉修尘的命令在这里等温小姐的,昨晚我看过酒店监控,那辆车,是在你接到那个电话前两分钟到的,在酒店门口等了近二十分钟,就走了。温小姐这么聪明,肯定已经猜出,那辆车是冲你来的吧。”

    他解释时,一直观察着温然的表情变化。温然也不隐瞒,“嗯,昨晚我和筱筱站在窗前看到了那辆车,也看到了车里的人下来。”

    洛昊锋温和一笑,接着说:“在那件事没有查清楚前,修尘不放心你的安全,让我这些天给你当保镖,两位小姐,上车吧!”

    “保镖?”

    白筱筱惊讶地看着洛昊锋,有他这样打扮得这样英俊帅气的保镖吗?

    温然知道白筱筱心里的想法,笑了笑,接受他的提议:“那就谢谢洛厂长了,筱筱,我们上车吧。”

    “墨修尘可真放心。”

    白筱筱用眼角余光瞟了眼洛昊锋,小声地嘀咕一句。墨修尘派个这么帅气的男人来给温然当保镖,就一点不担心温然喜欢上这帅保镖啊!

    “筱筱,你说什么呢?”

    温然嗔她一眼,弯腰钻进车里,白筱筱嘿嘿一笑:“我没说什么!”

    “白小姐也觉得我比修尘那家伙帅吗?”

    白筱筱的嘀咕顺风吹进洛昊锋耳里,他唇边勾起一抹妖孽的笑,突然上前一步朝她倾身过来。

    “我有说你帅吗?”

    耳际突然钻进阳刚的男性气息,白筱筱心下一惊,蓦地转头过去,却不想洛昊锋离得太近,她的唇直直地贴上了他的。

    零距离接触,对方的气息全数喷洒在她小脸上,白筱筱脸颊腾地就红了。

    洛昊锋显然也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身,他一手还搭在车身上,身子前倾,和她同样的高度,贴上来的唇瓣柔软清甜,似雨后枝头清甜的花瓣,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品尝。

    他性感的薄唇本能的动了一下。

    “洛昊锋,你流氓!”

    白筱筱反应过来,立即离开他的唇,抬手就要往他脸上捆去。

    “白小姐,刚才耍流氓的人是你,被占便宜的人是我,你怎么还反过来打人。”

    洛昊锋精准地扣住她手腕,忽略刚才那一吻的感觉,淡声解释。

    “你放手,那是我的初吻,你要是不突然凑过来,我怎么可能亲到你。”

    白筱筱又羞又怒,这个混蛋,她保留了22年的初吻,一直想要献给她爱的人,就这么被他夺走了。

    洛昊锋放开她的手,耸耸肩,说:“想要把初吻献给我的女孩子从这里可以排到展馆,你的是初吻,我的也是初吻。所以,我们扯平了,谁也不吃亏,白小姐上车吧!”

    他说完,转身拉开主驾座的门坐了进去。

    车里,温然把刚才的一幕看得清楚,见白筱筱气乎乎地,怕她不上车,她赶紧把她拉进车里,轻声安慰:“筱筱,刚才只是个意外,你消消气,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

    白筱筱瞪了眼前排的洛昊锋,闷闷地说:“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要坐这车呢。”

    “我知道,乖了,不生气。”

    温然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哄她,白筱筱被她的话惹得笑了起来:“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

    g市,覃牧看着墨修尘连吃饭都不放下工作,不由得皱起眉头,伸手过去,啪的一声关掉他的笔记本,埋怨地说:“修尘,你这个样子,还让不让我吃饭了。”

    墨修尘眸色微沉,睨他一眼,重新打开笔记本,沉声道:“你吃你的,不往我这里看就是了,我把事情安排好,今晚,要去一趟f市。”

    覃牧喂到嘴边的虾顿住,眸光惊愕地看着对面的男人,诧异地问,“去f市?为了温然,昨晚的事明叔不是正在查吗?你都让阿锋给她当保镖了,还亲自去干什么?要是真不放心,我再请明叔派几个人保护温然好了!”

    工程开工之初,各种忙,他觉得自己都被墨修尘当两个人用了,昨晚应酬到十二点回家,他今天早上六点,就被他电话叫了起来。

    吃个中午饭,他这个上司还要对着笔记本,让他连饭都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