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171 并非你想的那样

    温然呵呵一笑,一副与自己无关的语气:“我没你想的那么聪明,是你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洛昊锋,你追上顾大哥的车,我下车后,你自己去看热闹吧。”

    洛昊锋眉宇间的恼意瞬间烟消云散了去,哈哈一笑:“温然,你真是善解人意,既然是你不放心修尘,那我就帮你去看看。”

    话落,他却下油门一踩,车速突然加快。

    温然眉心轻皱了下,转开头,懒得理他。

    洛昊锋超车到顾恺前面,按了两声喇叭,然后在路旁停下,顾恺的车,也跟着停了下来。

    温然从车里下来,走到几步外,顾恺的车前,后者降下车窗,探出一个头关心地问:“然然,怎么下车了?”

    温然朝洛昊锋的方向弩弩嘴,拉开后排的门,弯腰钻进去,淡淡地解释:“洛昊锋想去看热闹,我就下车了。”

    “他真是一刻也闲不住,又要去看什么热闹?修尘不是让他跟着我们去医院的吗?”

    让他和覃牧跟着,是为了一会儿送温然回家。

    墨修尘明天就要接手公司,成为集团新上任总裁,这些天,肖文卿一直在制造麻烦,他虽一一解决了,但他还是担心肖文卿会狗急跳墙,把主意打到温然身上。

    而他,之所以去程佳那里,不仅是为了给程佳一点教训,还为了分散肖文卿的注意力,以及,另外的安排。

    温然无所谓的笑笑,说:“他可能觉得医院那种地方太闷,所以不愿意去。去了有美女的地方。”

    覃牧眼睛眯了眯,接过话问:“他是不是去找修尘了?”

    温然闻言,抬头看向覃牧,顾恺脸色微微一变,轻皱的眉头彰显着他对覃牧的不赞同。

    “看来,你们都知道墨修尘去找程佳了?”

    温然淡淡一笑,声音,听不出生气的味道。

    覃牧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修尘去找程佳,并非你想的那样。”

    “我想什么了?”

    温然无辜地看着覃牧,他和墨修尘待在一起的时间长,性格上,和墨修尘最接近,平日都是给人一种冷情的感觉,话也不多。

    解释这种事情,他并不擅长。

    顾恺轻轻一笑,温和地说:“然然,修尘去找程佳,是因为下午的时候,程佳让你心情不好,他去替你出气去了,他带着小刘,自己不会去见程佳,如果事情顺利,程佳应该会和小刘在一起。”

    一丝诧异窜过清眸,温然睁大眼睛看着开车的顾恺,以她坐的位置,只能看见他俊美的侧脸,以及嘴角浅浅的弧度。

    她消化了下他的话意,才说:“小刘那么老实的人,他和程佳在一起合适吗?就算程佳真的和他有了什么,她也不可能接受小刘的。”

    程佳一心垂涎的,可是墨修尘!

    “她不愿意,并不代表事情就不成,如果她没有退路,那不愿意,也只能愿意。”

    程佳,想要算计过墨修尘,这是不可能的事,顾恺和墨修尘相交那么多年,对他的为人再了解不过,他让程佳和小刘在一起,已经是仁慈的了,若非她还有些用,他绝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她。

    温然没有接话,她不了解墨修尘有什么计划,不知道事情的结果会不会和他计划的一样,但是,听见顾恺说,他不会见程佳,她心里便不再觉得郁闷了。

    覃牧也坐正了身子,目光投进前方夜色里,知道顾恺这番话,让温然放了心。

    ***

    深夜,市区某公寓楼下,一辆黑色商务车在路旁缓缓停下。

    驾驶座里,小刘解了安全带,欲拉开车门下去时,后排,墨修尘低沉的声音透着不容违逆的威严响起:“我在楼下等你,你自己上去,程佳要是问起,你就说我在应酬客户暂时脱不开身,怕她等急了,让你先过来对她说一声。”

    小刘抿抿唇,脸上的表情被黝黑的皮肤遮掩,看不出来。

    即便如此,墨修尘还是感觉到了他的不愿意,他勾唇一笑,敛了严肃,稍微放缓了语气,“小刘,你到现在还是处男吧,一会儿想做什么,就不要有任何的顾忌,事后你要是对程佳不满意,我会帮你善后。”

    言下之意,只要把程佳当成那种女人就行了。

    小刘脸红了红,被墨修尘猜对了,他还真是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可是,那个程佳,除了漂亮点,身材好点,其他一无所取。

    “上去吧,按我路上教你的做。”

    墨修尘忍着笑,对小刘摆了摆手。

    小刘不太情愿的嗯了一声,像是赴刑场一样地朝着公寓楼下走去,不多时,高大的身影消失在了楼道里。

    商务车里,墨修尘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掏出香烟点燃一根,重重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串烟圈后,才不慌不忙地拨出一个号码。

    楼上。

    程佳正一点点失望之际,门铃突然响起。

    她黯淡地眼神蓦地一亮,转头看了眼紧闭的防盗门,从桌子抽屉里拿出两粒药,往桌上的两杯温开水里各放一粒,端起其中一杯水一饮而尽后,起身去开门。

    这个时间,除了事先约好的墨修尘,她不作他人想。

    打开门,就欣喜的喊:“墨少,您……”

    话没说完,程佳脸上的欣喜被失望和别的情绪代替,看着站在门外的小刘,她眉心紧皱,忍着恼意,平静地问:“小刘,墨少呢,他怎么没来?”

    小刘也被眼前的程佳给吓了一跳。

    之前,程佳药效发作,他把她扔进浴缸里泡了一晚冷水澡,出来后的程佳也不像今天这样的刺激人眼球。

    他目光扫过她胸前,便很快地移开,抬步走进屋里,语气冷淡地说:“墨少在应酬一个重要客户,暂时脱不开身,怕你等急了,让我先过来跟你说一声,对了,有水吗?我刚才来得及,现在口渴得很。”

    小刘见来的时候,程佳本想阻止的,但听见他说,是奉了墨修尘的命令,还说,墨修尘怕她等急了,让他来通知她一声。

    她又忍了,只想着让他喝了水,赶紧的离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