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183 你家墨修尘太腹黑了

    不是温然不相信自己,而是她很有自知之明,她现在虽能应付药厂的事,但对于墨修尘,她是真的一点忙都帮不上。

    墨修尘牵着她走进餐厅,拉开椅子让她坐下,嘴里说着:“我不是要你帮我做什么,你放心,我把阿牧给了你哥,还有阿锋呢,他今天会在场,他是一年前才调到h市的,集团总部的人和事,他和阿牧一样能应付。”

    他本来可以让洛昊锋带着那两个女人去温氏的,但考虑到洛昊锋虽然在h市管理药厂,对温氏的情况,却不如覃牧知道得清楚,就割爱,换了覃牧去。

    温然眸底闪过一丝诧异,原来洛昊锋之前也在g市,难怪,他对g市那么熟悉。

    “现在你可以放心吃早餐了吧,今天有许多事要做,你要多吃点早餐,不然吃不消。”

    墨修尘在她身旁的椅子坐下,语带笑意地说。

    温然清秀的眉眼间还有着隐约的不悦,墨修尘呵呵一笑,拿起一个鸡蛋剥皮,嘴上说着:“一会儿,我们先去程佳家,现在肯定很热闹。”

    温然嘴角抽了抽,不答话。

    早餐在墨修尘有意地调解气氛下结束,今天事情多,温然没有心思想别的事,脑海里装得满满的,都是墨修尘今天上任总裁一职,和她哥哥要揭穿周明富的事情。

    事实表明,大家都喜欢看热闹。

    去程佳家的路上,温然接到白筱筱地电话,她声音从电话那头兴奋地传来时,温然有些懵,“然然,你和墨修尘怎么还没到,最精彩的时刻到了,我跟你现场直播……”

    温然皱起眉头,疑惑地问:“你在哪里?”

    她没有告诉筱筱,她是怎么知道程佳和小刘的事?

    “哈哈,你傻了吗,我都跟你说现场直播了,你还不知道我在哪里,当然是在程佳家门口,我告诉你,这里被记者包围得水泄不通,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啊,我看见了,还有肖文卿……”

    白筱筱那丫头像是打了鸡血,声音大得要死,电话里,除了她的声音,还有别的声音,十分嘈杂。

    她若是说得太小声,温然也听不见。

    “你怎么知道的?”

    温然不关心程佳出丑,那是墨修尘算计好的,又有肖文卿推波助澜,肯定是向着他们共同预料的方向发展,只是结果,有人欢喜,就会有人气得吐血。

    “是洛昊锋告诉我的,我开始还以为他是骗我的,没想到真有好戏看,然然,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热闹的事,居然不告诉我。不过,我听说周明富那混蛋又算计你了,你没事吧?”

    洛昊锋说了温然没事,但白筱筱对他的话,一向不相信,必须亲耳听见温然说没事,她才能放心。

    温然恍然,难怪白筱筱那丫头会知道,原来是洛昊锋。

    她淡淡一笑,“我没事,他通知你看热闹,可让你见过那两个想绑架我的女人?”

    “噗,你别提这个,一提我就想笑,你家墨修尘也太腹黑了,居然让那么丑的两个女人陪洛昊锋一晚,不过,我得感谢他,洛昊锋那家伙说,他被那两个丑女人恶心了一晚,急需我这样的美女来缓缓神经。”

    温然笑出声,惹来墨修尘的侧目,她看他一眼,继续和白筱筱聊天:“你可别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啊,我马上就到了,先这样。”

    阿斯顿了拐弯,温然就看见了程佳所住的小区,门口已经不见众人的身影,想必都已经上了楼。

    挂了电话,温然转头问开车的墨修尘:“那么多记者围墙,小刘能应付吗?会不会有心理阴影?”

    墨修尘轻笑,漫不经心地说:“你别看小刘平时老实,应付几个记者,他还是可以的。”

    他昨晚都已经教过他了,小刘一向听他的话,别说让他睡一个女人,就是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

    “车子只能停在这里了,我们走一段过去,你能行吗?”

    墨修尘把车靠向路边,从这小区外停的车辆就能看出,整个g市的媒体界,怕是都出洞了,不知肖文卿对于今天这出戏可满意?

    温然点头,她没那么娇贵,这点路都不能走。

    墨修尘笑笑,停好车,给她解了安全带,下车又绕过车头,给她打开副驾座的车门,颀长身影站在车外,笑意温柔地朝她伸出手去:“老婆大人,下车吧!”

    温然嗔他一眼,清晨的朝阳正好打在他英俊的五官上,勾勒出深邃立体的五官线条,挺拔身姿,清贵俊雅得无人能及,她心跳的速度,不由自主地,就乱了节奏。

    清丽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了抹动人的红晕,不知是朝阳照射的,还是羞的。

    墨修尘视线在她脸上停顿了片刻,宽厚的大手将她柔软的小手握在掌心,两人一起走进小区。

    迎面,正好一群人从楼道里出来。

    走在前面的,是几名记者,拿着相机不停的拍照,紧接着,是小刘和程佳。

    小刘像个护花使者,高大的身体护着纤瘦的程佳,他眉宇含怒,眼神凌厉,程佳却脸色苍白,憔悴不堪。

    出了楼道,一抬头,看见几米外,英俊伟岸,贵气逼人的墨修尘牵着娇媚如玫瑰的温然时,她眸光一缩,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倾刻间退了个干净!

    盈弱的身子,即便在小刘怀里,也猛然一晃。

    心口,有什么轰然炸开来,好长一段时间,她都大脑一片空白,呆滞的双眼,痴痴地望着那个如天神一般存在的男人。

    温然也被程佳的样子惊住,虽然她之前很讨厌她,也曾凌厉的警告过她,有她温然一天,就不会让她抢了她老公。

    可是,看见她今天那憔悴如破败娃娃的模样,再看着她用那种痴傻到都忘了伤痛的眼神看着墨修尘,她心里生不出怜惜,也同样开心不起来。

    墨修尘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他握着她手的力度悄然一紧,眸光淡冷地看了眼程佳就收回了视线,垂眸,眼神温柔地看着身边的女子,低头,在她耳边低语:“不要觉得她可怜,她肖想的,可是你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