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187 希望她自由享受幸福快乐

    台下的气氛,也随着温锦神色间的变化而安静下来。

    他眸光清冷地扫过台下众人,溢出薄唇的嗓音低沉中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今天要跟大家宣布的,是关于厂长周明富行贿受贿以及买凶绑架的事!”

    “什么,周厂长行贿受贿?”

    “绑架谁啊?”

    “他怎么是那样的人?”

    温锦坐在主席台上,神色平静地看着台下众人小声议论,大约过了两分钟,他才开口,不高不低的声音刚好压过台下的议论,让众人瞬间安静下来:“一开始,我也像大家一样,不相信周厂长会是那样的人,前些天供应给我们药材的药材商突然因为大雨泥石流冲坏了仓库,急需的三种药材紧缺。”

    这些事,员工也并非不知情,虽然那是管理层的事,但消息,总会传出去的。

    听见温锦这话,众人并没有什么惊讶地。

    “你们的温小姐向ms集团旗下的药厂临时借了些药材应急,这事,相信许多人都知情……”

    全场员工的情绪跟着温锦的语气而起伏,他把事情解释得很清楚,没有丝毫隐瞒之处,讲完,又拿出一段录音让众人听,那是周明富和几名药材商通话的录音。

    还有他打款的证据。

    此时,全场已然沸腾,都义愤填鹰,骂周明富吃里扒外,大家一心为药厂加班加点时,他却拖后腿。

    “温总,您刚才说周明富买凶绑架,又是怎么一回事,快告诉我们吧!”

    有心急的,从人群里站了起来,问出的话,再次让众人齐齐看向温锦。

    想到昨晚然然差点受到伤害,温锦眸色不由得冷了一分,释放出的冷冽气息,似乎让现场的温度骤然冷了下来。

    看着集在自己身上的所有目光,他转眸看了眼旁边的覃牧,沉声说:“我在病房,昨晚的绑架事情,最清楚经过的,是我身边的覃特助,就由他来告诉大家吧!”

    覃牧抬手扶了下面前的麦克风,目光严肃地扫过全场,淡漠的声音吐口:“昨晚,周明富得知温小姐请来了几名药材商,又签订了长期协议,怕自己所做所为曝光于人前,就狗急跳墙,找了人去医院绑架温小姐。”

    台下,一双双眼睛惊愕圆睁。

    周明富居然买凶绑架温小姐,他们眼前浮现出温然那纤细的身影,那清丽精致的五官,平易近人的性格,那么善良,又那么坚强的女孩子。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不相信她一个毫无经验的女孩子能让温氏在那样的情况下走上正轨,那么,这两月的时间,他们不仅相信了温然的能力,还是打心底的敬佩,崇拜着她的。

    周明富绑架温小姐的行为,让全厂员工愤怒到了极致。

    “温总,周明富人呢,他做了那么多坏事,可不能轻易放过他。”

    “他会不会逃了?”

    覃牧转头看了眼一脸平静地温锦,淡淡地说:“他是想逃,但如今,人已经在警局了。”

    ***

    ms集团,墨修尘顺利成为新上任总裁,肖文卿恨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

    温然一直安静地陪在他身边,墨修尘做为新上任总裁讲完话,和她一起接受记者采访时,毫不吝啬地对温然表示感谢。

    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人总是喜欢关心别人的私生活,今天虽然是墨修尘当任总裁的第一天,但记者们,似乎对他的**,比对他将来如何带领集团开创新的辉煌更有兴趣。

    “墨总,听说墨太太之前是墨副总的女朋友,请问,你们结婚的时候,就相识的吗?”

    “墨总,外界传言墨太太是为了公司才嫁给您的,您和墨太太是两情相悦的吗?”

    墨修尘微侧身子,眸带笑意地看着身旁女子,骨节分明的大掌,把她纤细小手包裹在掌心,而温然,则是小脸微仰,眸子温柔地看着墨修尘。

    那画面,犹如画一般,令人羡慕。

    不论台下记者问出多么叼钻的问题,墨修尘都不曾生气,心情一直愉悦,温然也不为所动,似乎他们问的,都与她无关,她只是看着身旁的男人,他眉宇舒朗,笑意温柔地样子,让她看得几近痴迷。

    待记者们问完都安静下来,墨修尘才坐正身子,面向众人,平静地说:“今天召开这个记者会,重点是集团未来的发展,我的私生活,大家不要太放心上。”

    他说到这里,话音微顿了下,转眸,视线停落在身旁沉静淡然的温然脸上,语气柔和了一分:“然然是个单纯美好的女子,我只希望她自由自在的享受我带给她的幸福和快乐,而不是时刻被人关注着。”

    一句并非回答的话,却把答案包括在了其中。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他很爱温然,不希望她被任何人打扰,也不希望她的美好被太多人注意。

    他要的,只是她安静的陪在他身边,眼里心里,都只是他一个人。

    那些记者都是人精似的,自然懂他话里的意思,一时间,都羡慕地眼神看向温然,特别是女记者,更是羡慕得恨不能自己变成温然,享受墨修尘的宠爱。

    温然心头被丝丝暖意占据,一种似幸福,又似甜蜜的情绪把她紧紧包裹着,白皙清丽的脸蛋上,也因为心里滋生的情愫而泛起一层醉人的薄粉之色。

    眉梢眼角的幸福甜蜜,就如春风细雨下破土而出的嫩芽,挡都挡不住。

    ***

    记者会结束,墨修尘牵着温然的手离开,任由身后闪光灯拍个不停,他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幸福。

    “然然,给你哥打个电话,问问他那边的情况吧!”

    知道她心里牵挂着,一出来,墨修尘就主动开口,让她打电话给温锦,好像昨晚吃醋的那个小气男人,不是他墨修尘一样。

    温然正有这想法,听他这么一说,不加犹豫地掏出手机,拨通温锦的电话,希望哥哥那里,一切顺利。

    走廊那头,墨子轩快步走来,视线在温然身上停顿了一秒,转向墨修尘,淡漠地说:“爸身体还未康复,却突然说要去旅游,到明年才回来,你去劝劝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