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295 我怀孕了

    重症监护室里

    温然穿着无菌衣,蹲在病床前,双手握着白筱筱的手,一字一句,哽咽而难过。

    “筱筱,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一定要快点醒来,等你醒来,我给你下厨,做你最喜欢吃的菜……”

    “……今晚,我在这里陪着你,虽然不是在你家……”

    “筱筱,要是下次遇到危险,你一定不能再这么傻,知道吗?我宁愿现在躺在这里的人是我,也不愿意看见你这样子。”

    病床上,白筱筱睡得安祥,不论温然说什么,她都无法回应。

    如果她听得见,肯定会反驳说:“然然,就算再来一次,我也会那么做。”因为,在她心里,她们亲如姐妹。

    就像墨修尘说的,当时推开温然,只是白筱筱的本能反应,一如温然自己没时间躲开,却脱口而出,喊‘筱筱,快跑’一样。

    *

    g市深夜的某公寓,程佳一进屋,就被男人有力的双手抵在门板上,吻如暴风骤雨急落而下,她‘啊’的低呼了一声,双手搂住男人脖子,热情地回应。

    原本冷清地室内,顿时暧昧弥漫,浓浓地荷尔蒙气息充斥,伴着男人粗重的喘息,程佳身上的裙子被粗鲁地拉开……

    连走到卧室的耐心都没有,男人将她身子抵在墙体上,抬高一条腿,狠狠地撞入。

    “我的小佳佳,这样刺激吗?”

    男人邪魅的声音落在耳畔,那声声入耳的喘息,夹着某种声音,让程佳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意识里,只有感官的刺激,和情不自禁溢出的呻/吟。

    “你不是要拍照的吗,我给你准备了更加刺激地,一会儿,你慢慢挑选。”

    男人转过她的身子,让她双手趴在墙上,改从后面,沙哑地声音继续着:“我在你房间装了摄像头,一会儿,你看哪个角度好,哪个画面好,就选哪个,我是不是很体贴?”

    程佳心里一惊,一丝清明从迷离的意识里剥离而出,她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却被他大手一扣,狠狠地吻住。

    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再次冲散了去。

    她想早点结束,可偏偏,那个男人不让她如愿,花样百变,无休无止的折腾她,从客厅,到阳台,再到卧室,最后,终于在浴室里,她肚子疼而结束。

    “送我去医院……”

    程佳艰难出口,腹部的疼痛让她瞬间冷汗盈额,因****而薰红的脸蛋也迅速退了色泽,苍白无比。

    “你怎么了?”

    江流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捂紧肚子,被吓了一跳,再往下,看见程佳大/腿间,有血迹流出,他眼神变了变,还想问什么,程佳已经抓住他的手,声音痛苦而染上怒意:“快点,送我去医院。”

    “好!”

    江流回了神,慌乱地冲出浴室,随手抓起衣服套在身上,又拿起睡衣,给程佳穿上,抱着她下楼。

    “去人民医院。”

    程佳痛得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她家离康宁医院和人民医院的距离差不多,怕江流会送她去康宁医院,她首先叮嘱。

    “好!”

    江流点点头,把她放进前天才提的新车里,一路急驰,驶向人民医院。

    深夜,车辆极少,路上并不拥挤,加上江流车速很快,二十分钟,就到了医院。

    “等一下。”

    江流下了车,打开车门,正要弯腰去抱程佳,她却突然阻止,眼睛越过他,紧盯着车窗外。“

    江流疑惑地转头看去,这深夜,人少得很,只有远处,一对年轻男女,男的高大威猛,女的娇小可爱,那男人把一条围巾围在女人脖子里,两人相视而笑,一看,就恋爱中的人。

    “你认识他们?”

    江流知道,程佳不愿意他出现在她认识的人面前,他更知道,她主动的和他上床,并非喜欢他,而是因为,他的长相和身材,很像某个男人。

    程佳眼神变了变,眼里流露出一丝阴冷之色,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天她提出不想和小刘再继续下去的时候,墨修尘毫不为难地答应了她。

    还说,他去对小刘讲。

    原来如此!

    小刘有喜欢的人?

    直到又一波痛意袭来,小刘和那个女孩子也上了车,她才回了神,对上江流探究地眼神:“他是孩子的父亲,你说,我认不认识?”

    “刚才那个男人?”

    江流眯起眼,不相信地看着程佳,难怪,他觉得那身影有点熟悉,他想起来了,那个男人,就是和程佳传了绯闻的男人。

    一个老实巴交,蠢笨至极的司机。

    “他们走了,你再不去医院,孩子就保不住了。”

    江流也只是享受程佳的身体,并非喜欢她,对于她之前的事,并不多么在意,她随意一说,他随意一听。

    “你走吧,我自己进去。”

    程佳忽然改变了主意,墨修尘居然再一次耍了她。

    她眼神阴冷,嘴角浮起冷笑:“我一会儿给孩子他爹打电话,让他来医院陪我。”

    难怪她得不到小刘的心,原来,他竟有喜欢的女人,那个女的笑得那么甜,她突然想看看,她哭起来,是什么模样。

    江流明白她的意思,正好也不想深更半夜陪她在医院待着,他嗯了一声,弯腰钻进驾驶室,看着程佳艰难地下车,一边掏出手机,一手捂着肚子,朝医院大门而去。

    他冷笑了两声,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

    小刘送童诗诗回家的途中,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他脸色顿时变了变,副驾座上,童诗诗好奇地问:“谁打来的电话?”

    小刘摇摇头,挂断电话,继续刚才的话题:“明天早上,你就不用来医院了,我来给伯母送早餐,你不要耽误了工作。”

    几秒后,铃声再响,不等他挂断,童诗诗就发了话:“你接吧,可能人家找你有重要的事。”

    “好!”

    小刘尴尬地扯了个笑,按下接听键,淡漠地“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程佳痛苦而恐慌地声音传来:“小刘,你快来医院,医生说,我们的宝宝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