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335 用墨子轩对付你

    温然知道,自己越接他的话,他就越是得意,她干脆不理他,拿起筷子,专心地吃饭。

    墨修尘似乎觉得一个人无趣,也不再逗她,优雅地吃起菜来。

    刚才那个吻,那番调-情的话,很快就被温然抛到了脑后,她的心思,全部集中到了桌上的食物,吃了几筷子,抬头见墨修尘太过斯文,她眉头皱了皱,又把菜往他碗里夹。

    “谢谢然然。”

    墨修尘很真诚的道谢,继续吃着碗里的菜。

    一顿饭吃完,已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温然吃饭的时间,其实只有半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是在等墨修尘,吃饱饭的她,靠在椅子里,静静地欣赏墨修尘的优雅斯文,发现,看他吃饭,也是一种享受。

    吃完饭,墨修尘打电话,让张妈过来收拾,他和温然一起上楼。

    温然洗澡的时候,某个厚脸皮的男人,非要和她一起洗,还说,刚才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已经要过她,这会儿,只是单纯地和她一起洗澡,不会对她怎样。

    “那也不行,我不和你一起洗。”

    温然才不上当,这个男人是属狼的,她在他面前,就像一只甜美的小羊,要是再剥了皮,烤得香喷喷地送到他面前,试问,那狼,真的会不吃吗?

    当然,不可能!

    “然然,你不让我一起洗,那一会儿,我们就再做一次。”

    墨修尘出言威胁。

    最后,温然在他保证之下,让他进了浴室。

    他一进来,氤氲水气弥漫的浴室里,暧昧瞬间升级,温然低着头,也能感觉到他盯着自己的眼神,炙热如火。

    “然然,我帮你。”

    他高大地身影站在一旁,几秒后,他朝她走来,温然本能的拒绝:“不要,你洗你的。”

    “不,我们一起。”

    墨修尘走到浴缸旁,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抚上她凝脂肌肤,温然身子不受控制地一阵颤粟。

    “然然,你好敏感。”

    墨修尘的嗓音沙哑,嘴角,噙着浓浓地笑。

    “闭上眼睛泡会儿澡,我帮你洗好了,喊你。”

    不知是他的声音及过蛊惑人心,还是温然太疲惫,她看他一眼,真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不看,并不代表,没有感觉。

    相反地,眼睛看不见身旁的男人,心里的感觉,却随着他手掌的游移而不断变幻,直最后,她终是承受不住墨修尘的爱-抚,低喘出声……

    后来的一切,都失了控制。

    墨修尘似乎就为了挑战她的克制力,等她溃不成军的这一刻,他所有的隐忍都抛开了去,氤氲的浴室里,很快激-情四射……

    深夜

    温然被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时,已进入半睡眠状态。

    墨修尘在她身旁躺下,颀长身躯斜靠在床头,让她的脑袋,枕在他心口,他骨节分明的大掌轻握着她柔软的小手,感受着她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感觉,心,便柔软成了一汪湖水。

    静静地凝视了她许久,他才拿过手机开机。

    下午,在公司,他就直接把手机关了机,连带她的,也关了机。

    因此,这一个晚上,无人打扰他们。

    这个二人世界的浪漫,他很满意,只是,太多日子没有和她在一起,不论是办公室,还是刚才在浴室里,他要她,都太激-烈,累了她。

    手机一开机,就有无数的未接电话提醒。

    还好,墨修尘特意关了静音,只剩下震动声,不致于吵到睡梦中的温然。

    他看完那些来电,眸底的丝丝柔情,如云雾般渐渐地散去,些许清冷浮上来,性感的唇边凝起一抹冷冽,回拨出一个号码。

    手机响了两声,电话那头,洛昊锋的声音就传了来。

    “修尘,我打你电话关机,是怎么回事?”

    墨修尘不理会他的抱怨,淡淡地问:“什么事?”

    “当然是大事,你家老头子把墨子轩接回去了,我怀疑,他是要利用墨子轩来对付你,上次,他在股东大会上,把墨子轩的股份收回去,不是还没有转到你名下吗?”

    那次会议,墨敬腾是收回了墨子轩和肖文卿的股份,说全部都转到墨修尘名下,但因许多股东有异议,墨修尘自己也没兴趣,就一直耽搁了下来。

    墨修尘眸子眯了眯,眸底凝起一抹暗沉,不以为然地说:“他想让墨子轩回公司,就让他回好了。”

    “修尘,你傻啊,你家老爷子的意思那么明显,要是墨子轩听他的摆布,指不定最后,他会扶持墨子轩把你挤下去。”

    洛昊锋的担心,听在墨修尘耳里,就是一个笑话,他真的笑了,笑得嘲讽:“阿锋,你太高看墨子轩了,他就是回了公司,也不可能比之前厉害到哪里去。夜深了,赶紧睡吧,老爷子不会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墨子轩身上。”

    他太了解老头子的手笔了。

    他这样做,是在警告他,不妥协地把这次事故压下去,他就会让墨子轩坐上那把总裁的交椅。

    他嘴角的冷意加浓,若是他墨修尘不愿意离开那把椅子,一个墨子轩如何能奈何他,就是老爷子自己,也没办法。

    “你真不担心?”

    洛昊锋还想说什么,墨修尘却淡淡地打断他:“阿牧那里,明天早上就会有结果,一夜之间,老头子做不了什么,有什么事,都等明天再说吧,我先休息了。”

    话落,也不管洛昊锋在电话那头如何担心,径自就挂了电话。

    他把手机放在床头小桌上,想了想,又拿起来,再一次把其关了机。

    今晚,他什么也不想做,不管外面天翻地覆,他此刻,只想搂着心爱的女子,好好的睡一觉。

    把灯光调到了最柔暖幽暗地程度,他才小心翼翼地把温然的头抬起,缓缓躺下去,侧了身子,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地落下一吻,眸光温柔地凝着她熟睡的恬静容颜,心里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然然,晚安!”

    他嘴角弯起一抹温柔地弧度,对梦中的女子呢喃一句,她即便睡着,似乎也感应到了他,小脸往他胸膛埋了埋,继续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