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358 我自己告诉她

    体检完之后,墨修尘和温然回了公司,下午,依然上班。

    晚上,墨修尘有个应酬,温然没有去,而是去了医院,看白筱筱。

    墨修尘接到顾恺电话时,刚结束饭局。

    看到顾恺的来电,他神经莫名紧张,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两秒,才按下接听键:“阿恺,是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修尘,按你上午的提议,然然那里,是我跟她说,还是你自己跟她说。”

    隔着电话,墨修尘看不见顾恺的表情,却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严重,他捏着手机的手,骤然一紧。

    尽管一开始就知道,结果不会理想,但亲耳听见顾恺告诉他,他的心,还是直直地往下沉。

    眼前浮现出温然娇俏明媚的笑颜,耳畔回荡起她说‘我们要个孩子’的话,他薄唇下意识地紧紧抿起,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停车场,刮在脸上的风带着刀子般的凌厉,都全然不知。

    电话里,一阵沉默。

    顾恺说了那句,就没有再说话,而是等着他回答。

    身旁,跟墨修尘一起的,还有洛昊锋,看着他僵在那里,洛昊锋脸色微微一变,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墨修尘才轻启薄唇,嗓音低哑,“我告诉她。”

    “好!”

    顾恺的语气,也不比他轻松,然然的情况,比他们想像的,还要严重,用尽办法,也不一定能治好。

    甚至,还有一点,他没敢告诉修尘。

    墨修尘不是那种脆弱的男人,他从小到大,不知被肖文卿害过多少次,连死,都不怕的男人,可是,顾恺知道,遇上和然然有关的事,他是怕的。

    做为兄弟,他不忍心,看着他难过。

    就先瞒下了,这也是他父亲顾岩的意思,他们希望,通过努力,能改变些什么。

    “修尘!”

    结束通话,墨修尘也没有动。

    昏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那双眸子里,无数的情绪翻涌。

    身旁,洛昊锋等了许久,才轻声喊他。

    墨修尘回过神,似乎在努力压下心里翻滚的情绪,过了片刻,才慢慢地转头看向他:“阿锋,你先回去吧,我去医院接然然。”

    “我跟你一起去。”

    洛昊锋不放心他,他这个样子,怎么专心开车。

    墨修尘扯动嘴角,“不用,你去了医院又不见白筱筱,你回去吧,我自己能开车。”

    洛昊锋皱眉:“不就是见白筱筱吗,说得我好像怕她似的,走吧,我送你去医院,一会儿再让阿恺送我回来开车。”

    他说完,一把夺过墨修尘手里的车钥匙,走到车前,还体贴地,给他打开了车门:“上车,这一路,你好好的平定一下心绪,想想,一会儿该怎么跟温然说。”

    “有什么好平定心绪的,有病的人,是我,不是然然。”

    墨修尘已经冷静下来了,他需要些情绪,需要些难过,不用掩饰,那样,然然才会更加相信。

    洛昊锋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即明白了:“也对,你也不用太担心,阿恺家可是百年医学世家,顾叔叔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若是换了他,他觉得有没有孩子都一样,大不了,去领养一个。

    他知道,修尘也不在意孩子,他在意的,只是温然。

    可是,墨家是g市第一豪门,墨修尘身为墨家的子孙,传宗接代这种事,还是应该做的,他家老爷子要是知道温然不能生育,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拆散她和修尘。

    尽管以前修尘不能人道,众所皆知,但洛昊锋敢拿自己的人头打赌,墨敬腾在对待这两件事情上,态度,绝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墨修尘上了车,拉过安全带系上,嘴里淡淡地说着:“嗯,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当初,他是真的受了伤,后来,不也好了吗?

    然然也一定能好的。

    上天让他和然然相遇,相爱,相守,总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她,如果能交换,他愿意用自己的所有,来换然然的健康。

    *

    与此同时,白筱筱的病房里。

    白筱筱头痛地看着白母翻着一张张相片,一边解说着,相片上的人,什么身份,什么工作,人品如何。

    温然坐在一旁,面带微笑地看着,适时地,插上一句。

    “然然,你觉得哪个好?”

    白母这些天,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许多青年才俊,都是一些家世好,工作好,人也长得不错的,至少,相片上,看着是不错。

    个人介绍那一栏,也写得很好。

    “乔阿姨,只看相片,哪里知道谁好不好,有人的上相,有的人,不上相,我觉着,要看本人才知道,筱筱,你说呢?”

    温然的回答,惹来白筱筱瞪眼:“一个也不好,我看着,都是歪瓜劣枣,然然,你帮我物色吧,我只要像墨修尘那样优秀,又专一,体贴的好男人。”

    她想把她的病房变成相亲场所,她当然要反击。

    白母疑惑地看着相片,这些人看着都不错啊,长得一表人材,家世又好,哪里是歪瓜劣枣了。

    不过,和墨修尘比起来,还真不在一个层次上。

    “然然,要不,你帮筱筱物色几个吧,让你家墨总帮忙,他认识的人,肯定比我多,和他相交的人,也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温然轻笑,嗔了一眼白筱筱,答道:“好啊,只要有适合筱筱的,我一定介绍给筱筱。”

    像她家修尘一样优秀的男人,还真是找不出几个来。

    她话音刚落,病房外,就响起敲门声,接着,病房的门被推开,顾恺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顾大哥,你下班了?”

    温然看见顾恺,立即站起了身,他换了白大褂,穿着自己的衣服,俊朗帅气,见她站起身,他眉宇间绽出一抹笑,走进病房里:“嗯,刚下班。”

    话音微顿,顾恺和白母打了招呼,又才看着温然,轻声说:“你现在要不要回家,我送你回去。”

    一旁,白母看着顾恺,心里还在叹息,这么帅气又俊美的男人,真是好可惜,好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