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458 救人

    洛昊锋眉宇间有着难以掩饰的担心,提起这个,他眸色微变了下,淡淡地说:“是的,当时,她应该是趁着看守她的人睡着这后想逃走,但不知自己在哪里,又腿不方便,没说上两句话,就被人抓住了。”

    他听见,电话里那人的声音,说白筱筱想逃走。

    想来,看守她的人,是半夜睡着了,她才偷偷地想逃,念及此,洛昊锋眸底的色泽又沉暗了一分。

    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地揪着,呼吸十分不顺畅,白筱筱一个女孩子,腿还受着伤没康复,那样的情况下,她该是多么的害怕。

    最震憾他灵魂的,是她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她向他求助,表明,她是相信他的。可是,他现在却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

    一种深深的内疚和自责悄然地占据了他心房,英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

    顾恺把他的担心看在眼里,轻声安慰:“阿锋,他们应该不会对白筱筱怎样,肖文卿既然指明了要然然去换,那伤害白筱筱,就毫无意义。”

    洛昊锋并没有因为顾恺的安慰而放心一些,“如果没有刚才的事,我也相信肖文卿在见到温然之前,不会把筱筱怎样,但刚才,她试图逃走,难免惹恼了肖文卿的人,他们若是伤害她……”

    他的话,没说完。

    顾恺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在这凌晨的夜,分外清晰,洛昊锋眼神一亮,目光看向他的手机。

    “喂!”

    顾恺开了外音。

    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已经查到张二狗的信息了,他虽是外地人,但一家三口,都在g市居住……我现在就带人赶去他家,让他老婆给他打电话。”

    “我和阿锋跟你一起去。”

    顾恺看了眼腾地从沙发里站起来的洛昊锋,声音低沉平静。

    “好,你们赶过来,我们也马上出发。”

    陆之洐说完,就挂了电话。

    “阿锋,既然张二狗有老婆孩子,那应该会有转机。”

    顾恺眼里闪着希冀,他希望,在然然回来之前,就把白筱筱平安的救回来,把肖文卿抓住。

    洛昊锋眼底的阴霾也如云雾般,迅速地散去,英俊的脸上重新露出一丝笑容:“希望温然和修尘回来,就能见到平安的筱筱。”

    他们谁都不希望用温然去换白筱筱。

    特别是,明知温然落到肖文卿手里会有怎样的下场,又怎么可能真的让她去换,刚才在电话里,洛昊锋对那人说的话,不过是为了不让他伤害筱筱。

    **

    洛昊锋和顾恺赶去张二狗家里时,白筱筱被张二狗和他的同伴重新绑在了椅子上。

    幸运的是,他们虽气愤,倒也没有伤害她。

    只不过,这一次绑得比刚才更加严实,并且,他们不敢再一起睡,而是一个睡觉,一个看着她。

    白筱筱只是开始挣扎了下,后来,就很安静。

    深知挣扎,叫骂,都没有用,她不会傻到浪费体力又惹怒他们,让自己没有好结果。

    她能做的,就是保持体力,寻找下一个逃跑的机会。

    温然这会儿还在飞机上,至少,要明天下午四五点才能到g市,这期间,她希望自己还有寻找机会逃跑。

    “我劝你,还是乖乖地睡会儿吧,我们是不会再给你机会逃走的。”

    张二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脸怒气地看着白筱筱,要不是她刚才的折腾,他也不用坐在这里守着。

    “我知道自己逃不掉,你大可以放心的睡。”

    白筱筱嘴被堵着,那眼神里的意思,张二狗倒是看明白了。

    他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又看看床上睡着了的同伴,一个人坐着瞌睡,想了想,说:“你不许叫喊,我把你嘴里的布条拿出来。”

    “……”

    白筱筱蹙了蹙眉,轻轻点头,嘴被塞了这么长时间的布条,疼得很,若是能拿掉,当然愿意。

    张二狗见她点头,上前拿掉她嘴里的布条,白筱筱难受地抿了抿唇,冷硬地说:“肖文卿给了你多少钱,你放我走,我给你双倍的钱。”

    白筱筱以为,他们是肖文卿花钱找来的。

    张二狗脸色变了变,“那不是钱的问题。”

    “不是钱的问题是什么,难道,你们绑架我,不是为了钱吗,让温然来换,不也是为了钱吗?你这么年轻,跟着肖文卿那样恶毒的女人,又是通-缉犯能有什么好下场,不如,拿着一笔钱,远走高飞。”

    白筱筱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再逃走,若是能趁着那个人睡着,说服眼前这个放了自己,就最好了。

    不管有没有效果,她总要试试。

    哪有人不为钱财的,特别是他们这种人,整天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不就是为了钱财,为了不劳而获吗?

    张二狗看着白筱筱,不回答,心里不知是动摇了,还是不屑她的提议。

    白筱筱也不管他答不答应,继续说着:“你们既然绑架我,肯定也知道,我家不缺钱,至少,比起肖文卿这个通-缉犯,能给你更多的钱,最重要的是,你跟着肖文卿不会有好下场的,就算你们用我换来了温然,墨修尘也不会放过你们。”

    张二狗冷笑,“墨修尘?只要我们抓到温然,他就得乖乖地听话。”

    “你真是天真。墨修尘是肖文卿能对付的吗?他成年前,那么多机会,肖文卿都没有害死他,可见现在的他,更不是肖文卿能奈何的,如果我是你,就会看清楚眼下的形势,选择对自己真正有利的一方。”

    “我们不是听肖文卿的,是听吴总的。”

    张二狗不知哪根筋不对,竟然对白筱筱说了实话,或许,他是觉得对她说实话也没关系。

    这样的漫漫长夜,和美人谈谈心,也是一件美事。

    “吴天一?他和肖文卿一样,都是通-缉犯,难道你愿意自己跟他一样成为通-缉犯,就算你没有妻儿,也该有父母吧。退一万步,你不为亲人着想,总该为自己着想,只要你放我走,我保证,让你安全地离开g市,吴天和肖文卿自己都过着逃亡的生涯,绝不可能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