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652 赴约

    “然然,我有话跟你说,中午,能一起吃饭吗?”

    墨子轩刚说了没有目的,就立即约她一起吃午饭,这样的行为,真有点让人不耻。特别是,他约的女人,已经是他的嫂子。

    虽然温然曾经是他的女朋友,但现在,她是墨修尘的妻子。

    而墨子轩当初选择ms集团,墨修尘已经成全了他,把公司让给他,他总裁那把椅子都没坐热,就又觊觎别人老婆了。

    温然当然不会答应,她的声音甚至是淡漠的:“不好意思,我中午没空。”

    “那晚上呢,然然,我是真的重要的事跟你谈。”

    墨子轩追问,大有不约到她不罢休的执着。

    “晚上也没空,墨子轩,我和你根本没有什么好谈的,你要真有什么话,在电话里说就行了。”

    温然有些烦燥地说。她身子往椅子里靠去,昨晚没睡好,今天的心情本就不是多好。

    墨子轩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温和地说:“好吧,然然,我知道一些关于傅经义的下落。”

    温然闻言眸色一变,靠在椅子里的身子一下子坐直,正准备专心地听他说下去,墨子轩却突然住了口。

    后面的话,不再说了。

    温然秀眉轻蹙,清丽的脸蛋上泛起一层不悦,墨子轩故意吊胃口,他是笃定了她想知道傅经义的下落,一定问他吗?

    她紧了紧捏着手机的力度,唇瓣轻轻抿起,并不问。

    沉默,突然自电话里蔓延开来。

    她不问,墨子轩不可能什么都不说,他在等了约两分钟也没等来温然的声音时,心里又有些急了,“然然,我不是骗你,是真的知道傅经义的下落,我没有别的意思,不会用这个消息来威胁你和我在一起之类的,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顿饭,你要是想听,晚上七点就到意品轩来吧,我只要告诉你一个人。”

    说完,墨子轩就挂了电话。

    **

    下午五点半,青风和青扬准时出现在药厂,接温然回家。

    回到家,吃过晚饭,她便上了楼。

    坐在主卧室的沙发上,温然凝眉沉思,她设置的手机闹钟,在七点半的时候准备响起。

    温然拿起手机,关了闹钟铃声,拨出一个号码。

    几秒钟后,覃牧的声音从a市传来,低沉温润地钻进她耳里:“温然,有事吗?”

    温然抿抿唇,轻声问:“覃牧,你一定也知道秦铭的美容院和傅经义有联系的事吧?”

    电话那头的覃牧怔了一下,很快回答:“嗯,我正在调查这件事。”

    他那边似乎很嘈杂,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温然听他这么说,立即又问:“现在有消息了吗,知道傅经义在哪里了没有?”

    “还不知道。”

    覃牧说话一向简洁,温然听到他的回答,心却是往下沉了沉,她抿抿唇,说:“你那边要是有消息,就立即告诉我一声。”

    “好!”

    通话,有短暂的沉默,覃牧的声音又传了来:“温然,还有其他事吗?”

    “修尘昨天去了c市,覃牧,你那边的事要是处理好了,去c市帮帮修尘吧,他一个人,我怕他太辛苦。”

    温然的话说得有些生硬,但她不敢说太多,这还是犹豫了好久,才说出来的。

    “好!”

    覃牧没有犹豫,很爽快地答应。

    **

    温然到意品轩二楼时,已经是八点半了。

    她和覃牧通完电话,又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去听一听墨子轩所谓的消息。

    青风和青扬送她到了意品轩,她没让他们跟着上去,只是让他们等着她。

    二楼临窗位置,墨子轩还坐在那里,他身着一件白色衬衣,璀璨的水晶灯光映着他分明的五官线条,显得十分俊美,转头看见温然时,他眉宇间的忧郁瞬间被一抹惊喜替代,嘴角泛起一抹喜悦地笑。

    这画面,在记忆里,有过。

    温然眸子闪了闪,步伐缓慢地朝他走去。

    墨子轩很快站起身,挺拔俊朗地站在桌前,眸光灼灼地看着她:“然然,你来啦。”

    他毫不掩饰的喜悦让温然有些郁闷,相对他的欢喜,她的表现则显得清冷淡漠,亦或是有些无情了。

    她想起来了,曾经也有过一次,他约她吃饭,她姗姗来迟,他欢喜溢于表,丝毫没有等待得不耐烦,反而热情的给她拉开椅子,让她落坐。

    “然然,我已经点好了菜,就等你来了。”墨子轩坐下后,开心地说完。抬手,对不远处的服务员招手。

    温然皱眉,淡淡道:“我已经吃过饭了,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管我。”

    他只是微微一怔,很快笑容又爬上了眉宇:“然然,没关系的,你一会儿少吃一点。”

    服务员上菜很快,温然却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她一只手轻抚着玻璃杯子,无意识地把玩着,看墨子轩的眼神平静如水:“墨子轩,我是为了傅经义的消息来的,你要是愿意告诉我,我会很感谢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她虽然想知道傅经义现在哪里,但她断然不会因此就答应墨子轩一些过份的要求,他们现在已经有了些线索,她相信,一定能把傅经义找出来。

    墨子轩眼神专注地看着她,在温然清冷如水的眸色下,他嘴角的笑渐渐泛起一抹苦涩,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鱼肉片放进她面前的碟子里,轻声说:“然然,我不会要求你些什么,只是每天一个人吃饭,太孤独。我很怀念以前和你在一起的那段美好时光,想再重温一次和你吃饭的温暖和幸福感觉。”

    温然轻抿着唇,不语。

    “然然,你尝尝这鱼片。”

    墨子轩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着,又给她夹其他菜。

    他今晚点的菜,确实都是她喜欢吃的,毕竟在一起了几个月。认识的时间更是长达几年,他对她的喜好,是知道的。

    “然然,你是怕我在菜里给你下毒吗?”

    墨子轩自己把一片鱼肉喂进嘴里,吃相斯文地咀嚼后咽下,颀长身躯往椅子里一靠,抬眼,有些无奈地看着温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