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711 陌生来电

    客厅里,张妈和刘伯对看一眼,脸上纷纷染上一层忧伤。

    几分钟后,温然从洗手间出来,脸上挂着淡淡地笑,清弘水眸比之前越发的清澈,眸光扫过几人,淡淡地说:“我上楼去收拾一下衣物,既然来了,一会儿就顺便带走。”

    “大少奶奶,你不用急着把你的衣物带走。”

    张妈急忙解释,“大少爷近期内都不会回来。”

    温然一怔,墨修尘在国外也休养一个半月了,他还不打算回国吗?

    青风接过话说:“温小姐,其实,就算墨少回来,也不会住在这里。你不必把你的物品都带走,墨少失去了记忆,程佳和墨老爷子是不敢让他回来住的。”

    “就是,老爷之前就来家里警告过我们,让我们谁也不许打电话给大少爷,不许对他胡说八道,昨天老爷又来了一次,说大少爷近期都会待在d国,ms集团要打开欧洲市场,程佳和大少爷都会留在那边……”

    小刘的语气有些愤愤然,他心里真是恨死了程佳,连带老爷也一起怨恨了。

    他们不知道前段时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大少爷会被老爷接走,后来,老爷还给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办了离婚,让程佳以大少爷未婚妻的身份陪在他身边。

    大少奶奶如今好好的回来了,却也好像没有要把大少爷接回来的打算。

    想到此,小刘脱口问道:“大少奶奶,你真的打算把大少爷让给程佳,不把他接回来吗?”

    “……”

    小刘这话出口,立即收到张妈一记冷眼扫来。

    张妈虽然也满心疑惑,但到底年龄大些,不像小刘那样直接。

    温然唇边牵起一抹浅笑,只是,笑容微微苦涩,“我当初也答应过墨董事长,不再去打扰修尘。”

    最初,墨敬腾把修尘带走,安排在另一家医院。但顾恺父子找了去,墨敬腾立即给修尘办出院。

    那时,修尘手术过后没几天,还处于各种不稳定期,极容易感染。

    墨敬腾拿着修尘的健康做威胁,程佳在电话里说,如果温然再让人继续找修尘,或者不放手,她们就不让修尘回医院,他若死,也是温然害死的。

    温然当时就答应,以后不会再找修尘,也不会让她的亲人朋友去找修尘,并且,就算日后遇到,也形同陌路,不会告诉修尘,他们曾经的关系。

    程佳不信,让温然发誓。

    温然永远记得,她当时发誓说:“……如果我违背誓言,就让我天打雷劈。”

    可是,程佳却得寸进尺:“温然,我不要你拿自己发誓,你用修尘和你所有的亲人发誓,你要是违背诺言,他们就统统不得好死!”

    温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那句话的,当时她竟然没有感觉到心痛,按程佳的要求重复了一遍,末了又不放心地叮嘱她,立即把修尘送回医院。

    程佳要的是她的承诺,她知道,温然在乎墨修尘的生命,比能不能和他在一起更加的在乎。

    温然之前对傅经义就有过承诺,多一个程佳,其实已经无所谓了,那晚跳崖的时候,她心里最放不下的人就是修尘,怕他守着和她的回忆,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里。

    如今,他忘了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哪怕不能在一起,她心里,也是愿意的。

    “温小姐,我们不知道墨少的号码,不能和墨少联系。程佳和墨董事长肯定是不想让墨少回来,才会以开拓欧洲市场为由,把墨少留在了d国。”

    青风冷静地分析着,他们都是讨厌程佳,讨厌墨敬腾的。

    温然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轻声说:“不管修尘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只要他好好的就行,别的,我不在乎,你们也不用太在意。”

    她抿抿唇,话音微顿了下,又问:“按你们刚才说的,修尘短期内不会回国,那这里,就辛苦你们了。”

    “温小姐,这里有张妈,刘伯和小刘照看就行了,要不,我和青扬还继续保护你吧,反正当初墨少给我们签了一年的合约,也是付了一年薪水的。”

    青风和青扬留在这里,确实是整日无所事事。

    温然脸上浮起一抹笑,“我现在也不需要人保护了,你们……”她微一犹豫,又说:“你们既然没事可做,那我给你们安排点事情做。”

    “温小姐,你给我们安排什么事情做?”

    一直安静地青扬目光一亮,好奇地问。

    温然眸子闪了闪,平静地说:“你们这两天去一趟乡下,看看别墅前后的空地上,还能否栽种果树,院子里,再设计出来一个小花园。”

    青扬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和青风对视一眼,爽快地答应:“好的,我们明天就去,温小姐想栽什么果树,花园要怎么设计?”

    “一会儿,我给你们画张花园的设计图出来,至于果树,我会联系,到时你们负责栽上就行了。”

    “没问题。”

    青风和青扬同时回答。

    张妈听见温然吩咐青风和青扬去乡下栽果树,脸上立即流露出欢喜之色,她当然知道,温然说的,是墨修尘外公外婆的家乡。

    她还想着重新规划那里,就代表着她心里没有放下大少爷的。

    “大少奶奶,你先给青风和青扬画图,我去准备晚饭,虽然你和大少爷这些日子不在家,但家里一直备有你们爱吃的食材。”

    温然想说自己回家吃饭的,可看见大家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心里一暖,点头,微笑,轻声答了句“好!”

    张妈一听她答应,立即欢喜地去厨房准备晚餐去了,刘伯也和小刘去外面继续未完的工作。

    温然上楼,回到主卧室里,从墨修尘的书房找出纸和笔,把她想要的花园设计图稿画下来,又在脑子里把别墅前后的空地大概估计了下。

    从书房出来,她眸光扫向几米外那张大床,心头又一阵难以压抑地悲伤涌起,她闭了闭眼,转身,走出主卧室。

    刚到楼梯口,手机就在口袋里响了起来。

    触及到陌生的数字来电时,温然心没来由的一紧,深吸口气,才按下接听键:“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