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812 别怪我不念旧情

    温然强压下涌进眼里的泪意,紧紧地抿着唇,抬眸看向墨修尘,望进他那双噙着心疼和丝丝温柔的深邃眼眸。

    她唇边泛起一抹笑,只是,笑容渗着令人心疼的哀伤:“修尘,你既然知道了我为什么躲着你,就别来逼我好不好,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有一天不在意自己发过的誓言,和你重新在一起。”

    “可是,我现在做不到。”

    “我知道了,我不逼你。”

    墨修尘伸手抓住她柔软的小手,这个动作,他自己都觉得很熟练,自然,力度不轻不重,却是温然无法抽出的。

    “然然,只要你以后不再躲着我,我就不会逼你。”

    “我不躲着你。”

    温然轻声答应,她舍不得躲着他,不只是因为自己想见到他,还有一个原因,是不想看到他失落的眼神。

    她见不得自己爱的男人难过,哪怕是一点点地失落,她都会觉得心疼得窒息。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反正我现在失了忆,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朋友好了。”

    温然垂眸,视线停落在他握着自己手的大掌上,墨修尘顿时笑了,松开她的小手,骨节分明的大掌伸向她脸颊,在她本能避开时,低声说:“然然,别动。”

    温然微微一怔,身子却真的没有再躲闪。

    墨修尘嘴角的笑意加深,长指伸到她脸上,把她的发丝轻轻拂到耳后,愉快地说:“然然,我送你回家。”

    **

    一路上,温然和墨修尘没有再交谈,车厢里气氛宁静而温馨,没有丝毫的怪异和尴尬。

    似乎,只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不管何种相处方式,都是一副令人羡慕的美好如画的景致。

    到了温家,温锦已经等在外面,温然下车,看着墨修尘开车离开,她和温锦才进屋。

    墨修尘把车开出一段距离后,靠路边停了下来。

    他掏出手机,拨出洛昊锋的号码,电话响了几声,洛昊锋的声音清朗愉悦地传来,还带着一丝欣喜的味道:“喂,修尘!”

    墨修尘伸手把座椅往后放了一些,颀长身躯懒洋洋往后靠,声音带着三分沉郁两分慵懒溢出薄唇:“你认识齐美铃?”

    电话那头,洛昊锋听得一怔,随既很认真地回答:“认识,修尘,怎么了?”

    难不成,齐美铃去g市干了什么好事?

    招惹上墨修尘了,洛昊锋问出这话时,大脑快速地转动着。

    墨修尘冷哼一声,“她今晚欺负了然然。”

    “你说,齐美铃欺负温然?”洛昊锋受惊过度,变成了鹦鹉学舌。

    “不错,她欺负了然然,听说,是把然然当成了白筱筱,洛昊锋,我不管你跟齐美铃什么关系,你最好警告她不要再出现在然然面前,下次她再做些什么,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墨修尘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听得那边的洛昊锋心头一惊。

    这还真是墨修尘的性格,一点都没变,别说他现在失了忆,不记得他们曾经的交情,就算是没有失忆,谁惹到他的然然,他也是不讲丝毫情意的好不好、

    “修尘,我和齐美铃也没有什么关系,你别生气,下次见到她,我一定警告她离然然远点,绝对不让她再去招惹然然。”

    洛昊锋一连声地保证,墨修尘的手段他是清楚的,齐美铃那个有点缺心眼的女人,除了会几招拳脚功夫之外,连那温柔都是装出来的,根本无一可取。

    他真是对她半分兴趣都没有。

    他老妈想让他和齐美铃结婚,不过是看上了齐家的公司……

    墨修尘嗯了一声,又问:“昊宸现在忙吗?”

    “不忙。”

    洛昊锋回答得十分迅速,像是接受老板检查的下属,语气也是恭敬的。

    墨修尘一只大手无意识地把玩着方向盘,眉宇间的冷峻稍缓了些许,淡淡地说:“既然昊宸不忙,那你让安琳给然然打个电话,让她多在g市休息几天,别那么快回去上班。”

    “修尘,你和然然是不是和好了?”

    洛昊锋敏锐的听出了什么,可是,墨修尘却浇灭了他的好奇:“不要胡乱猜测,我只是担心然然太辛苦,会累坏了身子。”

    “修尘,然然不会随便听人安排的,安琳打电话也没用,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保管你把然然留在g市。”

    “什么主意?”墨修尘眸子眯了眯,语音微微上扬。

    “修尘,你装病不就行了吗?然然表面不理你,可她最在乎你的,只要你装病,她一定不会离开。”

    “装病?”

    墨修尘皱眉,这什么馊主意,他虽然想把然然留下来,但装病让她担心这种主意,他并不觉得好。

    “对啊,反正你手术过,现在身体不好引起感冒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哦,对了,再让阿恺配合一下你。”

    “让阿恺配合?”

    墨修尘眉峰紧拧,他怎么觉得,这些话,很是熟悉。

    有种他曾经用这种方式欺骗过然然的感觉,他有些茫然地问:“我以前用这种方法骗过然然吗?”

    “修尘,你想起来啦?”洛昊锋一听他这话,顿时兴奋地声音都提高了好几个音贝。

    他旁边的覃牧神色一惊,狭长的眸紧紧地盯着洛昊锋的手机,刚才这个提议,其实是查牧说的。

    墨修尘握着方向盘的手抚上额头,长指轻揉着鬓角,答得沉郁:“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好像自己曾经做过这样的事。”

    他的话音落,覃牧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修尘,你明天去找阿恺,就说让他配合你装病,当初然然要离开你的时候,你就用过那办法,也许,场景回放,能帮助你恢复记忆。”

    墨修尘沉吟片刻,决定试一试他们的提议:“好,我明天去找阿恺。”

    “嗯,希望你能早点恢复记忆。”覃牧的声音温和而平静。

    墨修尘感受到了他们的关心,心里泛起几分暖意,削薄的唇角也微微扬了起来,比刚才轻快愉快了许多的声音里,透着浓浓地坚定:“我会记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