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839 亲口说一声谢谢

    温然回到家,洗了澡,刚爬上床,手机铃声就响起。

    她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白皙精致的脸蛋上浮起一抹笑,按下接听键,轻快地开口:“哥”

    “然然,睡了吗”

    顾恺的声音传来,透过电波,听着,温润愉快,很是悦耳。

    温然身子往床头一靠,随手拿起一个枕头塞到背后,舒服地调整了姿势,“正准备睡觉,哥,你不会是要找我聊天吧,很晚了。”

    “哈哈,你哥我睡不着,所以找你聊聊天,你要是天天给我买礼物,那我一定天天高兴得不睡觉。”

    “噗”

    温然笑出声来,“你这样说,我以后就再也不给你买礼物了,省得耽误你的睡眠。你明天不是有手术吗,不睡觉,明天影响到手术怎么办”

    “说到手术,然然你知道医院今天发生了一件事吗”

    顾恺问得漫不经心,听不出打电话就是为了此事。

    温然诧异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有一病人家属,因为他妻子,和玉婷发生了一点冲突,修尘没告诉你吗”听顾恺的口气,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怎么和沈玉婷有关,还和墨修尘有关。

    温然眸子闪了闪,轻声说:“没有,修尘没有提,是有病人家属找婷姐的麻烦吗,不过,这和修尘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也在场”

    “嗯,修尘正巧遇见了,还多亏了他即时扶住玉婷,她才没被那家属推得摔倒,我也是听一名护士说的,并非亲眼所见。”

    末了,顾恺又补充一句,“我还以为修尘告诉了你呢,他可是什么事都跟你说的。”

    “没有,可能修尘觉得那没什么好说的吧。”

    温然说得云淡风轻,她心里却想起今晚在餐厅洗手间,沈玉婷问她的话,眉心又轻蹙了下,忽略自己心里的胡乱猜测。

    婷姐也只是关心自己而已,她和江流都在一起那么久了,定然不会再有别的什么想法的。

    “也许吧,然然,时候不早了,你赶紧睡觉吧,我也去洗了澡准备睡觉了。”顾恺在电话那头打了个呵欠,语气,带着三分疲惫。

    温然笑着和他道了晚安,挂掉电话。

    与此同时,墨修尘接到沈玉婷的电话。

    墨修尘今晚没有送温然回家,他们饭局结束之时,温锦的应酬也刚好结束,又都是在意品轩,温然便坐了温锦的车回去。

    墨修尘去医院看了墨敬腾,刚回到家,连车都还没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的一串数字,墨修尘眉峰凝了凝,长指按下接听键,声音低沉淡漠地出口:“喂”

    “修尘,是我,玉婷。”

    话音落,耳边立即传来一道轻快柔软的声音,正是今晚一起吃饭的沈玉婷。

    听说,她是温然的表姐,顾恺的表妹,墨修尘淡淡地哦了一声,“你有什么事吗”

    “修尘,我打电话,只是想感谢你。”

    沈玉婷的声音带着笑意,轻软愉快,顿了半秒,又立即解释:“今天下午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即时扶住我,我肯定要摔倒在地,不受伤也会当场出丑的。”

    “今天下午”

    墨修尘已经忘了下午的事。

    “修尘,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今天下午”

    沈玉婷在电话里耐心地解释,把他如何英雄救美说得生动唯美,若非墨修尘亲身经历,不过是碰巧路过,见她被推,伸手扶了一把,他都要以为自己是真的英雄救美了。

    “哦,那不过是碰巧而已,我已经忘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墨修尘打开车门下车,迈着修长的双腿,朝前方客厅方向走去。

    “修尘,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救了我就是救了我,我必须亲自说一声谢谢。修尘,谢谢你。”

    “嗯,还有其他事吗”

    院子里,很安静,墨修尘颀长的身影被天际铺洒而下的月色笼罩着,英俊如雕刻的五官上,犹如镀了一层淡淡地光泽,越发的俊美迷人。

    “修尘,那天,你在出租车里看到的报纸,是我放的。”

    沈玉婷迟疑了下,轻声说。

    “我知道。”

    墨修尘的声音平静无波,更没有像她一样,要感谢对方的意思。

    沈玉婷本想听他一句感谢的话,没想到,他会如此平淡地回了句我知道,反而显得她是邀功一样。

    “呵呵,我只是觉得,程佳那样的女人配不上你,就算你和然然不能在一起,也不能和程佳在一起。”

    沈玉婷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还好隔着电话,墨修尘看不见她的表情,若是当面,她很难保证自己会承受得了墨修尘那双锐利如鹰的眸子。

    “嗯。”

    墨修尘只是一个单音字符,对她的话不感兴趣,更没有和她聊天的兴趣。

    通话,有些冷场。

    沈玉婷却不想挂电话,自从下午那件事之后,她脑海里,就满满的全是墨修尘那张英俊的脸,深邃如潭的眸子,以及他那句“小心”,和她跌进他怀里时,那种好久都没有过了的心跳加速。

    “修尘,然然当初对程佳发过誓,如果她回到你身边,她所有亲人和她在乎的人,都会不得好死,所以,你千万不要怪她,她和覃牧其实什么事也没有的。”

    沈玉婷看似解释的话,对于失了忆的墨修尘,多少是有些影响的。

    今晚在意品轩,她先回包间,墨修尘问起温然时,她那句温然找覃牧帮什么忙,就让墨修尘心里不悦。

    此刻,她的解释,更像是欲盖弥彰。

    墨修尘虽相信然然不会背叛他,也相信阿牧不会背叛他。

    可到底,还是心里郁闷,想着阿牧为然然跳崖,后来,他不在的日子里,阿牧陪着然然相处得那么好,他心口,就像是压了一块巨石,呼吸不畅。

    “我知道,然然和阿牧没有什么事。”

    墨修尘的语气里,有着微不可察的僵硬,他想到了晚上,他问温然,她不愿意告诉他的事,他闭了闭眼,捏着手机的力度,微微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