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 849 比我帅的还没有

    气氛,在墨修尘看似玩笑,实则深情告白的话里变了。

    温然脸上的笑僵住,目光怔愣地看着他。

    虽然知道他的心意,但听着他这样说出来,她心里还是不断地冒着喜悦地泡泡,有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瞬间充斥了整个心房。

    “来,别感动了,先吃饭。”

    墨修尘眸光深了深,压下想要把她拉进怀里狠狠疼爱的冲动,夹起菜放进她面前的碗里。

    他知道然然被他的话感动了,以前,他和她是怎样相处的,他不记得,可以后,他决定了,一定要倾尽一切地对她好,让她开心快乐。

    他要把这段时间欠她的,都弥补回来。

    从此后,不让他的然然再伤心落泪,如此一想,他深眸里,又泛起一层温柔怜爱。

    吃过晚饭,墨修尘主动地承担了洗碗的工作:“然然,你去客厅看电视,我洗了碗陪你。”

    “好”

    温然见他声音虽低沉温润,却透着不容她拒绝的坚定,她心里一暖,笑着答应:“好,那你可要洗干净。”

    “放心吧,保证洗得比新买的都干净。”墨修尘调侃地说。

    墨修尘端着餐具进了厨房,温然坐在客厅沙发里,拿着摇控器,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台,最后,被一个帅哥吸引,看起了青春偶像剧来。

    “然然,你喜欢这种电视剧”

    墨修尘收拾好出来,在她面前的沙发坐下,十分自然地伸手揽过她肩膀,把她身子揽进他怀里。

    感觉到怀中人儿身子微微一僵,他嘴角轻勾,转眸,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温然心跳在加速,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她有些懊恼,似乎只要这个男人一靠近她,她的心跳,就会乱了节奏。

    他的气息总是让她迷乱,她本能地垂下眼帘,避开他深邃的眸,“没什么好看的,随便打发一下时间。”

    墨修尘嘴角的笑意浓了一分,另一只大手夺了她手中的摇控器,轻轻地按,关了电话。

    “修尘,你干嘛关掉”

    “我累了,我们上楼休息。”

    墨修尘说得理所当然,把摇控器往茶几上一扔,拉着她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温然一怔,蹙眉道:“修尘,刚吃饱饭就睡觉容易积食。”

    “那我们去楼顶看星星。”墨修尘就是不想让温然看电视,他刚才看见里面有个长得好看的男人,也只是皮囊好看一点而已,和他不能比。

    他可不想然然被那娘炮的男人给降低了审美,“然然,你要是喜欢看帅哥,以后直接看我就行了,比我差的男人,你就不用浪费时间去看他们了。”

    温然嘴角抽搐,好笑地说:“你的意思是,我遇到比你帅的男人可以看,是吗”

    “比我帅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好像还没有。”墨修尘牵起她走出沙发,嘴里自恋地说。

    温然被他的自恋逗得咯咯直笑,偏偏墨修尘一脸的从容淡定,好像他说的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见她笑,他还不满地蹙了蹙眉,“然然,难道你觉得我夸张吗”

    “没,没有。”温然极力忍住想哈哈大笑的冲动,她笑眯眯地盯着墨修尘那张英俊完美得挑不出任何一点瑕疵地五官,又觉得他说得也不是多么夸张。

    不过是自恋了一点。

    至少,在她眼里,她的修尘是这个世界上最英俊帅气,完美无缺的男人。

    当然,不是说别的人都不好,只不过,她爱这个男人,便觉得他什么都好,而且,无人能及。

    墨修尘见她盯着自己瞧,嘴角又扬起愉悦的弧度。上了楼顶,温然就挣开他的手,走到白玉护栏前,双手撑在护栏上,抬头望向天际那轮明月。

    “修尘,这里的风都是凉爽的,空气带着花香”

    温然轻软愉快的声音一出口,就被吹散在风里,墨修尘嗯了一声,走到她身后,伸出双臂,直接把她圈进怀里。

    温然身子微颤了下,没有挣扎。

    墨修尘也没有说话,只是那样温柔地搂着她,胸膛贴着她的后前,他下巴轻抵在她肩膀

    上,她看星星,他便眸光温柔地看她。

    好长一段时间,都无人说话。

    气氛温馨宁静,空气里弥漫着丝丝幸福的味道,连吹拂在耳畔的风,也多了一丝温柔,好似情人的手,轻轻拂过心房,撩拨起层层涟漪。

    “然然,累吗”

    不知过了多久,墨修尘的嗓音低哑地溢出薄唇,夹着温热的气息钻进温然耳膜,她心尖一颤,小脸下意识地往旁边偏:“不累。”

    墨修尘低笑一声,薄唇轻启,轻轻地咬住她粉嫩的耳垂,这一次,惹来温然呼吸蓦地急促,连声音,都染了颤音:“修尘”

    “然然”

    墨修尘沙哑地嗓音极尽撩拨,吻,沿着她耳朵背后那敏感地带一路往下,惹来怀中女子身子一阵颤粟,周遭空气刹时升温,暧昧丝丝入扣,片刻便纺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他们笼罩其中。

    “”

    温然被吻得意乱情迷,背脊不知何时被他抵在了护栏上,脑袋被他大掌扣住,吻肆意狂热,似乎要夺走她所有的理智,让她完全沦陷在他的热情里。

    若非夜风吹在被暴露在外的肌肤上,温然或许就放纵自己任他为所欲为了。

    然而,她还是在那一刻恢复了一丝清明,小手本能的抓住他滚烫的大掌,慌乱而迷离地望着他:“修尘,别”

    她不知道自己想说的,是别这样。

    还是,别在这楼顶上。

    总之,她迷离而慌乱的话语刚出口,墨修尘也跟着清醒了,他薄唇离开她白嫩的颈项,低头凝着她那张月色下红得几近滴血的小脸,他暗骂了自己一句,强压下心头翻滚的燥热,大掌,自她衣裙里抽出,轻声说:“然然,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温然眸子轻闪,娇羞地不敢与他炙热的眸对视。

    墨修尘微微一笑,温柔地替她整理衣裙,安抚道:“然然,在我恢复记忆之前,我不会对你耍流氓的,除非,你愿意把自己再一次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