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873 你还笑

    “好!”

    虽然只是一个字,却让墨修尘露出了满意地笑。

    他骨节分明的大掌轻抚上她脸颊,俯身,温柔地吻上她柔软的唇瓣。

    温然有没有挣扎,也没有回应,只是轻轻地闭上眼睛。

    墨修尘没有深吻,很快地便放开了她,凝着她绯红的小脸,他嘴角勾起愉悦地弧度:“然然,睡吧。”

    “要不,我去隔壁房间睡。”

    温然轻声提议,她怕影响到他睡不好觉。

    她这两天不方便,而他,却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又禁欲了那么久,昨晚被他搂在怀里,她就清楚地感觉到了他的灼热。

    墨修尘眸光掠过一抹深邃,微微暗哑的嗓音坚定而霸道:“不许去,我喜欢搂着你。”

    “可是,你不会难受吗?”

    “会难受,然然,我还是想搂着你入睡,等过了这几天,你好好补偿我,好不好?”

    墨修尘忽然抓住她小手,很流氓地往他某个部位放去。

    温然啊的一声惊叫,小脸顿时爆红。

    手更是触电一样的猛然抽回,墨修尘开心地大笑,“哈哈,然然,我们结婚也快一年了,你怎么还这么害羞。”

    温然瞪他,一脸的薄怒含羞,“我又没你脸皮厚,你再笑,我就去客房睡。”

    见她真的要离开,墨修尘连忙抓住她,敛了笑道歉,“然然,我不笑了,不笑了,你别走。”

    “你还在笑。”

    温然盯着他含笑的眉宇,这个可恶的男人,失了忆还是那么爱耍流氓。

    墨修尘努力的忍住笑,可是,他太开心了,怎么忍都忍不住,眉宇间,还是有着笑意,见温然一脸羞怒,他心头生出一计。大掌直接扣住她脑袋,把她小脸按进自己怀里,温柔地拥抱着她,“然然,我和你在一起太开心了。”

    温然也不是真生气,听见他这话,心又软了下来。

    她双手缓缓地回抱住他健腰,身子柔软地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心里,又泛起丝丝甜蜜。

    “然然!”

    感觉到她的温柔,墨修尘唇角扬起一抹幸福地笑,连嗓音,带渗进了幸福的味道。

    “嗯。”

    温然在他怀里轻声应道。

    墨修尘嘴角的弧度不断加大,笑容点亮了深邃的眸,他手臂的力度也在一点点加大,虽紧,却不致于弄疼怀里的人儿,溢出薄唇的呢喃充满了深情爱意:“然然!”

    “嗯。”

    他每唤一声,温然就答一次。

    温馨而宁静的室内,他的轻唤和她的回答如一首爱的乐曲,在室内久久盘旋。

    最后,那一喊一答的声音没了,空气里弥漫开丝丝暧昧,温度也在两人渐渐急促的呼吸里节节攀升,窗外月色如水,缱绻旖旎的室内,喘息声越来越重。

    温然因为某人那句急促而难受地“然然……好不好?”不得不提前补偿他这些日子来的孤寂和对她的渴望。

    用双手,帮他排解,等某人舒服的时候,她手已累得快断了。

    深夜,墨修尘下床,去浴室拧了毛巾回来,替温然擦手,她紧闭双眸,不敢睁开。

    墨修尘替她擦了手,又俯声在她耳边说了句:“然然,我爱你。”才转身,进浴室去清洗。

    手机响起,墨修尘还没回来,温然不得不睁开眼,拿过他放在床头小桌上的手机,看到来电,她眼里闪过一丝犹豫,抬眸看向浴室方向。

    “然然,谁打来的电话?”

    墨修尘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健硕的体魄在灯光下显得性感而诱惑,温然情不自禁地盯着他看。

    “然然。”

    墨修尘轻笑了一声,大步走到床前。温然掩饰地笑笑,把手机递给他:“墨子轩打来的。”

    墨修尘接过手机,按下接听键前,又打趣她一句:“我这身材,还令你满意吗?”

    “啊,谁看你了!”

    温然口是心非地反驳了一句,直接拉过被子盖住自己滚烫的小脸。

    被子外面,墨修尘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室内,“然然,你要是满意,以后我让你天天看。”

    “你出去接电话去。”

    温然小脸从被子冒出来,冲墨修尘喊了一句,又把头钻进了被子里,墨修尘笑着回答:“好,我去书房接电话,然然,你别把自己闷坏了。”

    听见他的脚步声朝书房走去,然后是轻微的开门声,关门声,温然才从被子里钻出来,抬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小脸,又把手从脸上拿开,盯着手心。

    眼前,又浮现出刚才那羞人的事,她紧紧地皱眉,甩掉脑海里那不该想的画面,闭上眼睛,暗自警告自己:温然,不许再胡思乱想,赶紧睡觉。

    书房里,墨修尘按下接听键,声音低沉地开口:“喂!”

    “你今晚不回来住了吗?”

    墨子轩的声音透过夜色传来,墨修尘勾唇一笑,平静地说:“嗯,我搬回郊区了,以后,都不住那边。”

    “你和老爷子摊牌了还是和然然好了?”

    墨子轩并不知道墨修尘怎么对墨敬腾说的,也不知道他和温然发展到哪一步了,只是觉得,他搬走,定然是其中一个原因。

    “两者都有,不仅然然回来了,我和他也摊牌了。你今晚的谈判顺利吗?”墨修尘问得随意,并不太关心他今晚的结果。

    “李元昌父女想见的人是你,你却失约,你觉得能顺利吗?”墨子轩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我以为老头子会给你打电话的,看来,他没有给你打电话。李雅晴一见你没去,立即就走了。”

    李雅晴,便是李元昌的女儿,听说,是个漂亮又能干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墨修尘,对他上了心的。

    今晚的安排,他们父女便是为了墨修尘。

    墨修尘冷笑道:“这是老头子搞出来的,他自己会想办法搞定,你不用担心。”

    “我当然不担心,公司既不是我的,我也不是总裁。不过,老头子很生气,你自己小心点,可别连累了然然。”

    墨修尘没了记忆,或许不了解墨敬腾,但墨子轩是了解墨敬腾的狠毒的,今晚这事,他定然不会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