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894 怕我把你送给她吗

    墨修尘想让气氛不那么凝滞,希望然然不那么难过。

    可是,他故作轻松的话,反而让温然更加难过,她听说墨敬腾收买了杀手,在医院门口对修尘开枪,她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然然。”

    墨修尘心口一紧,轻唤出声。

    温然抿着唇,抬眼望了眼头顶上的水晶灯管,又垂眸,盯着他手臂上的纱布,“那杀手呢?”

    “监狱里。”

    “墨敬腾呢?”

    “他十天前,就死了。”

    在买凶杀他不成之后,墨敬腾就死了。

    温然听说墨敬腾死了,不由得蹙起眉:“他怎么能那么轻松的就死了?”

    他对修尘做了那么多事,就那样死了,真是太便宜他了。

    墨修尘知道然然是替他抱不平,他心里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她的温柔和爱意驱逐了去,轻轻把她揽进怀里,吻着她额头,“然然,他死了好,省得影响我们大家的心情。”

    死了,才不会再害人。

    墨修尘中枪那一刻,心里其实很庆幸,庆幸他把然然送走了。若是然然在g市,他真怕受伤的人,会是她。

    “然然,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

    温然回来的路上那么生气,可这会儿听了墨修尘的解释,她心里只剩下对他的心疼,只要一想到墨敬腾对修尘的那些伤害,她心里就说不出的难过。

    刚才他拥她入怀,她很温顺,不仅没有拒绝,还主动地抱住他。

    以拥抱的方式,把她的爱传递给他。

    听见他说还有事,她自他胸前抬起头,眸子温柔地望进他眼里,轻声问:“什么事?”

    墨修尘大掌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低沉磁性的嗓音透着一丝情绪:“那天,我中枪的时候,有一辆车从身后开来,正好沈玉婷在场,她推开了我,自己被车撞了。”

    “婷姐受伤了,严重吗?”

    温然愣了一下,有些僵硬地问。

    “不严重,只是一点轻伤,她现在已经没事了。然然我告诉你,只是不希望你从别人嘴里听说这件事,会多想。”

    墨修尘眸光温柔地看着她,他怕然然因为这件事,想退缩,不敢和他在一起了。

    温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她垂了垂眸,抬头再以上他的视线里,眸光温柔而平静,没有挣扎和犹豫,清澈得似一汪湖水:“修尘,就算婷姐的伤好了,我也该亲自跟她说声谢谢的。”

    墨修尘点头,“我今天上午换药,就顺便去找过她,跟她道过谢了。不过,你要是想亲自跟她道谢,也是可以的。”

    他已经警告过沈玉婷,相信,她不敢再在然然面前胡说八道。

    “除了这件事,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温然看着他手臂,严肃地问。

    墨修尘摇头:“没有了,然然,其他的事,在电话里我都全部告诉你了的。哦,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件事,不过,和我没有关系。”

    温然看着他急于撇清自己的样子,忍不住笑:“什么事?”

    “沈玉婷对江流提出分手了。”

    温然一怔,眉眼间泛起诧异。

    墨修尘立即解释:“然然,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沈玉婷只是对江流提了分手,不代表他们就真的分了。”

    “修尘,婷姐为你受伤之后,没有再找过你吗?”温然的话问得太过跳跃,墨修尘愣了一下,随即摇头:“没有,也许,她是在等着我去看她。但我这些日子一直忙,本想着等你回来后,再去看她的。”

    “那你还是自己去了?”

    温然不是吃醋,也没有生气。

    墨修尘微微一笑,说:“我今天上午换药,顺便,就去看了她一眼。她的伤已经好了,所以,然然,你不用觉得歉了她什么。”

    温然好笑的看着他:“你是怕我为表谢意,把你送给她吗?”

    “然然!”

    墨修尘蹙眉,他又不是礼物,怎么能送人。

    温然翻了个白眼,把他从沙发里拉起来,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胸膛,轻声呢喃:“修尘,你是我老公,我怎么舍得把你送人。”

    她就算感谢沈玉婷,也不会把修尘送给她的。

    墨修尘高大的身子微僵了下,一股喜悦如潮水般,漫过心间,他抬手扣住温然的脑袋,微一用力,就逼得她仰起小脸,他唤了一声‘然然’,低头,温柔而深情地吻住她。

    一个月的思念,化为一个深情的吻。

    温然大脑有片刻的空白,回过神来,她没有推拒,而是温柔地回应,主动的张开小嘴,对他发出无声地邀请。

    空气里,蓦地染上暧昧。

    深情拥吻的两人,津液相融,气息相缠。

    直到怀里的人儿喘不过气来,墨修尘才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得到自由的温然大口喘气。

    墨修尘凝着她薰红的小脸,泛着迷离的眸子,身体某处一阵燥热,他眸光深了深,强压下想要索取更多的念头,搂着她,沙哑地问:“然然,饿吗?”

    温然双腿有些发软,刚才这个深情而狂热的吻,像是抽空了她的力气。

    此刻与他炙热的眸光相对,她心跳一声声地,狂乱得不受自己控制,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子,更不是不了解面前这个男人,从他的眼神里,就知道,他现在想做什么。

    她下意识地抿唇,唇瓣上,还有着属于他的气息。

    “然然!”

    耳畔,再次响起男人低哑的嗓音,比刚才更加魅惑,性感,他被她抿唇的动作诱惑了,体内燥热难当。

    温然迷离的眸子眨了眨,低低地说:“我不饿,可是,你的手臂。”

    墨修尘闻言,心头狂喜,原本搂在她腰间的大手蓦地收紧,温然胸前的柔软紧贴他胸口,突然的碰撞惹得她身子一颤,还未来得及再说什么,墨修尘已然低头,重新吻上了她的唇,“然然,我的手臂没事,只要不碰到就行了。”

    原本,他还觉得自己可以克制。

    可听她娇羞地说她不饿,还担心他的手臂时,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便当场瓦解,化身为狼,狂热而急迫地吻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