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903 越来越喜欢你

    “婷姐,你不舒服吗?”

    温然一抬眸,看见沈玉婷脸色苍白,好像一副受了打击的悲伤样,她蹙了蹙眉,声音带着关心之意。

    沈玉婷听着,却觉得讽刺。

    她放在身侧的手攥成了拳头,对上温然关切的眼神,忽然觉得她真虚伪,明知她也喜欢着修尘,并且喜欢修尘的时间不比她短,对修尘的爱,更不比她少,她现在分明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却假装关心她。

    “我没有不舒服。”她的声音有些生硬,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看向墨修尘:“修尘,恭喜你恢复记忆。”

    “嗯。”墨修尘头也没抬,目光一直停落在温然脸上,似乎别的人和事,统统与他无关,不过是看在顾恺的面子上,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表哥,你给修尘包扎吧,我先回去了。”沈玉婷再也待不下去。说完,不敢再多停留一秒,转身,脚步有些虚的走出了病房。

    *

    白筱筱和洛昊锋吃完粥,洛昊锋便送她回家。

    车子还没到白家,远远地,白筱筱就看见她家别墅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明亮的车灯照射下,车牌号清晰地映入眼帘。

    白筱筱眉心轻轻一蹙,放在面前的双手下意识地交叉在一起。

    “你在这里停车吧。”

    她的话出口,惹来身旁的洛昊锋眉心一蹙,他转头看她一眼,平静地说:“筱筱,到家门口再下车,也可以少走几步路。”

    白筱筱张了张嘴,没再说话。因为他们说话的时间里,车速并没有减少,此刻,距离孟柯的车,不过十米之距了。

    看见他们的车子驶近,停在路边的那辆车车门打开,孟柯从车里下来。

    洛昊锋眸子眯了眯,车子在离孟柯车两米之距的地方停下,他转眸,看着身旁的白筱筱,轻声说:“筱筱,我明天早上九点的航班,回b市,会忙一段时间,等我那边的事处理好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刚才,他有跟她说起,他要回去接手家族企业,并且,处理好他和齐美铃的关系。有了修尘昨晚说帮他的话,他现在又有了她在一起的念头。

    只不过,怕她不愿意等他,没敢直接的告诉她。

    白筱筱牵唇一笑,故作轻快地说:“祝你一路顺风,我明天就不去送你了。”

    b市是怎样的情况白筱筱不清楚,她也不知道,洛昊锋说的情况稳定,是指什么,她只知道一点,就是齐美铃现在,是以洛昊锋未婚妻的身份,住进了洛家的。

    如果他真的和齐美铃结婚,她也会祝福他。

    打开车门下车,白筱筱在关上车门的时候,对洛昊锋说了句:“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开车慢些。”

    说完,关上车门,朝两米之外,站在车前的孟柯走去。

    洛昊锋薄唇抿了抿,没有停留,直接倒车,绝尘而去。

    “你怎么在这里?”白筱筱走到孟柯面前,微笑地问。

    孟柯勾唇一笑,似乎并不介意她由前男友送回家,至少,面上看不出生气,他看着白筱筱的眼神温润而柔和,轻声解释:“你刚才电话里,说还没有回家,我不太放心,就来你家等你了。”

    白筱筱好笑地说:“你这是来我家等我,还是在家门外等我?”

    “呵呵,还真是不算去你家等啊,没办法,太晚了,我怕打扰伯母和伯父休息,被赶出来,那样多没面子。”孟柯幽默的回答,让白筱筱反而有些歉意了。

    她抿抿唇,“现在看到我了,你是进去打扰一下,还是放心地回家休息去?”

    孟柯眸光闪了闪,凝视着她漂亮的脸蛋,忽然叹息一声,幽幽地说:“筱筱,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白筱筱一怔,脸上的笑也跟着僵住。

    她们交往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一开始并不算男女朋友之间的交往,纯粹是从普通朋友做起的,只是偶尔地吃吃饭,看场电影。

    她在国外的这一个月,孟柯三五天会给她打个电话,问她在那边的情况,又告诉她他每天做些什么,或者讲讲有趣的事。

    都是他在主动。

    但是,他之前没有说过这样暧昧的话,此刻,他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让白筱筱有些无所适从。

    孟柯见她怔住,他眸光黯了黯,又恢复了笑容:“筱筱,我是不是吓到你了,你就当没听见好了,我不想把你吓跑,刚才,只是一时没有忍住,说出了心理话。”

    “孟柯,那个……”

    “什么也别说,你今天一定累坏了,赶紧回家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我再请你吃饭。”孟柯打断了白筱筱的话,他怕,她会说出他不想听的话来。

    白筱筱眨眨眼睛,还想说什么,孟柯却转身上了车,对她挥挥手:“快进去吧,g市降温了,明天还有雨,你穿得少,小心着凉。”

    “好,你路上小心。”白筱筱扯起一抹笑,也冲他摆摆手,转身,走到大门前,抬手按下密码。

    **

    康宁医院

    顾恺给墨修尘重新包扎好了伤口,又对温然说:“然然,你不用担心,修尘这只手臂废不了的,只是外面的嫩肉裂开了一点点,没有大碍。”

    “阿恺,你怎么这样说,我的手臂之前是没事,但现在很痛,你应该告诉然然,这段时间都要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墨修尘不满地睨一眼顾恺,转眸,对上温然的目光时,嘴角又忍不住泛起一抹笑,说不出的俊美迷人。

    顾恺做恶心状,“你流一点血就把然然吓成这样了,我要是说你这只手臂会废,然然还不让你在医院住个十天半月的。”

    他说完,抬眸看了眼温然那隐隐红肿的眼睛,又补充一句:“修尘,你既然恢复了记忆,就对我妹妹好一点,以后要是再惹她哭,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啊。”

    “谁打过谁,还不一定呢。”墨修尘不以为然地挑眉,他失忆的时候,阿恺和温锦没少趁机和他抢然然,现在,他恢复了记忆,是该他找他们算帐好不好,他还敢来挑衅,真是,怎么这么想不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