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948 是不是还怨我

    “然然,是江流给你打电话了吗?”

    沈玉婷一接起电话就问,语气里的焦急,毫不掩饰。

    温然把江流现在的地址告诉了她,沈玉婷原本焦急的语气变成了欣喜:“然然,我找你没错,江流不愿意接我电话,但他是愿意见你的。”

    听见这话,温然忍不住蹙眉:“婷姐,江流不愿见你,应该是太伤心的原因。”

    “然然,你说得对,是我伤了他。”沈玉婷的声音忽然又变得悲伤,让人听着心紧:“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不喜欢他,我之所以喜欢他,是因为他长着和修尘相似的一张脸,还举手投足间,有着三分修尘的气质。”

    温然眉心蹙得越发紧了一分,心里微微有些惊讶。

    她没料到沈玉婷会对她说这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沉默。

    沈玉婷似乎也不需要她回答,她内疚地说:“然然,对不起,我之前,对修尘有过想法。”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没放在心上。”

    温然抿抿唇,声音十分平静。

    她真的没必要放在心上,因为墨修尘只爱她一个人,对于其他女人,他根本不屑看一眼。

    从他们结婚之初,就如此,那时,墨修尘还没有爱上她,就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

    “然然,你可以陪我去见江流吗,我一个人,有些怕。”

    “我这会儿走不开,今天下午很忙。”

    温然想到墨修尘刚才的叮嘱,语气歉意地拒绝。

    “然然,你是不是还怪我,我之前会对修尘有想法,是因为你发过誓,这一辈子都不会和他在一起,那个时候,他和程佳在一起,我觉得,在我和程佳之间选择,你肯定愿意修尘和我在一起,而不是程佳。”

    沈玉婷像说绕口令一样的,把她的心事剖给温然听。

    温然心里有些烦燥,打断她的话说:“婷姐,你先去见江流吧。”

    “然然,你是不是在怨我?”

    沈玉婷似乎很在意这个,温然有些无奈:“婷姐,我没有怨你,你喜欢修尘,那是因为修尘优秀,不是你的错。而且,你和修尘也没有什么,我为什么要怨你。”

    “是啊,修尘一心一意地爱着你,你真幸福。我现在想挽回江流,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

    “有没有可能,要试过才知道。”

    “嗯,我先去见江流,然然,回头我再给你打电话。”沈玉婷见温然不愿意跟她一起去见江流,只好作罢。

    **

    温然不知道沈玉婷那天见江流的结果怎样。

    青风和青扬在沈玉婷到了后,就离开了,沈玉婷没有给温然回电话,告诉她结果,她也没有问,怕他们谈得不好,惹她难过。

    直到半月后,温然看见g市一家不错的化妆品公司的广告,代言人,竟然是江流。

    她惊愕了。

    之后一段时间,有关江流的报道陆续出现在各报刊杂志上,他以着英俊冷毅的气质迅速走红,成为许多女生追慕的对象。

    元旦前,温然和墨修尘出席郁&素化妆品公司的宴会,在宴会上看到了江流本人。

    他西装革领,气质冷峻,举手投足,颇有几分高贵优雅,惊了整个宴会。

    “墨总,前两天看见那个江流代言的广告,我乍一眼,还以为是您。”

    有商场上的客户好奇地说,还一边看向远处被璀璨水晶灯光映照下的江流,那英俊如雕刻般的眉眼,冷峻的气质,都让他凭添几分令人忍不住探究的深沉和神秘。

    墨修尘嘴角象征性的勾了勾,深邃的眸朝江流的方向投去一眼,只在他身上停顿了半秒便眉回,举起杯中的红酒浅啜一口,“郁&素从哪里把他挖出来的?”

    身旁,温然手机响,她对墨修尘指了指门口方向,快步出去外面接听电话。

    “喂,婷姐。”

    电话,是沈玉婷打来的,温然话音落,沈玉婷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来,沙哑而难过:“然然,我头好痛,好难受。”

    温然听得一怔,“婷姐,你在哪里?”

    “我在乡下义诊,这会儿,在房间里……”

    断续的声音,带着生病后的难受,还有三分孤独悲凄,在这样的夜晚,听得温然心里不忍,自那次之后,沈玉婷没有再给温然打过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电话,这一晃,已是两个月没有联系过了。

    她去乡下义诊,她自然不知道。

    “你是不是生病了,有没有发烧让同行的医生给你看看。”温然担忧的说。

    “然然,我想见江流。”

    沈玉婷的声音忽然渗进了哽咽,“然然,我不想活了,你知道吗,江流都不要我,他宁愿跟着一个老女人,都不愿意回到我身边。”

    “婷姐,你喝酒了?”

    这一次,温然听出了,沈玉婷的声音不仅是病态,难过和悲伤,还有几分醉意和哽咽。

    她脸色变了变,秀眉紧拧在一起。

    “我觉得,活着好痛苦。是不是,人死了,就真的能解脱了。”沈玉婷说话的时候,又喝了一口酒。

    温然担忧的说:“婷姐,你别乱想,别再喝酒了。”

    “我想见江流,然然,我想见他。”

    沈玉婷的哽咽变成了低泣,那声音悲伤入骨,温然想到此刻在宴会上的江流,“好,我去找他,你等着,我让他去见你。”

    温然虽然对沈玉婷心生芥蒂,但到底是她表姐,代替她陪了她哥哥和爸爸二十几年。

    她要的是江流,不是墨修尘,她可以尽自己的力帮她。总不能让她真的醉酒做傻事。

    “然然,没用的,江流那天说,他和我没有关系了。”沈玉婷越哭越伤心,“然然,你把他给我带来好吗?”

    电话里,除了沈玉婷的声音,还有酒瓶摔碎的声音,接着,是沈玉婷啊的一声低呼,温然心下一紧,连忙道:

    “婷姐,你等着,我现在就把江流给你带过去,你千万别做傻事,知道吗?”

    “我等着你。”

    沈玉婷说完,便直接把电话挂了。

    温然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皱了皱眉,转身打算进去找江流和墨修尘,一转身,正好江流从里面出来,看见他,温然眼睛一亮,几步到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