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989 一向不说谎

    沈玉婷身影孤独地站在寒风里。

    直到出租车消失在她视线里,再也看不见,她才抬头望着天空,唇瓣,紧紧地抿成一线。

    三天前,她和她母亲通过一个电话。

    知道了她出国,不是温然的意思。温然甚至都不知道。

    那是顾恺的安排。

    不知是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分外孤独,还是离开了g市,她心里的怨恨渐渐地平复了些。听见她妈妈说,那是顾恺的意思,还是为了她好,沈玉婷又忍不住,给顾恺打了一个电话。

    顾恺告诉她,她父亲已经转去了康宁医院。

    让她不要担心。

    那个电话,总共不过三分钟,可给她的感觉,却和从前一般的温暖。听见她咳嗽,顾恺问她是不是感冒,让她一个人在外照顾好自己。甚至,得知她现在住的公寓比较偏僻,还让他在这个城市的朋友另外给她租了一套房子,让她这几天内搬过去。

    对于修尘和然然,顾恺只字未提。

    沈玉婷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让对方来给她搬家。

    结束通话,她犹豫了许久,又分别编辑两条短信发出去。

    **

    g市。

    顾恺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的时候,他正和温锦一起吃晚饭。

    今晚下班早一些,正好温锦给他打电话,说他在意品轩,让他过来。

    “阿恺,墨修尘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温锦端起杯子优雅地喝了一口水,身子懒洋洋地靠进椅子里。

    听见他的话,顾恺点头。因为嘴里刚塞进食物,他咽下后,才回答:“修尘也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让我明天别去上班,不仅是我,还有我爸。”

    “他也通知了你,我就放心了。”

    温锦调侃地说。

    “你知道他什么事?”顾恺好奇地问。

    温锦茫然地摇头,“我要是知道,就不给你打电话了。”

    他下午接到墨修尘的电话,说明天有事,让他把时间安排好,还不许他告诉然然。

    温锦不知道墨修尘搞什么鬼,而且,墨修尘神秘兮兮地,也不告诉他是什么事,只是说,明天上午会派人去公司接他。

    好像他自己不会开车似的。

    顾恺眯了眯眼,又勾唇笑道:“我听然然说,修尘那家伙这一段时间都神神秘秘地,经常把她一个人丢下,单独行动。”

    “单独行动?”

    温锦眉宇间泛起几分疑惑。

    顾恺挑眉,“对啊,上次然然是这样说的,不过,我这段时间忙,不知道修尘在做些什么,其实不用猜,也知道一定和然然有关。”

    温锦扯起嘴角笑了笑:“你倒是了解墨修尘,他应该是给然然惊喜之类的。看来,还是瞒着所有人,我忽然对他这个惊喜很好奇了,不知道,他有没有通知阿锋和阿牧他们。”

    “这还不简单,我打个电话问问。”

    顾恺话落,立即放下筷子,掏出手机给覃牧打电话。

    温锦则是拿起筷子,夹起离自己最近的海鲜喂进嘴里,边吃,边看着他拨打电话。

    手机响了好几声,才接起,覃牧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喂,阿恺。”

    “阿牧,你在机场?”

    顾恺墨玉的眸子眯了眯,他听见电话那头好像有广播声,只不过,声音比较小,没听清楚。

    “嗯,我刚到机场,还没进去。修尘打电话,让我明天去g市,说是很重要的事,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覃牧此刻在f市的机场,临近放假,最是忙碌。

    他都快成空中飞人了。

    顾恺哈哈大笑,“我不知道什么事,修尘不只是通知了你一个人,也通知了我和阿锦,肯定阿锋也会回来,你几点的航班,到时我去接你。”

    “我在f市,十一点到g市。”

    “十一点……行,我去接你。”

    顾恺很仗义地承诺,他这个电话也是打得即时。

    和覃牧通完电话,顾恺把手机放到桌上,“不用给阿锋打了,肯定少不了他,阿牧今晚就回来,十一点到机场,你要不要一起去接他?”

    温锦笑笑:“没问题。”

    **

    郊区别墅二楼主卧室。

    柔暖的水晶灯光倾泻而下,温柔地照射在沙发里,穿着睡袍,怀抱抱枕的女子身上。

    她白皙如玉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一层清润光泽,气息慵懒淡雅,远远看去,犹如一副美好的画卷。

    液晶屏幕上播放着那天记者会的现场,她眸光有些痴然地凝视着屏幕上的男人,不论是他英俊的眉宇,还是温柔的眼神,亦或者,是他低沉磁性的嗓音,都让她的心,为之悸动。

    “然然,怎么又看这个?”

    浴室的门打开,墨修尘身着和她同款系的睡袍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长臂一捞,直接把她捞进怀里。

    “没什么好看的,就看你了。”

    温然语带调侃地答,话落,又眯起眼,仔细地打量他。

    墨修尘唇边勾起一抹宠溺地笑,大掌抚过她柔顺的发丝,“看什么?”

    “看你本人帅,还是电视里的帅啊。”

    “不用看了,都帅。”墨修尘看似漫不经心地话语,实则骄傲到了极致。温然被他的话逗得咯咯直笑,“修尘,你什么时候能谦虚一点。”

    墨修尘挑眉:“我一向不说谎。”

    温然拿起摇控器,调到别的台,墨修尘笑着夺过摇控器,直接把电视给她关了,扣住她脑袋,霸道地索吻。

    “修尘,我还有事……”

    温然笑着推他,墨修尘直吻到她气喘吁吁,才放开。

    今晚陪她吃过晚饭,墨修尘接到电话,又出去了一趟。

    他强自压下体内的燥热,凝着她因刚才那吻而薰红的脸颊,笑着说:“然然,你说完,我们再继续。”

    温然嗔他一眼,暗自平息被他扰乱的心跳。

    过了片刻,才说:“上次我告诉你,傅经义让黎恩调查曈曈的亲生父亲,你还记得吧。”

    墨修尘点头,温和地道:“嗯,你上次说过,难道,那个叫黎恩的男人查出来了白一一女儿的亲生父亲是谁?”

    温然郁闷地蹙眉,“他告诉我说,有线索……”

    把下午和黎恩的对话也讲了一遍,温然问墨修尘:“修尘,你说,黎恩为什么会那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