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991 婚礼(二)

    墨修尘抱着盒子走到门口,落了锁,才回来。

    温然看着他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件洁白的婚纱,一颗颗钻石光芒璀璨地镶钳在婚纱上,幸福的味道扑面而来。

    尽管刚才,她自己已经猜到了,但亲眼看见他拿出婚纱,她心里的喜悦,还是排山倒海般,几乎将她淹没。

    墨修尘笑意盈盈地看着她,“然然,我先帮你把衣服换了。”

    “好。”

    此时此刻,温然除了说好,实在找不到别的用词。

    她一颗心溢满了感动,连思考,都有些混乱了。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在墨修尘的帮忙下,她穿上婚纱,看着镜子里的女子,温然自己都惊艳得说不出话来。

    墨修尘有片刻的呆愣,深眸定定地注视着她。

    他一直知道,他的然然很美,穿上婚纱的样子,会更美。可是,亲眼看见她穿上这件请国外著名设计师为她定做的婚纱,他才知道,他的然然远比他想像的,还要美。

    他真有种把她立即带走的冲动。

    “然然,我真的后悔了。”

    半晌,他喃喃地说出一句。

    温然看着他眼里的缱绻爱意,脸蛋不自禁地泛起了红晕,“人靠衣装啊,是婚纱漂亮。”

    “这么美丽的新娘,我当初怎么会只领个证,那么的委屈你。然然,还好,我有机会重新给你一个婚礼。”

    墨修尘把她拥进怀里,他心里的情绪无法用言语表达,其实,即便给然然一个婚礼,他也觉得,没有弥补她什么。

    “我没觉得委屈。”

    温然在他怀里轻轻地说。

    当初,他们对彼此,都没有感情,那样简单的领个证,是最好的。

    若是举行婚礼,度蜜月什么的,反而觉得尴尬。况且,她那时的境况,也不允许。

    墨修尘应该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的,所以,他那时尽可能的给她自由,让她打理温氏药厂的事。

    他轻轻放开她,又弯腰,从旁边的小盒子里,拿出一根钻石项链给她带上,接着,是耳环。

    最后,连鞋子,也亲手给她穿上。

    温然像个公主般,享受着墨修尘的服务,眉眼间的幸福浓得化不开。

    “然然,喜欢吗?”

    墨修尘把她转向镜子,双手扶着她的肩,半弯着腰,和她一起看着镜子里。

    温然笑着点头:“喜欢。”

    她怎么能不喜欢呢,但凡是他买的东西,别说是这样独一无二的,就算是地摊上买来的,她也会喜欢。

    “那,我们出去吧,阿恺他们肯定等急了。”

    若非怕她把的妆弄花,一会儿补妆麻烦,墨修尘真想好好的吻个够,再带她出去。

    酒店顶楼的大厅里。

    顾恺,温锦,覃牧,洛昊锋,墨子轩,还有李倩的老公陈斌,几人同坐一桌。

    除了他们,今天来的,还有社会各界人士,从商场客户,到政府官员,全部都是昨晚才收到的请柬,但收到请柬的人,无一缺席。

    至于媒体记者,则是一个小时前,才接到通知,从四面八方赶来。偌大的大厅里,此刻亦是热闹非凡。

    “墨总和墨太太的相片好独特。”

    有记者参观着婚礼大厅,不像别的婚礼,相片都是用的婚纱照。而墨修尘和温然则是用的生活照。

    他们一共也没有拍多少照片,主要是巴厘岛度假时拍的,还有那次去乡下别墅摘樱桃时拍的,以及,两张温然熟睡中的样子,那是墨修尘前几天才拍的。

    可是,这样的相片,却让人深深地感动,一下子把他们高高在上的身份,给变得亲切,让人感觉,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也是如平常夫妻一样,过着平淡的幸福日子。

    “我猜,墨总是不是没告诉墨太太这个婚礼,前些天的记者会,墨总都没有透露。”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也许是墨总想给墨太太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拍婚纱照。”

    “这样是给我们惊喜啊,不知道墨太太穿婚纱的样子,会多美!”

    顾恺等人听着不远处那几个记者的小声议论,切了一声,说:“修尘那家伙的嘴可真严,婚礼这么大的事,他居然都不告诉我们一声,阿锦,一会儿要不要为难为难他。”

    “你确定是为难墨修尘,不是为难然然?”温锦笑问。

    “我当然不会为难然然。”

    顾恺看了眼门口方向,修尘怎么还不把然然带来。

    “他没有告诉我们,我们不随份子钱就行了。”洛昊锋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大手把玩着面前的杯子。

    覃牧呵呵一笑,说:“修尘也不会在意你的份子钱,不如来点实际的,咱们一会儿把他灌醉。阿恺,修尘现在能喝酒了吗?”

    顾恺挑眉,觉得覃牧这个主意似乎最好,“能,他有什么不能喝酒的,平时不能喝,今天这种重要的日子,他还能不喝?”

    几人正说着话,门口方向传来惊呼声,温锦和顾恺面向门口方向,一抬头就看见出现在那里的温然。

    温锦眸底闪过一抹惊艳,目光定住在那美丽高贵的女子身上,心里久违的情绪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放在桌上的手暗自紧了紧,眉宇间绽放出欣慰的笑。

    顾恺亦是惊艳又欣喜地看着温然,心里满满地骄傲,穿上婚纱的然然,和平时判若两人,更让清清楚楚的体会到,然然长大了,已经是他好兄弟的妻子了。

    覃牧刚要伸手去端杯子,在回头看见温然时,他僵在中途的手忘了收回,那漆黑的眸子里,倾刻间数种情绪变幻。

    ……

    温然身边的人,并非是墨修尘,而是她父亲顾岩。

    墨修尘从另一扇门进来,俊毅挺拔的身影,站在红毯这一端。隔着红毯,与门口的女子深情凝视。

    婚礼进行曲响起,全场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聚在门口,站在红毯一端的女子身上。

    那样的美,真的是惊艳了所有人。

    温然视线从墨修尘身上移开,看向大厅里,越过满堂宾客,扫过所有的相片。钻入鼻翼的气息,带着她这段日子无比熟悉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