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1125 今晚住我家

    “墨总?”

    米沁被墨修尘一拉,不得不站起了身,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墨修尘狭长的眸定定地看着米沁,沉声说:“我当初娶温然的时候,和她没有感情,现在,她先提出离婚,还当着我的面,向我好兄弟求婚,米沁,你要是想嫁人,又愿意赌一赌的话,可以嫁给我。”

    “墨总,这怎么行?”

    米沁眼睛圆睁地看着墨修尘,显然受惊不小。

    何止是她,一旁的白筱筱和白一一也是惊愕地睁大眼,完全不明白怎么会演变成了这样。

    “没什么行不行的,你不用担心什么。”

    “是的,米小姐,你不用顾虑我,我和墨修尘已经结束了,他和谁在一起,都和我没有关系。”病床上,温然清冷开口。

    米沁脸上泛起一层红晕,被墨修尘这样抓着手腕,强势求婚,是她做梦都不敢想,却又日思夜盼这一天成真的画面。

    白筱筱看看温然,又看看墨修尘,质问道:“你怎么能这样对待然然。”

    “我怎么对她了,她自己都说了不在乎的。”

    墨修尘还紧抓着米沁的手腕,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的怒气,他捏得很重,特别是转头看向温然,见她正温和地看着覃牧,他薄唇紧紧地抿起,手上的力度,就越发的重了。

    米沁下意识地蹙眉,却没敢出声喊痛。

    墨修尘完全不知道自己把她的手腕捏得青紫一片,在盯着温然和覃牧看了几秒之后,对米沁说:“跟我走。”

    话落,也不管米沁答不答就,拉着她就大步出了病房。

    听着走廊里的脚步声远去,温然垂下眼眸,红唇轻轻抿起。

    “然然,先把泪擦了。”

    覃牧看着她滚落眼眶的泪水,心骤然一紧,伸手抽出桌上的纸巾递给她。

    “对不起。”

    温然抬眸,接过他手里的纸巾,内疚地道歉。

    覃牧温和地说:“只要能早点救出陌陌,这些都不重要。”

    “你怎么会和修尘一起来医院的?”

    温然擦了泪,轻声问。

    “我在门口碰到他的,是阿恺给他打的电话,说米沁来了医院看你。”

    “不知道陌陌现在怎么样了,这样真的行吗?”

    温然很担心,他们怀疑米沁是程佳,可是,现在没有证据证明米沁就是程佳,有关他们的信息太少。

    再者,陌陌在程佳手里,他们只希望用最快的速度,最安全的方法,把陌陌救回来。

    无疑,接近程佳,是比较好的办法。

    今天陆之洐告诉墨修尘,陌陌不知道又被他们转移到了哪里,从童诗诗死后,所有的线索就断了。

    “然然,一定行的,如果米沁是程佳,她的软肋就是墨修尘,他一定有办法让她说出陌陌在哪里。”

    白筱筱连忙安慰温然。

    “她会不会怀疑啊。”白一一有些不放心。

    “她不会,剧本就是按她想的演的,她只会暗自窃喜。”覃牧眉宇间起一分坚定。

    墨修尘把米沁拉进电梯,松开她的手,沉默地没有说话。

    米沁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站在他身旁。

    电梯到一楼,墨修尘大步走出电梯,似乎忘了被他拉出病房来的米沁,迈着修长的双腿,大步走向门口。

    “墨总,等一下。”

    米沁皱了皱眉,叫住墨修尘。

    墨修尘高大的身影在大厅里停下来,转头,对走上来的“米小姐,你不用急着拒绝我,你可以考虑考虑再回答。”

    米沁抿抿唇,抬眼对上墨修尘冷漠的眼神,轻声说:“我答应你,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你不问问赫总吗?”墨修尘眼里闪过一丝微愕,疑惑地问。

    “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他没有关系。”米沁的声音有些冷硬。

    墨修尘凝眉想了想,“既然你答应,那今晚就住我家吧,我现在有事要回公司一趟,明天,我们去领证。”

    “住你家?”

    “嗯,你先熟悉一下环境。”墨修尘说得云淡风轻,结婚这种大事,他却一而再的轻易决定。

    米沁原本有些怀疑,但想到墨修尘和温然当初也是这么轻易领证的,刚才又受了温然和覃牧的刺激,于是冲动地选择了她。

    她心里的喜悦再次涌上来,冲散了理智,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好吧。”

    “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去公司。”墨修尘说完,转身就走。

    米沁抬手摸了摸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脏处,快步跟着墨修尘走出医院,来到停车场。

    墨修尘虽然冷漠,但他想对谁好,就会收起他的冷漠。尽管他和米沁没有感情,求了婚,对她就多了一丝温度。

    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米小姐,上车吧。”

    米沁看着他打开的车门,“我坐前面吧,坐后面,有种让墨总当司机的感觉。”

    “前面以前温然坐的,等我明天让人把车洗一遍,以后你再坐。”

    墨修尘毫不迟疑地解释,这话听在米沁耳里,不免又一阵心花怒放,暗自嘲笑,温然,你也有今天,墨修尘觉得你脏,要洗了车,才让我坐。

    她说了声谢谢,弯腰坐进车里。

    墨修尘关上车门,绕过车身,坐进主驾座里。

    转头对米沁说了声“系上安全带吧。”然后,发动车子,驶上车道。

    米沁坐在后排,眸光看着前方,眼角余光却一直关注着墨修尘。

    安静的车厢里,墨修尘很专注地开着车,不时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排的米沁,“米沁,我不喜欢两地分居,结婚后,你就别再回d国了,留在g市,要是想工作,你就进昊宸上班,不想工作,就在家里歇着。”

    车子驶到一半时,墨修尘淡淡地开口,低沉的嗓音打破车内的寂静。

    米沁正在想心事,听见他的话,先是茫然的眨了眨眼,在大脑里过滤了一遍,才轻声应:“好。”

    阿斯顿驶到郊区别墅,墨修尘没有把车驶进别墅,而是停在别墅外,下车,领着米沁进别墅。

    “大少爷,这位是?”

    张妈和刘伯迎了上来,看到和他在一起的米沁,齐齐惊了惊。要知道,他们大少爷可是很少带女人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