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你也喜欢我吗

    吃完午饭,两人从餐厅出来,一起走到停车场。

    可能是刚才这顿午餐吃得很愉快,顾恺绅士的给白一一打开车门,白一一不太情愿地说了声‘谢谢’,弯腰坐进车里。

    后面,某辆面包车里,有人对着顾恺和白一一连拍下几张相片。

    顾恺像是感觉到什么,忽然转头看去,停车场里一个人也没有,他眉峰蹙了蹙,关上车门,绕过车身,坐进主驾座里。

    “你有没有发现,好像有人。”

    顾恺上了车,并没有立即系安全带,而是侧身,问旁边的白一一。

    “什么意思,没有人难道还有鬼吗?”白一一以为顾恺又哪根神经不对了。

    顾恺皱眉,一本正经地说:“我感觉,刚才有人在我们后面,可停车场里,一个人也没有,真是见鬼了。”

    白一一配合地颤了颤身子,双手环胸:“顾恺,大白天的你别吓我,我胆子小,真要有什么跟着,那一定是人,不是鬼,而且,一定是女人。”

    “为什么?”

    顾恺还在看车窗外,听见她的话,只是随口一问。

    “因为你顾大医生长得帅,那些女人都爱慕你。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

    白一一说到这里,想起了那天在商场咖啡厅碰到卫静姗的事,眼里染进了笑意。

    顾恺收回视线,看着她带笑的眼眸,嘴角也微微勾笑,“什么秘密?”

    “我忘了具体是哪一天了,我在商场碰到过方芷薇,她请我喝咖啡,跟我说了一些话。”

    顾恺白她一眼,变脸跟变天一样,顿时就阴了下来,“方芷薇也是秘密,白一一,你傻了吧。”

    方芷薇能跟白一一说些什么,他不感兴趣。

    “你听我说完啊,不是方芷薇是秘密,我这只是一个开头。”白一一心情极好,“我不是要告诉你,方芷薇说了什么,而是要告诉你,你那个实习生,叫卫什么来着?”

    “卫静姗。”

    顾恺眸底闪过一丝疑惑,脸上神色微缓,眸光淡淡地看着她。不知她提到卫静姗,是要说什么。

    白一一点头,笑眯眯地说:“对,就是卫静姗,我听说,她暗恋你。”

    “方芷薇说的?”

    顾恺皱眉,卫静姗只是实习生而已。

    “不只是方芷薇说的啊,我亲眼所见的,你那个实习生性格很活泼吧,我要是说了,你肯定会认为我把她想得太坏。”

    “你要说就赶紧说,不说就算了。”

    顾恺见白一一说到一半,又不想说的样子,不悦地皱起眉头。

    “卫静姗故意在方芷薇面前,说我那天去找你,还说我给你打电话,她接了,忘了告诉你,问你那天晚上有没有去找我。我当时就觉得,卫静姗的活泼可爱是装的。”

    白一一撇撇嘴,想起卫静姗那笑容,她又蹙了蹙眉,“后来,方芷薇告诉我,卫静姗喜欢你。你放心,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远离卫静姗,只是让你知道,你的魅力那么大。你下次再找人演戏,可以找你身边的人。”

    “我魅力真的很大?”

    顾恺挑眉,眼里笑意晕染开来。

    白一一点头,“当然真的,人家卫静姗只是在学校见了你一面,就被你俘获了芳心。”

    不在她和方芷薇之间挑拨离间。

    “那你也喜欢我吗?”顾恺忽然身子前倾,英俊的五官在白一一面前放大,吓得她身子一颤,本能的后仰。

    “你别吓我,开车吧。”

    白一一瞪他一眼,转开有人,看向别处。

    顾恺盯着她,见她神色淡漠,刚才真的只是被他吓住,并没有半丝异样,他心里,竟然划过一丝失落。

    薄唇微抿,顾恺坐正身子,开车。

    ***

    看着顾恺的迈巴赫离开,面包车里的女人满意地放下相机,掏出手机,接听电话。

    “拍到相片了吗?”

    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拍到了,亲爱的,谢谢你提供的线索,凭着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明天的独家一定火爆。”

    “呵呵,你要是升了主编,可记得请我吃饭。”

    “升职哪里那么容易,不过,明天的独家一出来,那些老记者就不敢再用轻蔑的眼神看我了。”

    女人想到这个,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嗯,你文采那么好,明天的独家可一定要写火爆一点。”

    “亲爱的,你就等明天看报纸吧。”

    ***

    青风把安琳接回来的时候,那四个小宝贝刚好全都睡了。

    温然带着安琳到婴儿房转了一圈,回到主卧室,泡了花茶,两人坐在沙发里聊天。

    “安琳,你要是困的话,就先睡一觉吧。”见安琳气色不太好,温然关心地说。

    安琳摇头,她虽然系着一条丝巾,但颈项,依稀也能看见吻痕,可想而知,昨晚覃牧和她,是有多激烈。

    “然然,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矫情。我那么喜欢阿牧,经过昨晚的事,我本来应该欢天喜地接受他,或者哭着让他负责的。可现在,我却说服不了自己。”

    安琳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眉眼间,有着难以掩饰的矛盾。

    “不,你不是矫情,安琳,你是太善良了。”

    温然轻笑,不想让话题变得沉重,她故作轻快地说:“我也觉得,你该欢天喜地的接受,覃牧多好的人啊,他既然说对你负责,那这一辈子,他都会对你好。”

    “一辈子。”

    安琳喃喃地重复她的话。

    温然点头,柔声道:“对啊,你想想,你那么喜欢他,之前还跟他告白,你不想和他共度一生吗?”

    “然然,如果阿牧也喜欢我,我当然愿意跟他共度一生。可是,他并不喜欢我,为了责任,才和我在一起。以后几十年的人生里,这会成为我心里最大的痛楚。”

    安琳垂眸,难过地说,“我做不到,只要一想起他是因为责任才和我在一起,他对我没有半丝男女之间的感情,我心里就像被人用刀子割着一般的难受。”

    “安琳,覃牧会喜欢上你的。”

    “我是怕,就算将来他真的说喜欢我,我也无法让自己相信。”

    安琳眼里泛起一丝悲哀,虽人无法体会她这种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