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 阿恺上火

    顾恺忍不住皱眉。

    他当然懂墨修尘话语里的‘关心’,是什么意思。

    他心里恨恨地想着,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可别落在他手里。

    客厅里,温然正在接听电话,墨修尘和顾恺在玄关处,就听见她的声音:“晓茶,你既然问我,就说明你还是想管张明辉的,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做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告诉我……”

    看见他们进来,温然结束了通话。

    “哥,你嘴怎么了?”不是温然眼尖,而是顾恺嘴唇破得十分明显,只要不是太高度的近视,都能看见的。

    听见她的话,墨修尘立即笑了。

    迈开长腿来到温然面前,意味深长地说;“然然,阿恺上火,所以嘴唇破了,那几个小家伙呢?”

    温然看着墨修尘的笑容,眸子闪了闪,瞬间明白了什么的恍然一笑。

    顾恺横了墨修尘一眼,也问道,“然然,瞳瞳还在这里吗?”

    “嗯,一一还没来接她,哥,你没有和一一一起回来吗?”

    温然面上挂着灿烂的笑,眸光晶亮地盯着顾恺被咬破的嘴唇,看来,她哥哥是占人家便宜了。

    顾恺脸色有些难看,说起白一一,不由得语气生硬,“她没有回来。”

    “哥,你和一一吵架了?”温然上前两步,歪了脑袋,眯起眼睛探究地看着顾恺,似乎要从他那张英俊的脸庞上发现些什么。

    顾恺吐出一口郁气,走到沙发前坐下,郁闷地靠在沙发里,“她说,过了年她要离开g市,把瞳瞳留给我。”

    温然诧异地眨了眨眼,被墨修尘拉到沙发里坐下,疑惑地问:“哥,一一为什么要离开g市,是不是因为她妈妈,你要是不想她离开,就好好的跟她谈一谈啊,再骄傲下去,你把我嫂子都弄没了。”

    “然然说得对。”

    墨修尘长臂揽过温然肩头,一副无条件支持温然的表情。

    顾恺皱起眉头,“我跟她谈什么,真不知道她脑子里怎么想的。我不追究当年的事,还不够吗?”

    “够什么?”温然明知故问。

    “阿恺,你太不了解女人了,白一一要的不仅仅是你不追究她妈妈的责任,她要的是你的表态。”

    墨修尘直摇头,鄙视顾恺在感情上的愚蠢。

    “你了解女人?”顾恺不悦地反问,忽然想到什么,眸子一眯,“对了,那天打电话的时候,你旁边说话的女人是谁,我一问,你就挂了电话。”

    “秘书。”

    墨修尘简洁地解释。

    “那你挂电话做什么?”

    “阿恺,你别转移话题,现在说的是你和白一一,我当时挂电话,是因为关注那个帖子的进展。”墨修尘垂眸看着温然,“然然,你别听阿恺胡说八道。”

    “我没有啊。”温然笑笑。

    她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一一打来的,哥,你接吗?”温然看到来电显示,笑着询问顾恺。

    顾恺想也不想,便接过手机,按下接听键。

    他的不出声,让电话那头的白一一以为,接电话的人是温然,“然然,我晚些时候再回去,你让瞳瞳先在你家吃晚饭,要是她困,就让在你家先睡觉吧。”

    “你在哪里?”

    顾恺听到白一一的话,俊眉顿时一拧,沉郁地问。

    “怎么是你?”白一一的声音惊讶的传来,顿了下,才回答,“我有事在外面,既然你在那里,就把瞳瞳接你家吧。”

    “在哪里?”

    顾恺坚持要知道她现在哪里。

    电话那头,白一一有些生气,“我在哪里不关你的事,我先挂了。”

    “白……”

    顾恺的话刚出口,电话已经被挂掉。

    他眼底有怒意凝聚,捏着手机的力度加重了几分,一旁,温然轻声说:“哥,一一肯定是有事,你别生气。”

    白一一是在商场打的电话。

    她那会儿上了出租车,不想回家,就来了商场。

    挂了电话之后,一个人逛了没多大一会儿,心情一直烦燥得平静不下来,白一一推着推车来到收银台,才发现,自己买的全是肉。

    她懊恼地骂了一句,挑选的物品一样没要,空着手就走出了通道。

    心不在焉乘电梯到一楼,走出商场,听见有人在身后喊她,白一一回头看去,发现是张思铭。

    他手里提着两个袋子,快步来到她面前,关心地问,“一一,这大雪天的,你怎么穿这么少。”

    白一一眸光扫过他手中的袋子,淡淡地说,“没事,不冷。”

    “一一,你是自己开车来的吗?”张思铭看了眼停车场方向,温和的问。

    白一一眸子闪了闪,“没有,我打车来的。”

    “那我送你回去吧,下雪天,打车不方便,也不安全,我的车在那边。”

    听说她没有开车,张思铭心里一喜,面上露出温和的笑,提着袋子的手指着左边停车场。

    “不用,我自己打车,很方便的。”

    “一一,我正好有事跟你说,走吧,我送你回家。”张思铭说完,率先迈步,白一一蹙了蹙眉,抬步跟上去。

    张思铭走得慢,特意等着她,然后和她并肩,“那件案子快开庭了……”

    两人说着话,白一一并没有看见,不远处的车道上,一辆迈巴赫从远处驶近,主驾座里的男人透过车窗,看见她和张思铭一起时,眼底染上怒意。

    脚下油门一踩,迈巴赫又急驰而去。

    “一一,你家住在哪里?”车子驶了一段路程,张思铭才想起来问白一一的家。

    白一一略微一犹豫,说出了住址。

    “一一,那里是别墅群,你住在那里?”

    张思铭在g市待了几个月,对那个豪华别墅区,他还是知晓的。

    听说白一一住那里,他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心里刹那时便闪过多种想法。

    白一一把他的惊讶和疑惑看在眼里,淡声说:“我也是租的,因为郊区清静些,瞳瞳喜欢那里。”

    “一一,我没有别的意思,古有孟母三迁,你为瞳瞳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这说明,你是一个妈妈。”张思铭听到白一一的解释,立即又笑着说。

    白一一眨了眨眼,不解道:“你能有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刚才以为我被包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