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2章 我可没教

    “妈,我只是说说,你别生气。”

    白一一嘴里在道歉,眼里却带着笑。

    白玉勤横她一眼,“我还是觉得,你和阿恺应该早点结婚,等过两天然然她们回来,顾院长请吃饭的时候,我一定要跟他商量商量你们的婚事。”

    “妈,你可别。”

    白一一有些后悔告诉妈妈,顾院长要请她吃饭的事。

    怕她到时真的提起婚事,她犹豫了下,只好如实告诉她,“妈,你前段日子虽然在乡下,g市发生的事,你不也知道的吗?”

    “你指什么事?”

    白玉勤眼神关切地看着白一一,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方教授的死。

    “前段时间,阿恺医院那个实习生,以我的名义给方芷薇寄相片和信,正好方芷薇的父亲方教授看到信,受刺激发病,结果去世了。”

    “一一?”

    白玉勤脸色变了变,惊愕地看着白一一

    她前段时间虽一直沉浸在对往事的追悔中,但也有关注g事,因此看到了那个帖子。

    白一一轻声说,“方芷薇因为他父亲的死,怨恨着我和阿恺,不仅如此,她可能因为悲伤过度,又加上放不下阿恺,如今患了抑郁症。除夕那晚上,她还差点跳楼。”

    “那现在呢?”

    白玉勤脸上浮现惊讶。

    “其实,今天下午她还给阿恺打过电话,让阿恺去机场接她,不过被阿恺拒绝了。她抑郁症一天不好,就有可能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听到这里,白玉勤若是再不知道女儿的心思,那她就不是白一一的母亲了。

    “一一,如果你是想等方芷薇的抑郁症消除,等她放下了阿恺,才和阿恺结婚的话,我不同意。”

    “妈。”

    白一一神色复杂地看着白玉勤。

    白玉勤敛了神色,态度坚定:“一一,方芷薇和阿恺是交往过,但他们早就分手了的。就算她父亲的死,是因为看了相片和信,那也不能怪到你头上,要恨,她也该恨那个什么实习生。”

    “妈,方芷薇只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爱上不该爱的人,痛苦也该她自己承受,不能因为她放不下,你就要放弃自己的幸福,万全她的爱情。如果阿恺爱的人是她就算了,可现在,阿恺爱的人是你,一一,你可不能犯傻。”

    “我又没说,要成全她和阿恺。”白一一皱眉。

    “你现在没有,那是因为你和阿恺在一起的事,方芷薇还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你们在了一起,以着她对阿恺的感情,和她现在有抑郁症护体,指不定做出什么威胁你们分开,让阿恺和她结婚的事来。”

    白玉勤的话,让白一一眉心拧得更紧了,她心里其实也有着担忧,知道她妈妈的话,不是绝对不可能。

    但潜意识里,她愿意相信人性本善,方芷薇只是伤害自己,并没有伤害旁人。也许,在大家的帮助下,方芷薇会走出来的。

    “妈,别说得那么严重,然然她们在很努力的帮助方芷薇,我觉得方芷薇不是多坏的女人,她只是太爱阿恺了。也许,等她想通了,她就放下了。”

    “一一,你不该把所有的都想得那么善良,人都是自私的你爱阿恺,不仅不能把他让给别的女人,还不能让他和方芷薇走得太近。”

    ***

    楼下,顾恺陪着瞳瞳看完了一个故事,看了看时间,柔声道:“瞳瞳,爸爸陪你回房,给你洗澡,然后陪着你睡觉好不好?”

    “爸爸陪瞳瞳一起睡。”

    瞳瞳搂着顾恺的脖子,笑容甜美可爱。

    “好。”

    顾恺和她抵了抵头,笑着答应。

    瞳瞳立即开心地叫:“妈妈也一起睡。”

    她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觉觉,她睡中间,爸爸和妈妈睡两边。

    顾恺却因为她的话而眸子闪烁了下,抱着她起身,走出沙发,“瞳瞳,外婆生病了,妈妈要陪着外婆,爸爸陪着你。”

    “好吧。”

    瞳瞳犹豫了下,虽然有点小小的失落,还是乖巧的答应。

    顾恺抱着瞳瞳回到她的房间,刚给她放了洗澡水,白一一就进来了。

    瞳瞳一见到白一一,立即开心地喊,“妈妈,陪瞳瞳一起洗澡。”

    “瞳瞳,你是让妈妈给你洗澡吗?”

    白一一笑眯眯地走进浴室,让顾恺让开,她上前帮瞳瞳脱衣服。

    “瞳瞳,既然妈妈来了,那爸爸去外面,让妈妈给你洗好不好?”

    “不好。”

    顾恺的话音落,瞳瞳不加犹豫的拒绝,顾恺闻言好笑地问:“瞳瞳不让妈妈帮你洗吗?”

    “爸爸帮瞳瞳和妈妈一起洗。”

    瞳瞳的小脑袋瓜里不知想了些什么,白一一听见她的话,猛地就咳嗽了起来。

    顾恺嘴角勾笑,转眸看向咳嗽的白一一,大手伸到她后背,替她拍了两下,“别激动。”

    他的话,换来白一一的瞪眼。

    “你都怎么教瞳瞳的?”白一一觉得,瞳瞳是跟顾恺在一起,才说话越来越惊人的。

    顾恺很无辜地皱眉,“一一,你可不能冤枉我,我没有这样教瞳瞳,是瞳瞳自己想跟你一起洗澡。”

    “爸爸没教我。”

    瞳瞳见妈妈冤枉了爸爸,也忙跟爸爸解释。

    说完,她又咯咯地笑道:“妈妈,瞳瞳想跟你一起洗澡。”

    “妈妈帮你洗。”白一一看了顾恺一眼,示意他出去,经过下午那样亲密的事后,她没法让自己正常地跟他讨论洗澡这个问题。

    何况,瞳瞳说的,是让顾恺帮她们洗。

    她脑补了一下那样的画面,顿时脸蛋发热。

    顾恺见她双颊泛起了一层红晕,他眸光不由得也深了深,想到下午那场淋漓尽致的缠绵,喉咙处又觉得一阵发干。

    “你怎么还不出去?”

    感觉到变得炙热的目光,白一一瞪他一眼,故意不悦的催促。

    顾恺哈哈一笑,倾身,附在她耳边,以只有她听得见的声音说:“我去你房间等你。”

    “你回家去吧,我有些累,想早点睡觉。“

    白一一不加思索地拒绝了顾恺等她的提议,就那么一句话,已经让她心跳很不争气的乱了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