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9章 你说女人很麻烦?

    白一一惊讶地看着瞳瞳,小丫头目光清亮的看着墓碑上的奶奶,清甜糯软的声音在寂静的墓园,分明清晰。

    “奶奶,我是瞳瞳,是爸爸和妈妈的宝贝。”

    顾恺和白一一就那样安静的听着瞳瞳用她那稚嫩的嗓音和她奶奶聊天,像个小大人似的,聊得有模有样。

    他握着白一一的手,不自觉地紧了一紧。

    身旁的她,便抬眸朝他看来。

    对视一眼,白一一开口打断瞳瞳的话,“瞳瞳,你说了这么多,奶奶知道了,不用再说了。”

    “知道了吗?”

    瞳瞳抬头,茫然的望着白一一,“可是,那晚爷爷说了好久好久。”

    顾恺眸底划过一抹情绪,温和地说,“瞳瞳,爷爷是爷爷,你是你,不用再说了。”

    “好吧,我们是要走了吗?”

    见顾恺点头,瞳瞳又转头,对着墓碑上的奶奶道:“奶奶,我们要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当着瞳瞳的面,白一一只是喊了一声‘妈’,说了一句话。

    瞳瞳是个格外聪明的小丫头,有些话,她不想当着瞳瞳的面说,只在心里无声地道:“妈,我爸妈欠您的,我无法偿还,他们欠阿恺的,我会用一生的时间来补偿他。”

    “您放心,我会替您照顾好阿恺的,今生今世,我会一直陪着他。”

    顾恺似乎感觉到了白一一的情绪变化,知道她在心里无声的和他妈妈说话,他原本握着她手的大掌松开,长臂揽上她肩膀,把她纤细的身子揽进怀里。

    “妈,我结婚了,不仅找到了我爱的女子,还有瞳瞳这么可爱的宝贝,您可以放心了。”

    白一一心里一暖,抬眸,看着顾恺眼神里泛起丝丝温柔情愫。

    “走吧,一会儿然然该等急了。”

    顾恺揽着白一一,牵着瞳瞳,三人一起离开墓园。回到车上,温然的电话又打了来。

    “哥,你和一一领完证了没有?”

    “领了,一会儿就到家。”顾恺从镜片里看着后排的瞳瞳和白一一,因为开的外音,他话音落,后面的瞳瞳便兴奋地喊道:“姑姑,我们很快就到家了。”

    “瞳瞳,爸爸打电话,你别说话。”

    白一一好笑的伸手捂住瞳瞳的嘴,手机里,温然的声音带着笑声传来,“瞳瞳,快点回来,弟弟妹妹们都想你了。”

    “好。”

    瞳瞳双手扳着白一一捂着她嘴的手指,声音含糊不清,却不死心地回答着温然的话。

    逗得顾恺哈哈大笑,“然然,我挂了啊,一会儿回去再说。”

    “嗯,我给爸打了电话,他中午没时间,要晚上才能安排出时间来。”

    “我知道了。”

    顾恺挂掉电话,瞳瞳才扳开了妈妈的手,不悦的噘着小嘴,“妈妈坏。”

    “瞳瞳,妈妈不是坏,是教你礼貌。别人讲电话的时候,你不经允许就插话,那是不礼貌的行为,懂吗?”

    顾恺转过身子,眉宇含笑地看着瞳瞳。

    瞳瞳眨了眨眼睛,轻声说;“懂了。”

    “乖,懂了就好,坐好,爸爸要开车了。”顾恺怜爱的摸摸她小脑袋,才坐正身子,系上安全带。

    ***

    顾恺一家三口到温然家的时候,墨修尘和覃牧,温锦三人也刚到。

    “阿恺,一一,把你们的结婚证拿来欣赏欣赏。”

    温锦调侃地朝顾恺伸出手去,瞳瞳一看见覃牧,就张开双臂,喊着‘覃叔叔’要他抱。

    覃牧从顾恺怀里抱过瞳瞳,笑问,“瞳瞳,你爸爸妈妈领证,你也去了吗?”

    “去了。”

    瞳瞳今天开启了把喜事告知天下的模式,完全停不下来,见谁都说:“爸爸和妈妈领了证,还照了相。”

    “原来结婚证长这样啊,挺漂亮的。”

    温锦翻看着顾恺的结婚证,嘴里调侃道。

    “阿锦,看别人的不如看自己的,你赶紧找个人去领证,那感觉肯定不一样。”

    墨修尘偏了头过去,眸光扫过温锦手中拿着的结婚证,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

    他的话换来白一一的赞同,“温总,墨总说得对,你也可以找个人领证去。”

    “一一,你别一口一个温总墨总的,喊得这么见外。论年龄,我比阿锦大,又是然然的哥哥,他们要喊你一声嫂子的,你以后就喊他们名字就行了。”

    顾恺接过温锦还回来的结婚证,宝贝似的放进口袋里。

    前面,和瞳瞳说着话的覃牧转过身来,“阿恺,修尘肯定希望你和白一一谈一辈子恋爱。”

    白一一眨了眨眼,这话,好像有种熟悉感。

    她忽然想起,好像什么时候在哪里听到过这样的话。

    眉心轻蹙了下,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谈一辈子恋爱有什么不好的,阿恺以前可是不婚族,说什么女人太麻烦,他只对手术感兴趣。”

    墨修尘很不地道的开始揭顾恺的老底。

    “女人很麻烦?”

    白一一疑惑地看向顾恺,顾恺立即摇头,“别听修尘挑拨离间,他以前才是讨厌女人,说什么,一辈子不结婚呢。”

    “阿恺,我不是说一辈子不结婚,而是说,要找到然然,不和其他女人结婚。”

    墨修尘皱眉,严肃地纠正顾恺的错误。

    温锦听着他们一人一句,受不了的道:“你们都别秀恩爱了,多少考虑一下我这个单身贵族的感受好不好。”

    听见他的话,前一秒还在互掐的墨修尘和顾恺对视一眼,齐齐笑道,“解决你的终生大事很简单,回头让然然去婚介所给你报名。”

    “对,这事交给然然,她一定尽心尽力,给你找到老婆。”

    “懒得理你们,我去看然然做了什么好吃的。”

    温锦说完,从覃牧怀里抱过瞳瞳,大步走在前面进了客厅,瞳瞳银铃般的笑声消失在客厅门口后,覃牧回头看了眼顾恺和白一一,对墨修尘说:“修尘,你也走快点,别当电灯泡了。”

    “阿恺不会这样想。”

    “我早这样想了,你赶紧进去帮然然做饭,别在这里碍眼。”墨修尘的话音未落,顾恺就很不给面子的拆台,说完,还笑着推了墨修尘一把,让他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