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4章 我不会伤害她

    心,蓦地一窒!

    白筱筱下一秒便低下头,避开了他温柔地眼神。

    只是,垂眸的她,并没有看见洛昊锋眼里的温柔被失落替代,有一瞬间,黯淡而落寞。

    另一张沙发时,顾恺和墨修尘没有错过洛昊锋瞬间的情绪变化。

    顾恺笑了一声,站起身走到门口,对洛昊锋道,“阿锋,跟我去楼上接瞳瞳。”

    “好啊。”

    洛昊锋笑笑,又看了眼低头和梓奕说话的白筱筱,跟顾恺一起出了办公室。

    两人走到电梯前,洛昊锋的手机便响起。

    顾恺按下电梯按钮,转头看向洛昊锋,见他脸上神色微变,他眸底闪过一丝疑惑。

    “喂,伯母。”

    “……”

    顾恺听见洛昊锋那声伯母,眼里的疑惑更深了一分。

    听不见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只见洛昊锋回答,“好的,伯母,我一会儿就到。”

    挂了电话,洛昊锋主动地道,“阿恺,筱筱的妈妈找我,我现在去见她。”

    “筱筱的妈妈找你?”

    顾恺俊眉微皱地看着洛昊锋,他嘴角噙着笑,似乎这在他意料之中。

    “嗯,你别告诉筱筱,我不想让她知道。”

    **

    几分钟后,顾恺把瞳瞳从他父亲的办公室接了下来。

    见他一个带着瞳瞳回来,墨修尘深眸眯了眯,漫不经心地问,“阿恺,阿锋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温然已经坐到了白筱筱坐的那张沙发上,和她一起陪梓奕拼图。

    听见墨修尘的话,温然抬头看向顾恺,冲瞳瞳微笑地招手。

    白筱筱则是喊了声瞳瞳,让她过去,洛昊锋在不在,似乎并不在意。

    瞳瞳欣喜地跑到了她们面前,被温然抱上沙发,顾恺慢悠悠地踱步到沙发前,在墨修尘身旁的位置坐下。

    “阿锋有事,先走了。”

    市中心,某家咖啡厅里。

    洛昊锋一进咖啡厅,便看见了坐在临窗位置的白母。

    他唇角轻抿了下,迈着修长的双腿,在几名年轻女子惊艳的目光里,来到白母面前。

    “伯母,您好。”

    洛昊锋很礼貌地打招呼。

    白母对他虽不像对孟柯那样笑容慈爱,便也不算太坏,至少,还没有冷眼相待。

    “坐吧。”

    洛昊锋点点头,拉开白母对面的椅子坐下。

    服务过来,他点了一杯咖啡。

    “我听说,你和筱筱见过面了。”

    白母先是打量了洛昊锋几秒,而是后平静地问。

    洛昊锋坦然而礼貌地回答,“是的,昨天修尘和然然的孩子两岁生日,我见到了她,还有孟柯。”

    白母眼里闪过一丝微愕。

    她没想到,洛昊锋会提到孟柯。

    她看洛昊锋的眼神,不由得多了一丝犀利。

    “知道之前筱筱要留在国外的时候,我和她爸爸为什么赞同吗?”

    服务员上了咖啡,又退了下去。

    洛昊锋嘴角的笑容里渗进一丝苦涩,“伯母,可能因为筱筱在国外,就不会和我有见面的机会。”

    “我知道你去国外看过她。”

    白母神色淡然,语气平静。

    “你刚才说得对,我和她爸赞同筱筱留在国外,是希望她和你都放下彼此,走出那段感情。”

    白母说到这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也许你会觉得我无情,觉得我不该阻拦你和筱筱在一起,不该让筱筱接受孟柯,洛昊锋,如果你不是洛荣宾和吴菁芳的儿子,你哪怕是个穷小子,我们也不会极力反对。”

    洛昊锋垂眸,看着面前的咖啡,声音有些低沉地溢出薄唇,“伯母,我知道,我也不怪您。”

    “给你打电话前,我犹豫了许久。”

    白母对洛昊锋本人是真的没有成见,只因为他的身份。

    “最后,我还是决定给你打电话,筱筱现在回了国,你们又有着共同的朋友,以后见面是难免的。我只希望你别影响到筱筱,别再对她有什么想法,别再带给她伤害。”

    “伯母,我不会伤害筱筱。”

    洛昊锋只觉心口一阵沉郁。

    像是被什么堵了似的,气息不顺。

    “你不会伤害她,可是你妈会伤害她。”

    提到洛昊锋的母亲,白母的情绪不禁有些起伏。

    她抿了抿唇,克制着心里起伏的情绪,可后面的话语,还是很生硬,“我当年承受的那些,绝不允许我女儿再经历。”

    这话,透着深刻的痛。

    洛昊锋脸色也为之一变。

    他当然懂白母的意思,当年她承受的那些屈辱,别说她不允许,他更不可能让他爱的女子去经历。

    “伯母?”

    洛昊锋的声音也染上了一丝情绪。

    白母深深地吸口气,过了两秒,平静下来后,才又说,“我希望你体谅我一个做母亲的心。”

    “伯母,我知道了。”

    这句话,算是承诺。

    承诺白母,他不会再去纠缠白筱筱。

    可是,洛昊锋觉得,说出这句话,好难。

    心脏处,像是被一只地无形的手狠狠揪紧着一般,那种痛楚,他本以为已经麻木了的。

    此刻才发现,根本不会麻木,只会一次,比一次心痛。

    但为了让白母放心,洛昊锋还是又解释了一句,“其实,我这几天都在相亲,伯母不希望筱筱受到伤害,我也希望她幸福。”

    说完,他掏出钱包,付钱。

    然后起身,对白母礼貌地说,“伯母,我是从医院来的,筱筱现在医院,她并不知道我来见您,我先走了。”

    言下之意,是让她别告诉白筱筱。

    白母一直没有说话。

    一直看着洛昊锋离去的背影,直到他出了咖啡厅,她才收回视线。

    洛昊锋的爽快答应和承诺,并没有让白母心情轻松,也没有让她好受。

    相反的,她心情很复杂。

    洛昊锋比当年的洛荣宾要强,至始自终,他对筱筱,都比当年那个男人对她来得好。

    可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让女儿和他在一起。

    停车场,洛昊锋上了车,并没有立即发动车子,而是双手扶在方向盘上,俊脸埋首其中。

    把刚才白母说的那些话又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他才缓缓抬起头,狭长的桃花眼里,除了黯然和落寞,只剩下深深地痛楚。

    闭了闭眼再睁开,他发动车子,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