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2章 你混蛋

    “筱筱,你别紧张,我不会对你怎样?”

    虽然是大厅,但桌与桌之间,距离比较宽。

    又是长型沙发椅,加上柱子等物,空间和**方面,都做得很好。

    孟柯身子半弯地,以居高临之势锁住白筱筱的眼神,正好挡住了旁边那桌的视线。

    即便其他地方看来,也只会当成情侣在**。

    然而,白筱筱鼻翼间的空气被他的气息所取代,她的心里,不自觉地生出一丝不安来。

    “筱筱,你既然要和我分手,至少应该对我坦白对不对。”孟柯的声音很低,甚至,还带着一丝浅笑。

    他嘴角微弯,看她的眼神又恢复了素日的温和。

    “我没有隐瞒你任何事。”白筱筱身子微微往后仰,拉开和孟柯之间的距离。

    他这样的姿态,让她不舒服。

    孟柯听见她这话,低低地笑了起来。

    下一秒,他大手伸向她的脸,白筱筱眸色一变,本能的就要避开。

    孟柯的速度却比她快。

    实际上,白筱筱坐在沙发椅里,又是临窗的位置。

    孟柯挡住了她唯一的出路,她根本逃无可逃,下巴就被他捏住了。

    “孟柯。”

    白筱筱眸底的警惕更加深了一分,她抬手就要拍开孟柯捏着她下巴的手,只是,抬起的手,被孟柯另一只手握住。

    “筱筱,我只是想知道,洛昊锋那晚都对你做了什么?”

    孟柯的声音又低又沉。

    一个字一个字地,语速极慢。

    白筱筱神色微微一变,生硬地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我只是给他过了一个生日。”

    “是吗?”

    孟柯嘴角的笑,变得有些诡异,他捏着她下巴的手缓缓上移,抚上白筱筱的唇瓣,白筱筱身子一僵。

    挣扎地想要避开他。

    孟柯却突然低下头,对着白筱筱的唇吻了下去。

    “……”

    白筱筱双眸惊愕地睁大,不敢置信地瞪着孟柯。

    她没想到,孟柯会这样做。

    这是公众场合,虽然孟柯挡在那里,这空间和**都极好,但始终是大厅……

    他一个平时那么守礼的男人,居然在她提出分手的时候,强吻她。

    意识到这一点,白筱筱拼命地挣扎。

    奈何,她的力气远不如孟柯,白筱筱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眼睛都红了。

    孟柯根本不顾白筱筱的反抗,强势的想要进一步侵犯她,就在他想撬开白筱筱的唇瓣时。

    白筱忽然张了嘴,对着他狠狠地一口咬下去。

    孟柯吃痛,不得已放开白筱筱。

    下一秒,大厅里临窗的位置,便响起一道响亮的巴掌声。

    是白筱筱打了孟柯。

    她双颊涨红,眼睛里冒着火,气愤地骂道,“孟柯,你混蛋。”

    这一巴掌用尽了力气,孟柯被她打得脸偏了偏,一股火辣的感觉,自脸上蔓延开来。

    他嘴角却在笑。

    大手抚着被打的半边脸,自嘲地说,“筱筱,我们是恋人,做为你男朋友,我吻你是天经地义的事……”

    “孟柯,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现在跟你已经分手了,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

    她说着,抓起旁边的包包和外套站起身就想走。

    孟柯高大的身子挡在那里,和白筱筱目光对视,周围的顾客因为她刚才那一个巴掌都纷纷看了过来。

    此刻,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孟柯伸手去抓白筱筱的手,被她避开。

    他也不怒,平静地说,“筱筱,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我不会同意的。就算你一辈子爱着别的男人,我也不在意。”

    “……”

    “我不仅不会和你分手,我还要和你结婚。”

    孟柯欣赏着白筱筱脸上精彩的神色变化,“筱筱,你当初答应了做我女朋友,就该想到,有一天,你会成为我孟柯的妻子。”

    “……”

    白筱筱捏着包包的手紧了又紧。

    她看着眼前变得陌生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从来不曾认识过他。

    不久前,还对她温柔体贴的男人,现在却让她害怕。

    “坐下吃饭,别冲动。”

    “别碰我。”

    白筱筱甩开孟柯的手,冲他低吼。

    孟柯不在意地笑笑,倾身附在她耳边说,“筱筱,这里是公众场合,你不想明天成为新闻头条,就乖乖地,吃了饭,我送你回家。”

    “……”

    白筱筱气愤地瞪着孟柯。

    认识这个男人也算好几年了,她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恼怒过。

    孟柯也从来没有像刚才那般对她无礼过。

    他没有再坐回对面的位置,而是在她旁边顺势坐了下来,拿过筷子,替她夹菜,像平时那样温柔体贴,“筱筱,我知道你刚才的那些话,只是一时冲动说的,我不会在意。”

    “我不是冲动,我是认真的。”

    白筱筱咬着牙,生硬地反驳。

    孟柯微微一笑,“不,你明知道伯父伯母不会同意你和洛昊锋交往,难不成,你真想洛昊锋的母亲做出伤害伯母的事来吗?”

    白筱筱脸色一白,有些惊愕地看着孟柯。

    “筱自信,我都知道,包括伯母和吴菁芳之间的恩怨,我也知道。你不能自私的只想着自己,你要替伯母想想。”

    白筱筱死死地盯着孟柯,他平时从来不会说这种话。

    今天晚上,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孟柯看着她微微苍白的脸颊,满意地笑道,“筱筱,你一直是个孝顺的女孩子,你不会做出伤害你妈妈的事来的。洛昊锋也不可能不顾及他父母的和你在一起。”

    “我和你分手,不是为了跟他在一起。”

    白筱筱呼吸有些不平稳。

    她实在是被孟柯给气的。

    “呵呵!”

    孟柯嘴角的笑容扩散开来,“你不是为了和洛昊锋在一起,那就更没必要跟我分手了。筱筱,你要是因为徐婉淇,你大可放心,我对徐婉淇没有男女之情,我心里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

    白筱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又什么都没说。

    她再次站起身,“我去洗手间。”

    “我陪你。”

    孟柯温柔地笑笑,说着,对不远处的服务生招手,让其结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