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1774 不是为了让你谢我

    “我当然知道,洛叔叔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约乔阿姨见面。”

    墨修尘凝眉解释道,“也许,是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借他之名,约乔阿姨见面。刚才之衍不是说了吗,那里正好是监控死角。”

    洛昊锋正要接话,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是我妈打来的。”

    他一看电话,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旁边,墨修尘和顾恺俊脸微变,眸色关切地看着他。

    陆之衍的手机响起人,他起身,去外面走廊接电话。

    “喂,妈。”

    “昊锋,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和白筱筱在一起?”

    洛昊锋一开口,电话里洛母质问的话语,就尖锐的传了来。

    他闻言,脸色蓦地一变,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妈,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怎么会这么问,这要问你和你的好父亲了,他为了那个贱人和她的女儿,还真是什么事都愿意做。”

    白母的声音尖锐刻薄得让洛昊锋心里一沉。

    还带着蚀骨的恨意,若是白母和白筱筱在她面前,洛母怕是会直接冲上去厮打。

    “妈,你和我爸现在哪里?”

    “我们在g市,洛荣宾为了见他的老情人,放我鸽子,不仅不跟我去旅游,还自己偷偷跑来g市。”

    “……”

    事情来得太突然,洛昊锋一时间,心里有些乱。

    他父亲,真的来见筱筱的妈妈?

    难道,那纸条,真是他让人传的。

    如此一来,那白母被绑架,会不会……

    洛昊锋不敢往下想,越想,就越觉得心惊。

    “妈,你说,我爸来了g市见筱筱的妈妈,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误会他了?”

    “哼,我倒希望是误会,可事实是,你们父子俩伙起合来骗我,阿锋,你要是不想我去找白筱筱那个小贱人,你就赶过来。”

    **

    挂了电话,洛昊锋对墨修尘和顾恺说,“我妈和我爸都在g市,我现在要过去见他们,具体的情况等我见了他们再给你们打电话。”

    “去吧。”

    墨修尘点头,顾恺眉头紧皱,难以舒展。

    “一会儿你帮我告诉筱筱,就说我先走了。”洛昊锋说完,大步离开了顾恺的办公室。

    “修尘,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越来越复杂了。”

    顾恺倾身,从茶几上拿起香烟,以眼神询问墨修尘要不要吸。

    墨修尘摇头,他又把香烟放回茶几上。

    陆之衍在这时讲完了电话进来办公室,“洛昊锋说他有事先走了?”

    “嗯,他爸妈来了g市。”墨修尘说完,又接着刚才他和顾恺的话题说,“乔阿姨被绑架这件事,也太过巧合了。”

    “嗯,阿锋和筱筱联系,是瞒着他们双方家长的。这段时间他老妈又有洛叔叔献殷勤,怎么会偏偏在这时知道了他们的事。”

    顾恺赞同墨修尘的分析。

    陆之衍不清楚白家和洛家的恩怨。

    对于白母和什么人见面,洛昊锋的父母来g市一事,他是一头雾水。

    “之衍,你派人去打听一下,阿锋的爸爸有没有去过乔阿姨说的那家咖啡厅。”

    墨修尘对顾恺使了一个眼神,他立即起身,回到办公桌上,拿来笔记本,搜索洛荣宾的相片让陆之衍看。

    “好,我马上让人去查。”陆之衍看过洛荣宾的相片后,立即打电话。

    而此刻,vip病房里。

    孟柯一身病号服躺在病床上,病房里挤了一屋子的人。

    有白父白母,孟柯的母亲和小姨,还有李诗瑶,加上温然和白筱筱,真的是很拥挤了。

    “妈,大姨,我们先出去,让筱筱姐和表哥说话吧。”

    听见她的话,白母也立即反应过来,对站在白筱筱身旁的温然说,“然然,我们也出去。”

    “好的,乔阿姨。”

    温然看了眼病床上的孟柯,又看了眼白筱筱,和白父白母一起离开病房。

    病房里的人,都退出去之后,病房里,就只剩下白筱筱和孟柯两个人了。

    “筱筱,你坐。”

    孟柯脸上被打得好几块青肿,额头,两边脸庞,下巴,嘴角,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

    被绑匪匕首捅伤的部位,在看不见的被子底下,腹部的地方。

    白筱筱想到他那会儿在电话里听见铁棍打在他身上的声音,以及他的闷哼声。

    秀眉不禁紧紧地皱了起来。

    “孟柯,谢谢你救我妈妈。”

    白筱筱真心实意的跟他道谢。

    她不敢想像,要不是刚好孟柯碰见了她妈妈被绑架,那些绑匪绑她妈妈会做些什么。

    孟柯虽然受了伤,但她妈妈并没有受一点伤。

    这让白筱筱心里无法不内疚。

    孟柯却是虚弱地笑笑,声音低低地说,“筱筱,我救伯母,不是为了让你谢我。那是我应该做的事,看到伯母被绑架,我不可能坐视不管。”

    他的语速很慢,一字一句,却让听者感动。

    “你和那些绑匪交过手,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吗?”

    白筱筱定定地看着孟柯。

    孟柯想了想,说,“我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但听口音,不像是g市人。”

    “嗯,我在电话里听见了你们的对话,也觉得他们不像是本地人。”

    白筱筱回忆着刚才在电话里听见的声音。

    “筱筱,那些人虽然逃跑了,但警察一定会抓到他们的。”孟柯话音顿了顿,又说,“还好伯母没事。”

    “可是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十天半月,根本出不了院。”

    “没事,反正现在是春节,只当休假了。”

    孟柯倒是并不在意自己受了伤。

    还安慰白筱筱,“筱筱,我只是受了伤而已,又不是丢了性命,你别内疚,休息些日子就好了的。”

    “……”

    白筱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道谢的话,说多了,反而让人觉得虚伪。

    孟柯救了她妈妈,也不可能是几句道谢就能抵消的,白筱筱心里除了对孟柯的谢意和歉意。

    还有着烦闷。

    原本她妈妈就喜欢孟柯,这件事之后,她怕她妈妈会改变决定,又让她和孟柯在一起。

    从刚才她妈妈对孟柯的态度,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