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4章 1804 我不选择

    “妈,你这是做什么?”

    白筱筱扔了手里的水果,一把抓住乔秀芸的手。

    泪水顺着她清丽白皙的脸颊往下流,一股尖锐的痛楚,倾刻间窜遍了四肢百骸。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是怎样一种痛。

    她泪眼模糊地望着她妈妈红肿的半边脸,那是刚才她自己打自己的。

    那一巴掌,乔秀芸没有打在白筱筱的脸上,而是扇在了她自己的脸上。

    可是白筱筱宁愿她妈妈打的是她,而不是她自己。

    乔秀芸打在自己脸上的那一巴掌,像是打在了白筱筱的心上。

    白筱筱心疼的抬手摸上她的脸,心疼的问,“妈,是不是很疼?我去给你来冰块敷一下。”

    乔秀芸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厉声道,“不用你管。”

    说完,她起身就要走。

    白筱筱心里一急,顾不得多想,双手紧紧的抱住她一只胳膊,不让她离开,乔秀芸就那样被女儿拽回了沙发里。

    “妈妈,你心里有气你打我,我知道是我伤了你的心,你想怎么打我骂我都可以,你别伤害你自己,好吗?”

    白筱筱活了二十多年,从来没见过她妈妈这样。

    即便是当年要求她和洛昊锋分手,也没有今天这一刻的巴掌来得让她害怕。

    那个时候,她只是言语的威胁。

    而今天,乔秀芸让白筱筱明明白白的看到,她只要和洛昊锋再继续下去,她还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乔秀芸不会伤害白筱筱,因为她是她的女儿,她只会伤害自己。

    看着白筱筱含泪的双眸,乔秀芸忽略心里的疼痛,更忽略脸上那火辣辣的烧灼感,生硬的说,“你既然那么爱那个男人,那你今天就在你妈和那个男人之间做一个选择,你是要他,还是要我?”

    前一刻,白筱筱还紧紧的抓着乔秀芸的胳膊。

    可是下一秒,她的手忽然就松开了。

    那样震惊,那样的痛楚。

    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匕首,深深地捅进她心脏处,顿时血流如注,痛不欲生。

    她颤抖的喊了一声‘妈’。

    咬着的唇瓣有着隐忍的倔强,“妈,你们都是我爱的人,我都要,我不选择。”

    乔秀芸眼里泛起了湿润。

    她想到了白筱筱小的时候,那时候的她不过才两三岁,乔秀芸和白父喜欢逗她,“筱筱,你是更爱妈妈,还是更爱爸爸?”

    每当这个时候,白筱筱都只有一个答案,“我爱爸爸妈妈。”

    “那筱筱更爱谁多一点呢!”

    “更爱爸爸妈妈多一点。”女儿稚嫩的童音回荡在耳畔,仿佛那才是昨天发生的事。

    乔秀芸忍不住流了泪。

    “要是让你在爸爸妈妈之间只能选一个,你会选谁?”

    “爸爸妈妈都要,我没法选。”

    多问两遍,白筱筱就不耐烦的回答,“我没法选。”

    那个时候,只不过是逗孩子的一句玩笑话而已。

    并非让她真的选择。

    可是二十多年过后,今天的乔秀芸,真的让白筱筱作出选择,不是在她和白父直接,而是在她和白筱筱爱的男人之间做选择。

    一个是白筱筱的妈妈,生她养她。

    她最敬爱的人。

    而另一个,是他深爱的男人。

    三年前她做过一次选择,那时候成全了她妈妈的愿望,在国外的每个夜里,她都独自悲伤。

    可是现在,她做不出选择。

    “妈妈,我是真的爱洛昊锋,我要是能忘得了他,早就忘了,可是我忘不了。”

    白筱筱低下头,痛楚而哽咽地回答。

    她爱那个男人,这种爱,像是深入了骨髓一般,除非她死了,否则她忘不了。

    不管她在何处,不管她和谁在一起,心里想的,都是他。

    “妈妈,我知道你和洛昊锋的妈妈之间有恩怨,我知道,你恨洛昊锋的妈妈抢了你喜欢的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乔秀芸不说话,也不看白筱筱。

    客厅里的气氛,沉闷得令人窒息。

    白筱筱一边说,一边落泪,不是为了博得她妈妈的同情,而是心里的悲伤早已逆流成河。

    “妈妈,你就为了我的幸福,别再怨恨吴菁芳好不好?”

    乔秀芸冷冷地盯着白筱筱,好像白筱筱的话,狠狠的伤了她的心,冤枉了她似的。

    这让白筱筱的脸色越发的惨白了。

    “筱筱,在你眼里,妈妈我就是一个自私小气,只记着自己的恩怨,不念及你幸福的人,是吗?”

    乔秀芸心痛的质问。

    她心里清楚,筱筱会这样以为,是因为她不知道哪些真相。

    如果筱筱知道了真相,她绝对不会说出这样伤她心的话来。

    可是乔秀芸一点也不想让筱筱知道真相,当年那些不堪,她只想深深埋藏。

    白筱筱摇头,慌乱的解释,“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同意我和洛昊锋在一起。”

    “你以为我同意了,吴菁芳那个女人就会同意你们在一起吗?”

    乔秀芸的话一句比一句严厉。

    白筱筱深深地吸了口气,抬手抹掉眼泪,坚定地说,“妈,我决定了,这辈子除了洛昊锋,我谁也不嫁。哪怕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取得你们的同意,我也愿意。”

    “你的意思是,你要低声下气的去求吴菁芳那个女人吗?”

    乔秀芸气得身子发颤,她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决不允许她为了一个男人,去求另一个女人。

    况且那个女人,还对她恨之入骨。

    白筱筱摇头,“妈,我不是求她,我只是想用诚意感动她,让她知道我和洛昊锋是真心相爱。”

    “筱筱,你太天真了。”

    乔秀芸虽然生气,但更多的还是对女儿的担心。

    正因为这份担心才让她气愤,“你不了解吴菁芳那个女人?她不择手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不可能同意你们在一起,我更不可能让我辛苦养大的女儿,去低声下气的求她,甚至受她的羞辱。”

    白筱筱吸了吸鼻子,她站起身,心疼地看着乔秀芸的红肿的半边脸颊,轻声说,“妈,我们先别说这些,我去拿冰块给你敷脸好不好?你的脸肿着,肯定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