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1章 那我先跪着

    白筱筱比孟柯先出国,并不知道孟柯在她离开之后也去了巴厘岛。

    现在听温然说,陆之衍把徐婉淇扣了下来。

    孟柯一个人去了巴厘岛,那么,温然的担忧也不是没有可能。

    孟柯是怎样的人,白筱筱早已经知道了,就算还没有证据,她也是要小心着孟柯的。

    更何况她现在来到这里,听到简毅伟的叙述后,觉得这件事情怕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静默了片刻,白筱筱的声音才传来,“然然,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嗯,小心些,总是好的。”

    孟柯能做出绑架她妈妈,自己再去相救,从而让白筱筱感激的事情,更做出违法的事情,那么其他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然然,我这里还有事,先不跟你聊了。”

    温然轻轻一笑,温和的叮嘱,“行,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温然和白筱筱通完电话,正好墨修尘洗完澡出来。

    “然然,这么快就打完电话了?”

    墨修尘穿着睡衣,洗澡后的他,身上没有了刚才那股香水味儿,萦绕在温然呼吸间的是熟悉的沐浴清香,以及男人清冽阳刚的男性气息。

    温然给他让了一点位置,让他靠在她身旁。

    墨修尘长臂一伸,顺势把她揽进怀里,低笑地说,“然然,再闻闻是不是没有讨厌的香水味儿了?”

    温然嗔他一眼,调侃道,“墨大总裁真是好魅力,我一晚上不跟着你,你就带着一身的香水味儿回来,到底有多少女人对你投怀送抱来着?”

    墨修尘哈哈大笑,低头在温然额头落下一吻,狭长的眼眸里满满的笑意。

    “你还好意思笑?”

    温然假装生气地瞪他。

    今晚上应酬的可是政府官员,也能惹一身女人的香水味回来,真是服了他的魅力。

    墨修尘敛了笑告饶,“然然别生气,我不笑了,你有什么要审问的,只管问。”

    温然忍着笑,严肃的问,“我问什么你都会回答吗?”

    “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是然然还不相信我,那我先跪着。”

    墨修尘笑着说完,作势要起身在床上跪下。

    他身子刚一动,就被温然拉住。

    墨修尘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把温然纤细的身子紧紧的搂在怀里,“然然,吃药了吗?”

    “吃过了。”

    温然点头,声音轻软温柔。

    “那现在好些了没有?头还疼不疼?”

    墨修尘说着,骨节分明的大手抚上温然的脸颊,略显粗糙的食指指腹轻按在她太阳穴处。

    温然笑着摇头,“不疼。”

    听他这么说,墨修尘在稍微的放了心,不等她询问就主动的交代,“然然,我今晚在饭局上见到了李诗瑶的那个同学姜惠。”

    温然眼睛眨了眨,见墨修尘英俊的五官微微泛起一丝冷硬,关切地问,“怎么会遇到她?”

    “她是魏厅长的太太的干女儿。”

    墨修尘淡淡的解释,薄毅的唇瓣微微抿起。

    温然清楚地感觉到墨修尘在提到姜惠时,那轻微的情绪波动。

    心念微动,她伸手搂住墨修尘的健腰,微仰着小脸,清眸温柔关切地望着他,“修尘,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姜惠有什么问题?”

    墨修尘神色微变,他不相信这是巧合。

    现在他也不想告诉然然太多,于是,勾唇一笑,云淡风轻地说,“她不过是一个人学生而已,就算有什么问题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然然不用担心。”

    “我才不是担心她呢,我是担心你。”

    温然噘了小嘴,“你刚才那一身的香水味,就是她身上的吧。”

    “然然,那不是一身的香水味儿,是我让司机送她回家,所以同路了一段时间。”

    墨修尘很无辜的解释,他觉得只是沾了一点点的香水味而已,虽然他也很讨厌的香水味儿。

    但然然可不能这样冤枉的,说的他和那个女人做了什么似的。

    温然双眸惊愕的睁大,“你居然还送她回家?”

    她不是质问,而是惊讶,好奇。

    昨天遇见那个姜惠的时候,温然就觉得她有些面熟,只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后来回到公司,她才突然想起来。

    现在又听说墨修尘送她回家,温然不惊讶才怪呢。

    墨修尘嘴角的笑意渗进一丝凉薄,深邃的眸子眯了眯,“她想让我送她回家,所以我就顺路送了。可能过两天她会进昊宸上班。”

    “哦。”

    温然眨了眨眼,没有再说什么。

    她大概猜到墨修尘要做什么了,不管修尘做什么,她都是支持他的。

    墨修尘揽着她的手臂微微一紧,俯首,薄唇温柔的贴在她白皙的额头,声音低沉而温柔,“然然,既然有人把她送到我面前,那我怎么好辜负了对方的一片心意。”

    温然轻笑,“你这样子,那个人怕是会伤心的。”

    墨修尘冷冷一笑,“既然他有胆量挑拨我和然然的感情,那就要有承担起后果的能力。”

    温然轻叹一声,整个身子依偎进他宽阔温暖的怀里,双手还抱着他精瘦的腰肢,声音轻轻柔柔地在他胸口传来,“修尘,我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不相信你的。”

    墨修尘心里一暖,深眸里的温柔更浓了一分,把她轻轻拉开一点距离,低头,薄唇温柔地吻上她的唇瓣……

    **

    d国

    吃过晚餐,没铃声响起。

    白筱筱走过去打开房门。

    便看见站在门口的挺拔身影,男人一身风尘仆仆,手里只提任一个小小的行李箱,眼神温柔的看着她。

    “筱筱,早上好!”

    清朗愉悦的声音钻进耳里,白筱筱眉眼间不自觉的绽放出灿烂笑容,“你怎么来了?”

    虽然温然已经打个电话给她,看到洛昊锋站在面前,白筱筱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

    洛昊锋勾唇一笑,提着箱子进了房间,径自走到沙发前,放下行李箱后,才转头,看着关了门站在门口的白筱筱。

    “筱筱,过来。”

    洛昊锋高大的身影站在沙发前,璀璨的水晶灯光从头顶倾泻而下,照着他英俊的五官线条,好似镀了一层柔软的光泽。

    白筱筱缓步过来,还差两步的距离,洛昊锋球长臂一伸,把她拉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