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 我爱你,是我的事

    当他温热粗粝的指腹触及到白筱筱白嫩的肌肤时,白筱筱眸色忽然一变。

    下一刻,她便推开洛昊锋,往后退开两步。

    原本笼罩着两人的微妙大网,生生撕裂出一丝裂缝。

    尴尬从裂缝里倾泻而出。

    洛昊锋面色一僵,噙着心疼的眼眸划过黯然……

    他痛楚地唤了一声,“筱筱。”

    “我说过,我们以后都不再有任何关系,你走吧。”

    白筱筱忍着心里的痛,她只要看到洛昊锋,就想起吴菁芳,从而想到她妈妈当年受的****。

    尽管她父亲很肯定地说,她是他的女儿,但白筱筱心里的难过,并没有减少一分一毫。

    她知道,这样对洛昊锋不公平,可是她没有办法。

    她说服不了自己。

    垂眸间,泪水再次滑落,顺着双颊往下流,白筱筱只是紧紧地抿着唇瓣,声音冷硬,“我希望你忘了我,忘了那些过去,找个女孩子重新开始生活。”

    她无法接受他,也就不想耽误他。

    洛昊锋俊脸一白,情不自禁地上前半步。

    眸光紧紧地锁住白筱筱流泪的脸蛋,一字一句,温柔而坚定,“筱筱,你可以不理我,可是,你不能把我推给别人。”

    白筱筱倔强地偏开脸,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流泪。

    却止不住泪水往下落。

    她希望洛昊锋对她少爱一点,或是无情一点,在她不理他的情况下,他也不别来搭理她。

    甚至,她希望洛昊锋怪她怨她,从而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可事实却相反,洛昊锋对她的深情,不是她的无情可以摧毁的,哪怕她一辈子走不出自己给自己设定的障碍,一辈子都不理他。

    他也不会去找别人。

    他只会默默地守着她,默默地爱着她,陪着她。

    “筱筱,我知道你心里比我更难受,如果你真的恨我,那我还可能会放下。但你如今只怨恨你自己,你依然爱着我,你让我如何离开你,去找别人。”

    “不,我恨你。”

    白筱筱忽然抬眸,定定地看着洛昊锋微显苍白的俊颜。

    出口的话,如破空利箭,直射进洛昊锋的心脏深处。

    只见他原本微显苍白的俊脸蓦地惨白。

    看着她的眼神里,有着不敢置信,“筱筱,我不会相信你的。”

    “你信不信,都无所谓,反正我恨你,恨你妈吴菁芳。”白筱筱眼里的悲伤难过尽数消散,眸底一片冰冷淡漠。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决然,“从我知道你妈妈当年对我妈妈做的那些事之后,我和你之间,就再无可能了。洛昊锋,要不是你以前一直隐瞒着我,我根本不会和你走到现在。”

    洛昊锋心痛地捏紧了拳头。

    他知道,白筱筱有些话是出自真心,若是白筱筱一早就知道,他老妈做过的那些事。

    那他这辈子都只可能是她的仇人,她绝不会允许自己爱上他。

    不可能让他走进她的心。

    明知那只是一种假设,发生了的事,就无法再改变,可洛昊锋一想到假如他不曾和筱筱相爱过,假如筱筱一直把他当成仇人……

    他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筱筱,你要是真的只恨我,就不会难过得落泪,不会这么折磨自己。”

    他是多么的了解她。

    她在伤他的同时,也在伤她自己。

    或许说,她每伤他一分,她就伤了自己两分,她既会难过,还要心疼他的难过……

    洛昊锋说着,又上前一步,高大的身躯如一道阴影自白筱筱头顶笼罩下来,他宽厚的大掌扣住她纤细的手臂。

    霸道地不给她挣扎逃开,霸道地抬手替她擦去脸上的泪。

    白筱筱身子僵滞地站在他面前,仰着的下巴透着倔强,含泪的双眸冷冷地望着他,“放开我。”

    洛昊锋深情凝视着她,无视她的愤怒,“筱筱,你不悲伤难过,我就放开你。”

    “我没有难过。”

    白筱筱低吼,她只是心痛。

    不是难过。

    只要不看见他,她就可以不用难过的。

    洛昊锋固执而温柔地擦着她落下的泪,温柔地呢喃,“那你别哭了,看见你哭,我的心就好痛好痛。”

    白筱筱倔强地抿着唇瓣,努力想逼退眼里的泪水。

    她不哭,他就会放开她。

    她不要看见他,不要听见他的声音,更不想闻到他的气息。

    洛昊锋见她倔强地望着天花板,努力想逼退泪水,他又忍不住一阵心疼,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手上一用力,把她温柔地拥进怀里。

    肢体接触,气息交缠。

    白筱筱的呼吸狠狠窒了窒,本能地就要挣扎。

    然而,洛昊锋拥得紧,她所有的挣扎都毫无意义,纤细的身子还是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洛昊锋声音深情而温柔地响在耳边,“筱筱,你还记得,当初然然得知自己的病情,要和修尘离婚的事吗?”

    白筱筱茫然地眨了眨眼,不明白洛昊锋为何在这时提起然然和墨修尘。

    身子僵滞地被他拥着,沉默以示自己的抗议。

    洛昊锋似乎也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他径自地说着,“当初,然然和现在的你一样坚决。我还记得他发现然然离开公司后,发疯般的找她。我和阿牧,阿恺,阿锦几人分头寻找……”

    “当修尘告诉我们,然然要和他离婚,不愿意跟他回家时,我看到他眼里的泪时,震惊得无以复加。我无法理解,修尘一个那么坚毅的人,会为了一个女人流泪……”

    白筱筱好像有些明白洛昊锋话里的意思了,可是,一旦明白了,她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疼。

    “直到我爱上你,我们面临分手,我才知道修尘当时心里有多痛,有多恐慌。筱筱,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理我。但是,我知道。”

    说到这里,洛昊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平定自己心里如潮的情绪,他和温然拉开了一点距离。

    深情地凝视着她的眼神,哪怕她眼里一片清冷,淡漠,他也不在意,只想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她,“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不会再爱别人,筱筱,你不理我是你的事,我爱你,是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