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你不见他最后一面

    洛昊锋心里担心乔思意,没有拒绝墨修尘扶着他坐到轮椅里。

    覃牧看着萧煜庭,沉声问,“乔思意到底怎么了?刚才不是已经情绪稳定下来了吗?”

    萧煜庭脸色难看至极,听见覃牧的话,他冷冷地说,“思意刚才情绪稳定,这是骗你们的,要不是我及时发现,她就割腕自尽了。”

    洛昊锋脸色一变,刚坐到轮椅里的他抬头看向萧煜庭,“你说,思意要割腕自尽?”

    “不错,幸好我去得及时。”

    “什么叫你去的及时你不是一直陪着她的吗?”

    洛昊锋质疑的看着萧煜庭,他们离开病房的时候,萧煜庭还在那里陪着乔思意的。

    萧煜庭脸色变了变,有些生硬的道,“她骗我离开了病房,我回去的时候,就发现她想割腕自尽了。”

    无论是洛昊锋还是墨修尘和覃牧,脸色都变得凝重。

    几个人一起来到乔思意的病房,见两名护士和主治医生都正守在床前,乔思意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某一处。

    视线根本没有焦距,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上一片惨白。

    唯一明显的,就是脸上的泪痕。

    连洛昊锋他们进来,她都没有发现,只是呆呆的望着前方,那空洞的连绝望和悲伤都没有的眼神,让人看着心头发紧。

    洛昊锋扶着轮椅把手的手狠狠收紧,隔着几米的距离,关切地喊了一声,“思意。”

    听见他的声音,可是一没有焦距的眼神里,终于回笼些许情绪,目光缓缓地转向他。

    在看见他刚写满担忧的眼神,她眼睛茫然地眨了眨,又平静的低下头。

    对于洛昊锋的出现,乔思意并没有任何的惊喜,激动,她的心已经死了,从主治医生告诉她,她的左腿保不住的时候。

    甚至,是从她发现自己的左腿没有知觉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崩溃了。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才二十多岁,正值美好年华,她还有许多的梦想没有实现,还有许多的事情没有做。

    可是以后,她就是一个废人。

    她受不了这样残缺的人生。

    萧煜庭跟在洛昊锋他们身后,见乔思意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洛昊锋,又平静地移开视线,那张没有任何情绪的脸上,一片令人心疼的荒芜。

    他的心便狠狠的一疼,快步走到床前,轻轻的喊她的名字,“思意,你是为了洛昊锋才失去这条腿的,你可以对他提出任何的条件,但你不能放弃你自己。”

    萧煜庭的话音落,墨修尘和覃牧眉头都同时一皱。

    乔思意的睫毛颤了颤,看着萧煜庭的眼神一片平静,出口的声音,也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我没有要求,谁让你找他来的?”

    “思意,你不是不想活了吗,你因为他而不想活,那他就有责任来看你,照顾你。”

    “萧煜庭,你是我的什么人?你凭什么替我做主?”

    乔思意忽然怒了,她气愤地瞪着萧煜庭,他凭什么管她?她是死是活关他什么事。

    萧煜庭被他质问的一噎,脸上闪过一抹难看,却很快的接口,“我不是你的什么人,可这个男人不是你心心念念着的吗?你既然要死,总要见他最后一面吧。”

    “萧煜庭,你胡说什么?”

    这个声音是洛昊锋的,他觉得萧煜庭疯了,乔思意都不想活了,他还这样刺激她。

    乔思意脸上一片死灰般的青白。

    萧煜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心心念念的洛昊锋,这让她极其难堪。

    特别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心里想的并不是她,就在昨晚,她向他告白的时候,他还告诉他,他爱的人是白筱筱。

    哪怕是他们真的死在了那里,他对白筱筱的爱也不会因此而消散。

    萧煜庭的话让乔思意情不自禁的又想到了昨晚,她和洛昊锋说的那些话,那些以为她即将死去,永远没有机会再说出的告白。

    “我胡说?洛昊锋,难道你想不承认?乔思意是为了你才这样的吗?”

    萧煜庭也很生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有些失去理智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只知道,乔思意既然那么喜欢洛昊锋,那他就要让乔思意在一心求死的情况下,让洛昊锋给她活下去的勇气。

    这一刻,萧煜庭忘记了白筱筱的存在。

    忘记了,白筱筱才是洛昊锋心心念念的女子。

    甚至,白筱筱还怀着洛昊锋的孩子,再过两个多月,他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

    他承认自己很自私,自私的想要让乔思意活下去。

    刚才他是真的被吓坏了,但他推开病房的门,看见乔思意,一手拿着水果刀正对着自己的手腕要割下去的时候,萧煜庭一颗心都停止了跳动。

    她扑过去夺走,乔思意手里的水果刀,乔思意挣扎着,不让他夺走,为此,他的手还受了一点伤。

    洛昊锋脸上一阵青黑变幻,墨修尘让医生和护士先出去,对洛昊锋说,“你跟乔小姐好好的谈谈,我们去外面等你。”

    “好,你们先去外面等我。”

    洛昊锋点点头,让墨修尘和覃牧先出去。

    乔思意被子下的双手紧紧捏成拳头,紧抿着唇瓣,一直没有开口。

    她心里很乱,刚才她是真的抱着一死的决心,她不想这样残缺的生活下去,不想再用这样残缺的自己面对,自己深爱的男人。

    墨修尘离开之时,淡淡的看了一眼萧煜庭,后者脸色沉了沉,终究还是退出了病房。

    病房里,只剩下洛昊锋和乔思意两个人,一时间,气氛寂静到沉闷。

    洛昊锋身子直直的坐在轮椅里,眼神平静的看着病床上的乔思意,她脸上有流过泪的痕迹,但眼眸里已经没有了泪水。

    心死到没有了悲伤,这样的乔思意,让洛昊锋皱紧了眉头,“思意,你还记得昨天晚上你说过的话吗?”

    “……”

    乔思意眼里微光流转,抿着唇瓣,不作回答。

    “你说,你小时候经历过很多苦难,但你从来不放弃,所以你一次次的达到自己的目标,你说的那些梦想都很美好,难道你不想去实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