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7章 故意烫伤她的脸

    靳哲宇站起身,一字一句很坚定的承诺,“不会再有下次的。”

    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靳哲宇眼里迸射过一抹冷厉,狠狠地抿了抿唇,长指按下接听键,“喂。”

    温锦目光扫过靳哲宇,随即站起身,回到办公桌后。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只听见靳哲宇说,“我和剧组的人在温氏药厂,你过来吧。”

    便挂了电话。

    靳哲宇刚想说什么,温锦的手机又响起。

    他到了嘴边的话改了口,对温锦说了一声,他先去剧组那里,便离开了办公室。

    温锦盯着靳哲宇的背影看了几秒,也许,他应该帮帮靳哲宇,虽然他的身份不适合晓茶,可他对晓茶都是真心的。

    手机铃声响了好几声,温锦在接听电话,声音温和的出口,“喂。”

    “温锦,我刚才在接一个病人的电话,所以没接你的电话。”

    欧一涵在电话那头温柔地解释,温锦眉宇间泛起一丝温和,语气温润的说,“辛苦了。”

    欧一涵在电话那头笑着回答,“有温总这句话就不辛苦了。”

    温锦笑了一声,“晚上要加班吗?要是不加班,一起吃饭吧。”

    欧一涵前一秒还在笑,下一刻就抱怨开了,“不行啊,今天晚上不能一起吃饭了,要加班讨论一个病人的情况,制定手术方案。”

    “这么辛苦,那到时我去接你下班,然后请你吃宵夜。”

    “这个可以有,等我快下班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欧一涵的声音顿时又充满了欢喜。

    “嗯。”

    **

    虽然昨天郑诗芮也被温锦警告过,但比靳凤姣要好一点,温锦扇了靳凤姣一耳光,并没有对她动手。

    而他又想见靳哲宇,对方让她来药厂找他,她便真的来了。

    靳哲宇那车没有驶进厂区,而是停在了路边。

    他人就坐在主驾座,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香烟,尽管降了车窗,车厢里还是有着淡淡的烟草味。

    看见郑诗芮的红色跑车驶来,靳哲宇神色瞬间冷却,一抹狠厉自眸子深处掠过。

    “哲宇。”

    靳凤姣从他自己的车里下来,打开靳哲宇的车副驾座车门坐了进来,侧着身,笑眯眯地望着靳哲宇。

    靳哲宇搭在车门上的手放了下来,指尖还夹着香烟,并没有要扔掉的打算。

    而是眸光深沉地看着郑诗芮,“找我有什么事?”

    郑诗芮娇媚一笑,“人家想你了,所以就来找你啊。”

    靳哲宇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这样的他,对于郑诗芮来说,无疑是魅惑迷人的。

    可稍微朝她倾了身,骨节分明的大手抚上郑诗芮妆容精致的脸颊,郑诗芮不料他会有这一动作,芳心一乱,看着靳哲宇的眼神越发温柔了一分。

    靳哲宇缓缓朝她压去,作势要吻她。

    车厢里的气氛是否一瞬间变得微妙,丝丝暧昧的因子随着靳哲宇的靠近,而弥漫开来。

    郑诗芮的脸红了红,在对方越逼越近之时,她睫毛颤了颤,双眸娇羞的闭上。

    等待期待已久的吻落下。

    然而,她等来的不是期待已久的吻,而是肌肤上传来尖锐的疼意,一声尖叫破口而出。

    她原本闭着的双眸惊恐地睁大,撞入视线的是靳哲宇带着歉意的眼神,以及他手中已经燃烧了一半的香烟。

    “诗芮,对不起,我本来想吻你的,但忘了手上还有烟,一不小心就烧到你了。”

    郑诗芮又惊恐又痛又担心,白嫩的手颤抖着伸向自己的脸,“你用烟头烧到我的脸了?”

    脸上火烧火辣的疼意提醒着她,靳哲宇手中的香烟真的烧到了她的脸,会不会被烧的毁容了。

    一想到这里,郑诗芮便要哭了出来。

    在她的手即将摸到自己脸的时候,靳哲宇已经扔了香烟,粗粝的指腹抚上刚才他烫过的地方。

    不知是因为烫的太疼了,还是因为他的动作粗鲁,不懂的怜香惜玉,郑诗芮又尖叫了一声。

    “别害怕,别害怕,不会毁容的,只是烫到了一点点。”

    靳哲宇说得云淡风轻的,郑诗芮反应过来,低下头打开包包,从里面拿出镜子。

    当她看见脸上被烫的那一块时,一下就哭了,“谁说只是一点点,被你烫了这么大一块,哲宇,我要是被毁容了怎么办,你还要不要我。”

    靳哲宇眼底深处划过一抹厌恶,别说毁容了,就是不毁容我也不要你。

    “不会毁容的,我姐昨天被温锦扇了一耳光都没有毁容,今天早上只是还有一点红肿而已。”

    他的话音落,原本真照镜子的郑诗芮,蓦地抬起头双眸惊恐睁大的望着他。

    靳哲宇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郑诗芮盯着他几秒,忽然颤抖的问,“哲宇,你刚才是故意的?”

    她不敢相信,靳哲宇会故意用烟头烫她的脸。

    靳哲宇一笑,“怎么可能,我刚才就是不小心烫到你的。你要是怕毁了容,那我现在带你进去问温锦要点药膏抹上,他这里开个药厂,一点烫伤药还是有的。”

    郑诗芮眼神带着戒备,她觉得靳哲宇的表情很怪,她心中生出了一丝怕意来。

    靳哲宇看着她害怕的眼神,继续说着,“昨天你和我姐在一起,你肯定知道温锦为什么打她?你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我不知道。”

    郑诗芮心虚的低下头,看着镜子里的靳哲宇。

    “怎么会不知道,你和我姐不是很要好吗?今天早上我问她,她居然说温锦是为了接晓茶打她的。”

    靳哲宇眉间泛着疑惑,“难不成,我姐做了什么伤害景晓茶的事,如果真是那样,她被打倒是活该,谁不知道温锦把景晓茶当妹妹,她欺负了人家妹妹,当哥哥的找他算账,天经地义的事。”

    “哲宇,我想去医院。”

    郑诗芮摸着自己的脸,可怜兮兮的望着靳哲宇,不希望他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靳哲宇皱着眉头看着她手捂着的地方,“这一点烫伤真的不要紧,过两天自己就好了,我这里还有事,你先回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