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5章 实力坑爹

    因为梓奕说,一会儿温锦要来。

    温然一出他卧室,便拨出温锦的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温锦的声音就传了来,即便隔着电话,温然也能听出他语气里的关切和担心,“然然,梓奕刚才说你肚子疼没吃药,怎么回事?”

    “啊?”

    温然一怔,随即解释道,“我吃过药了,可能是下午吃点心吃的,现在已经没事了。”

    “修尘出差去了?”

    “梓奕连这都告诉你。”温然转头看了眼身后儿子的房间门。

    温锦的声音温和平静地传来,“梓奕在电话里说,他老爸婚内出轨了,接了一个女人的电话就丢下肚子疼的你离开了家,让我过去看看。”

    “怎么可能?”

    温然声音惊讶地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的胃一向不好,修尘有没有带你去医院看看?”听温然的语气,想来修尘并非像梓奕那小家伙说的那样出轨。

    温锦的话,又绕回到温然的身体健康上。

    此时此刻,欧一涵就坐在温锦身旁,借着车内幽暗柔和的灯光,打量着讲电话的温锦。

    他眉宇温润,神色温和,声音里毫不掩饰对温然的关心和担忧,这让欧一涵忍不住地羡慕温然。

    能有温锦这么关心她的哥哥。

    前面不远处拐弯,就是她家,车子到欧一涵家门口时,温锦刚好和温然通完电话。

    欧一涵问温锦,“然然没事吧?”

    温锦微微一笑,“没事了,是梓奕那家伙夸大其词,然然已经吃过药,现在基本上好了。”

    “那就好。”

    欧一涵释然地笑笑,“你还去然然家吗,要不,进去坐坐?”

    “我不进去了,虽然然然说吃了药,现在没事,但修尘不在家,我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那好吧。”

    欧一涵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对温锦道了晚安,才打开车门下车。

    **

    温锦到墨家时,温然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里。

    “修尘去哪里出差了?”

    温锦喝了一口温然给他倒的水,才关心地问。

    温然手里捧着水杯,“出国了。”

    “梓奕说,给修尘打电话的是个女人,还在电话里哭,真有这回事?”

    温然眉头一皱,“梓奕这家伙,怎么学会说谎了。”

    “没有就好,我还以为是那个姜惠又出什么幺蛾子。那个女人对修尘怕是一直都有着心思的,然然,你不该让修尘一直留她在公司,还重用她。”

    温锦不是不放心墨修尘,而是那个姜惠有些特殊。

    墨修尘一直留着她,就证明了这一点。

    温然倒是无所谓的笑笑,“哥,我相信修尘,再说,我每天都跟他在一起,就算姜惠有什么想法,也无法付诸行动不是?”

    “那他出差是怎么回事?”

    温锦觉得,梓奕可能夸大其词,但也不敢完全胡捏。

    说到这个,温然脸上的笑敛了一分,“这次去国外出差的原本是姜惠,是出了些事情,今晚也是他给修尘打的电话。但修尘赶过去,是处理公事的。”

    “看来,梓奕也并非完全说谎。”

    温然嘴角抽搐,“哥,梓奕都这么夸张了,你还说他并非完全说谎。”

    “当然,梓奕上次还告诉我,他那天去公司找修尘,正好看见姜惠在办公室里跟修尘汇报工作,说她特意穿的花枝招展的,想勾引他老爸。”

    “他这话怎么不敢跟修尘说。”

    温然好笑,梓奕这家伙真是实力坑爹啊。

    居然打电话跟他舅舅说,他老爸婚内出轨了。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要注意些,别让那个姜惠有机会,到时候你哭都没用。”

    “我知道。”

    温然轻轻点头,知道哥哥是关心她,修尘实在太出色了,不仅是集团的女职员一个个的爱慕着他,商场上那些客户,也没少费心机。

    恨不能天天往修尘身边送女人。

    如果修尘像别的男人那样花天酒地,她就算24小时跟着,也是没用的。

    温锦站起身,“我上楼看看梓奕。”

    “他恐怕是睡着了。”

    温然也跟着站了起来,手里的杯子放到茶几上。

    温锦又打消了上楼的念头,温和的叮嘱,“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家了。”

    温然要送温锦出门,被温锦拒绝了。

    车子没开出多远,便碰到下班回来的顾恺。

    顾恺停下车,几步,来到温锦的车前,打开后排的车门坐进去,“阿锦,你是去然然家了吗?”

    “然然肚子疼,梓奕说给你打电话,你在加班,我就过来看看。”温锦温和的回答。

    顾恺却是眉头一皱,“梓奕没有给我打电话呀,然然怎么会肚子疼,现在好了吗?”

    “她吃过药已经没事了,可能是下午吃东西吃坏了肚子。”温锦也微微皱起眉,“你说,梓奕没给你打电话?”

    “对啊,我晚上有个手术,虽然没有带手机,但手机没有未接来电。”顾恺说着掏出手机给温锦看。

    温锦陷入了沉思,“梓奕这家伙干嘛骗我?”

    “梓奕骗你?”

    顾恺乐了。

    英俊的眉宇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目光灼灼的看着温锦,“说来哥哥听听,梓奕怎么骗你的?”

    温锦白他一眼,把梓奕在电话里跟他说的那些话重复了一遍。

    顾恺像是听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捧腹大笑起来。

    “明天我再找那小子算账。”温锦低声道。

    顾恺好不容易止住笑,“你找梓奕算账的时候一定叫上我,我也想知道,梓奕这是玩儿的哪一出,干嘛把你骗到他们家,他该不会真以为他老爸出轨了吧,是想让你去收拾他老爸来着?”

    “我为什么要叫上你?”温锦心里很不爽。

    顾恺心情却是好极了,“这么好玩的事当然要叫上我,不过你也太好骗了,梓奕几句话就把你骗到了他家,你还真相信修尘会出轨不成?”

    “我怎么可能相信。”

    温锦闷闷地说,“可是梓奕在电话里说然然生病,修尘又临时出差了,我不放心,当然要过来看看。”

    末了又补充一句,“还不是因为他说给你打过电话,你在加班。”顾恺家离墨修尘家近,温锦是想着然然如是真的是肚子疼的厉害,就让梓奕给顾恺打电话,让他先把然然带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