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0章 不打扰你就好

    温锦来到景晓茶病房的时候,陈阿姨刚把晚餐送来。

    下午,温锦和景晓茶用她的手机通完电话,陈阿姨就回家给景晓茶做晚餐了。

    “好香的饭菜,陈阿姨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温锦呼吸着空气里饭菜的香味,嘴角噙着温暖的弧度,连墨玉的眸子也染着暖意。

    景晓茶正看着陈阿姨盛饭,听见声音看向门口,对上温锦温暖的眼神时,她清丽的脸蛋上不自觉地浮起一抹笑,“温大哥,你下班啦,吃晚饭了没有?”

    温锦迈着修长的双腿朝病床前走来,嘴里回答着景晓茶的话,“刚下班就赶来医院了,还没有时间吃晚饭。”

    “那刚刚好,陈阿姨做的晚饭多,你也一起吃吧。”

    景晓茶其实并没有看到陈阿姨带的晚饭多不多,因为陈阿姨刚打开饭盒,把饭菜往外拿,还没有拿完。

    只不过是温锦说没有吃饭,景晓茶边条件反射的让他一起吃。

    陈阿姨倒是笑了,“晓茶,我带的就有阿锦的份。”

    “啊?”

    景晓茶惊愕地眨眼。

    温锦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浓了一分,在病床前停驻了一秒,对陈阿姨说,“陈阿姨,你先回家吧,这饭盒一会儿我带回去。”

    “好。”

    陈阿姨笑眯眯地答应。

    温锦不顾景晓茶还惊讶的睁着一双大眼睛,直接进了洗手间去洗手。

    陈阿姨停下了手,对景晓茶温和地说,“晓茶,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再给你送早餐过来。”

    “好的,陈阿姨。”

    温锦洗了手出来,陈阿姨已经离开了病房。

    见景晓茶正挪动坐姿,他立即阻止,“别乱动。”

    “温大哥,我不是乱动,只是想换个姿势坐着,吃饭方便一些。”

    景晓茶很无辜地解释。

    温锦几步来到病床前,不加思索地伸手扶住她,“想换什么姿势?”

    可能是他靠得太近,夺走了景晓茶鼻翼间的空气,她呼吸滞了一下,不抬头的情况下,视线只能在他心口的位置。

    “不,不用了,我现在这样就行了。”

    景晓茶的声音忽然有些结巴。

    她只有要一呼吸,鼻翼间,就满满的全是他的气息,这让她心跳的速度不受控制地变得凌乱。

    景晓茶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怎么这么没出息,温大哥一靠近,脑子里就乱了。

    温锦垂眸,凝着她白皙脸颊上泛起的那抹淡淡地红晕,心中微微一动。

    “温大哥。”

    景晓茶微仰着小脸,望着温锦深幽的眸。

    温锦眸光凝视她片刻,扶着她左边肩膀的手轻轻放开,视线转移到她右臂上受伤的位置。

    “伤口疼不疼?”

    他的声音低沉温润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哑。

    似乎,还有着淡淡地心疼。

    景晓茶本能的笑着摇头,“不疼,我今天一直在休息,什么也没做,不动它就不疼。”

    温锦笑笑,两只手都松开她,给她盛好饭,在床前椅子坐下。

    “温大哥,我自己吃。”

    有了早上被石天看到的那一幕,以及石天后来说的那些话,景晓茶看见温锦端着碗坐下要喂她,就急了。

    温锦对她的话听若未闻,把了勺子粥喂到她嘴边,“这是让陈阿姨专程给你做的猪肝粥,等过几天,你想吃什么再让陈阿姨换着做。”

    “温大哥,你把碗放在桌上,我可以用左手吃的,一会儿你的饭菜都凉了。”

    “你既然怕我的饭菜凉了,那就别耽误时间,赶紧吃。”

    温锦好笑地说,似乎很喜欢看她这可爱的模样。

    景晓茶颓废地翻了个白眼,她觉得自己的性格就很倔了,为什么温大哥比她还要倔,固执得没人能说服。

    “要是想今天你连载的小说不断更,就乖乖地把粥吃了。”

    温锦不紧不慢地又补充一句,嘴角一直噙着温暖的弧度,拿着勺子的手耐心地伸着。

    景晓茶眼睛眨了眨,不太相信地问,“温大哥,你允许我碰电脑,更新小说了吗?”

    “吃完这碗粥,我再告诉你。”

    温锦笑容温润而迷人,映着病房里的灯光,无端增添了几分潋滟色泽,看得景晓茶心神一恍。

    美男计。

    她脑海里闪过这个词,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了。

    温大哥怎么可能对她用美男计,受伤的是手臂,怎么脑子也跟着坏了。

    “好吧。”她还是乖乖地张了嘴,像早上一样,认命的接受他喂她吃粥。

    温锦看着她愿意让他喂,心情更加好了。

    “我听说,今天上午靳哲宇和郑梁柱来医院看你了?”

    喂她吃了几口粥后,温锦随意地找了话题问。

    景晓茶点点头,嘴里含着刚吃下的粥,没有立即回答温锦的话,而是等咽下了粥才解释说,“他们来过,但没待两分钟就走了。”

    温锦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又喂她一勺粥,“郑梁柱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女儿郑诗芮坐牢,肯定还会再来找你。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用理会。”

    “我知道,我上午就跟他说了,我现在养伤,没有精力管其他事,所有的事情都有律师会处理。”

    景晓茶说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像个骄傲的孩子等待大人夸奖似的。

    温锦低笑了一声,“这样就对了,他再来找你,你就让他找我。”

    由于药厂每天事情多,温锦不可能整天的陪在医院里。

    “他们后来去找欧姐姐了,不知道怎么说的,听温姐姐说,郑梁柱走的时候很生气,欧姐姐的妈妈也很生气。温大哥,你刚才没有去看欧姐姐吗?”

    “我去了她病房,但只坐了一会儿,没有问她这件事。”

    温锦并不打算把他和欧一涵的谈话告诉景晓茶。

    景晓茶太过单纯,善良。

    但却性子倔强,他不能冒险。

    “原来如此,不过郑梁柱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了,欧姐姐那里不同意私了,他应该会找你的。”

    景晓茶蹙着眉想了想,说着自己的看法。

    温锦眸子深处划过一抹冷意,不过转瞬,又化为层层暖意,不想因为郑诗芮或者郑梁柱影响到现在的气氛,“他不再打扰你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