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6章 已经分手了

    景晓茶抓住了欧母打下来的手。

    她知道这是对长辈的一种不尊敬,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深爱的温大哥被打。

    她宁愿欧母骂她,打她。

    只要别伤害了温大哥就好。

    “对,是你的错。”欧母气愤的甩开景晓茶的手。

    温锦又立即把她护在身后,高大的身子如一道坚实的墙挡在她面前,歉意地看着欧母,“伯母,我和一涵已经分手了。”

    “……”

    欧母的手僵在半空。

    瞪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听见的。

    时间凝滞在这一刻。

    被护在温锦身后的景晓茶拧紧了眉,轻咬着唇瓣忍着伤口撕裂的疼,她能感觉到,有血沁出纱布。

    那原本只是被两颗铁钉扎了两个小洞,可是因为感染后手术的原因,伤口增大了好多倍。

    不再是两个小洞。

    刚才慌乱中推开温锦的时候,便撕裂了伤口。

    “你说什么?”

    欧母瞪着温锦,咬牙切齿的问。

    她从来不是不讲理的泼妇型女人,反而一向开明,可是,现在受委屈,受伤害,被渣男劈腿的是她的女儿。

    她无法不生气,也无法保持一惯的优雅。

    温锦垂了垂眸,原本是答应过一涵,等她亲口告诉她父母的。

    可是没想到,会被欧母看见他吻晓茶这一幕。

    “伯母,您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一涵,我和一涵真的已经分手了。”

    “如果你和一涵分了手,一涵怎么没告诉我?”

    欧母觉得,是温锦在说谎。

    “原本我跟一涵说好了,等她伤好之后再亲口告诉您和伯父的。”温锦陈述着事实。

    说完这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景晓茶。

    见她拧着眉,咬着唇瓣隐忍的模样,他心里一紧,眸光瞟向她右臂。

    “温锦,我们一涵那么喜欢你,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她,一定是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和景晓茶不清不楚在先。”

    欧母想到那天,一涵跟她提起过和温锦分手的事。

    她当时骂了一涵一顿。

    后来她就没再提过。

    “伯母……”

    温锦还想解释,欧母却冷声打断他的话,“你要我相信也行,现在跟我下楼去找一涵。”

    “伯母,晓茶伤口裂开了,您稍等两分钟,我让医生来给她包扎了再下楼行吗?”

    “不行。”

    欧母不加思索的拒绝了他的提议。

    景晓茶轻轻碰碰温锦,“温大哥,你先跟欧伯母下楼去吧,我自己等医生过来就行了。”

    “温锦,你要是想我放过景晓茶,就现在跟我下楼。”

    欧母见温锦犹豫,心头一恼,威胁的话便出了口。

    温锦按下床头的呼叫键,为了不让欧母继续在这里生气的说些伤晓茶的话,他对景晓茶轻声交代了一句,“晓茶,医生马上过来,我先下楼,一会儿上来。”

    然后跟欧母一起离开了病房。

    景晓茶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想到刚才温锦替她生生挨下的那一耳光,心里又一阵心疼。

    她轻轻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眸子里泛着温润。

    就像欧伯母说的,欧姐姐才因为温大哥受了伤,就撞见他们……

    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欧姐姐。

    欧姐姐是因为她才被绑架的,后来又因为温大哥才受了伤。

    欧姐姐喜欢温大哥,从来没有隐瞒过她,甚至上一次,欧姐姐还生气的说,她要是也喜欢温锦,可以公平竞争。

    顾恺和温然很快赶来。

    看到景晓茶手臂沁出的血,顾恺眉头皱了皱,“怎么会把伤口弄裂开了?”

    景晓茶不知道如何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只好敷衍地说,“是我不小心碰到了。”

    “晓茶,我哥不是上来了吗,他怎么没有在这里?”温然目光自床头小桌上的饭菜上面扫过。

    刚才分开时,她哥哥分明说会上来的。

    景晓茶眼神闪烁地说,“温大哥刚才去楼下欧姐姐的病房了。”

    “难道你们又吵架了?”

    温然本来是去找墨修尘,带几个孩子一起去吃午饭的,但因为顾恺让等他,就耽误了一会儿。

    那几个孩子也都说不饿,于是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没有。”

    景晓茶连忙摇头。

    温然把她的慌乱和尴尬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说,“没有就好。”

    见她不想说,也不再追问原因了。

    顾恺给景晓茶重新包扎好伤口,温言叮嘱,“晓茶,这几天注意些,别再碰到伤口,这条手臂也别用力。”

    楼下病房里。

    欧一涵听了欧母气愤地控诉温锦的罪行后,脸上微显苍白。

    对上温锦歉意的眼神时,她轻轻抿唇,忽略心里那一丝疼,解释说,“妈,阿锦说的是真的,我和他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分手了。”

    “你和他分手了?”

    欧母气恼地瞪着女儿,她不是很喜欢温锦吗,怎么这么傻。

    欧一涵点头,“不错,是我和阿锦提出的分手,妈,他现在和谁在一起,都跟我没有关系了。”

    “是不是你知道他和景晓茶的那些事,所以才跟他分手的?”

    欧母太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一涵对温锦的喜欢不是一点点,而是喜欢到了想和他一辈子走下去的程度。

    为了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如果温锦也对她好,她怎么可能提出分手。

    再看女儿眉眼间淡淡地忧伤,欧母更加心疼女儿了。

    “当然不是,我和阿锦分手是因为我觉得和他不合适,妈,你就别再生气了,下次我一定找个更好的男朋友。”

    欧一涵说着,伸手去拉欧母的手。

    欧母甩开她,又瞪了一眼,才对温锦说,“既然你和我们一涵分了手,那以后就别再出现在一涵面前了。”

    “妈。”

    欧一涵拉长了声音喊。

    欧母不理会她,只是冷冷地看着温锦,“温锦,我们一涵因为你差点命都没了,你却在她最需要照顾的时候跟她分手。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就等景晓茶出院之后,你们再做那些伤风败俗的事,别让我们一涵被医院的人笑话。”

    她家一涵还要在这医院上班呢,让人知道她男朋友不仅在她伤受的时候不照顾她,还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那还怎么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