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9章 你还怪梓奕吗

    覃清晴漂亮的眸子轻闪了下,“陌陌姐,要不你在我家吃早餐吧。”

    “也行,我打个电话告诉我妈一声。”

    陌陌笑嘻嘻的掏出手机,拨出她老妈的电话。

    今天早上她会出现在这里,除了她自己好奇之外,也是受命于她妈妈温然的。

    原因嘛,哪然是墨梓奕嘴上的伤。

    没人相信他嘴上的伤会是被他现在所谓的女朋友咬的,更不可能是被别的乱七八糟的女人咬的。

    温然听了墨陌的汇报,让她就留在覃家陪清晴吃早餐。

    阿姨把早餐端上桌,覃清晴和墨陌两人走进餐厅。

    拉开椅子坐下,开吃前,覃清晴迟疑地问,“陌陌姐,馨馨姐不在家吗?”

    那天晚上,她去墨家只待了几分钟,没有看见馨馨。

    闻言,墨陌脸上闪过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四年前她就离开g市,回了亲生父母家,这些年和你一样,跟我们任何人都没有联系。”

    覃清晴面上露出些许诧异。

    她居然离开了g市?

    墨陌抿抿唇,眸色认真地看着覃清晴,认真的说,“清晴,其实你当年误会了梓奕,即便是你出国这些年,他也不曾交过女朋友。”

    覃清晴白皙的脸蛋上,泛起一抹不正常的苍白。

    眼前浮现出四年前,她看见的那一幕

    “陌陌姐,那些都过去了。”

    “那你还怪着梓奕吗?”

    墨陌虽然看不惯梓奕那小子的霸道不讲理。

    但她们是双胞胎姐弟,感情是很好的。

    至于馨馨,他们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覃清晴摇头,“不,我不怪梓奕哥哥了。”

    她早就不怪他了。

    这些年她一直怪的是自己,无法原谅的也是自己。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妈妈也不会出事。

    “清晴,你现在能告诉我,当年馨馨跟你说过些什么吗?”

    覃清晴苦笑,“陌陌姐,不管她当年说过些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那你和梓奕昨晚是怎么回事?”

    见覃清晴神色微变,墨陌立即补充一句,“这不是我想八卦,是我妈很关心你,她一直视你如己出,昨晚梓奕带着嘴伤回家”

    “什么嘴伤?”

    覃清晴装傻。

    那种伤,她没法说是她咬的。

    “呵呵,你不知道我就不说了,一会儿你去公司就能看见的,估计他今天会成为全公司的谈资。”

    墨陌的话,很快的成为了事实。

    当覃清晴去公司出席股东大会的时候,在洗手间里,就听见身旁两名女职员在外面嘀咕。

    a说,“你看见了吗,总裁的嘴受伤了,看来禁欲系男神一旦开荤凶猛如虎啊!”

    b咯咯地笑,“你说得好像看见总裁和女人做的全过程似的,不过时昔今天一大早就来了公司,应该是昨晚他们太激烈才会”

    “也许我们过不久就能吃到喜糖了,除去以前和总裁亲梅竹马的覃清晴之外,时昔是总裁唯一的女朋友吧,他们那么激烈,会不会奉子成婚”

    a一脸的幻想,b感慨地说,“时昔真幸运,居然能在覃清晴回来之后,还和总裁生米煮成熟饭,原本还以为能上演一场二女争一男的戏码呢。”

    而此时,被他们议论的主角之一的时昔心头却是百味杂陈。

    隔着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她看着十指如飞的专注工作的墨梓奕嘴上的伤,放在身侧的双手一点点地捏紧成拳。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不让自己嫉妒的质问出口。

    “梓奕,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下午你要是有时间的话,陪我去摄影棚好不好?”

    时昔压下了所有的嫉妒难过,眉眼间笑容温婉动人。

    好像没有看见他嘴上有伤,也不知道那样的位置,那样的伤肯定是被女人咬的一样。

    墨梓奕打字的十指并没有停下来,“中午一起吃饭没有问题,下午的时间都排满了”

    “没关系,那中午一起吃饭就行了,我刚才上来的时候,听说今天要召开股东大会,那覃小姐也肯定要来的吧,之前一直说请她吃饭都不凑巧,中午我们”

    “你跟她说吧,她要是愿意,就请她,一顿饭她也吃不穷我。”

    墨梓奕打断时昔的话,抬眸看她一眼后,按下保存,关掉文件。

    清冷凉薄的话语怎么都不出他嘴上的伤和覃清晴有一丝半毫的关系。

    时昔心中微怔了下。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他的嘴唇,不是被覃清晴咬破的,又或者,不是被女人咬的

    她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媚了一分,轻快地说,“放心,我一定说服覃小姐,她怎么说都是和你一起长大的,你把她当妹妹,她也就是我的妹妹,这顿饭我来请,你到时不许跟我抢。”

    话音微顿,时昔又道,“我就不在这里打扰墨大总裁你工作了,我出去看看覃小姐来了没有,抢先预约,免得别人约了她。”

    后面那半句,她故意说得暧昧。

    办公桌后,墨梓奕翻文件的动作微微一顿。

    不自禁的想起昨晚,她坐杨晓峰的车离开,不接他电话英俊的眉宇间染上一丝凉意。

    ——

    覃清晴是在走廊里碰到的时昔。

    对方的目光扫过她的最新款限量版包包,眼里闪过一丝嫉妒的光芒,旋即又转换成了嫣然笑意。

    “覃小姐,早上好。”

    “时小姐好。”

    覃清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的时昔,听着她说,“我听梓奕说你今天要来开会,还想着到楼下等你。”

    “时小姐找我有事?”

    “为了请你吃午饭啊,我和梓奕一直想请你吃顿饭,奈何一直没时间。今天早上起来他终于答应了我,说覃小姐你从小跟在他身边长大,就像他的亲妹妹,让我先见你,改天再去见墨伯伯和墨伯母。”

    时昔眉梢眼角都染着甜蜜羞涩的笑容,“覃小姐,我这么急着见梓奕的家人,你不会笑话我吧?”

    她低下头,手‘无意’地抚上自己的腹部,声音低低地说,“要不是怕奉子成婚,我也不会这么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