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0章 他哑声道,“你勾.引我?”

    墨梓奕原本就炙热的眸子里窜过一簇火苗。

    凝着她熏红如血的小脸,以及娇嫩欲滴的红唇,一向冷静自持的他身体突然变得燥热。

    那燥热还从四面八方往一处涌。

    “你勾引我?”

    他哑声指出,大手一把将她的小脸按在胸膛,撩死人偿命的丫头片子。

    她真以为他舍不得办她?

    “梓奕哥哥,我是很认真的。”

    覃清晴轻笑着从他怀里抬起小脸,一双水眸灿若星辰,却也勾人心魂。

    “要不你带我开了车再回帝都?”

    墨梓奕故意的把气吹在她耳边,低哑暧昧的嗓音撩拨到了极致。

    然后,他满意的感觉到了怀里的女孩身子轻颤,他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不要。”

    覃清晴左右躲闪,粉嫩的耳垂却躲不开墨梓奕。

    她又痒又觉得酥麻难耐,不得不求饶,“梓奕哥哥,我错了你放开我。”

    “记住你说的话。”

    墨梓奕没有放开她,只是不再逼她的将她霸道的搂在怀里。

    滚烫的大手将她的小手抓在掌心,紧紧地禁锢。

    覃清晴红着小脸点头,“我记住了,等我回来一定兑现承诺。”

    最后她终于说服了墨梓奕,他把她送到机场,看着她走进安检。

    覃清晴关机前,给她父亲覃牧发去一条短信,告诉他乘坐的哪趟航班。

    之前,覃清晴赶去机场的路上,覃牧又打过一个电话让她不要着急,说覃奶奶是老毛病犯了。

    ——

    帝都,机场。

    覃清晴跟着人流走出安检,一眼看见等在人群里的叶湛。

    他穿着一套休闲西装,风度翩翩。

    周围不少女性朝他瞟去,但他目不斜视,只是看着走出来的覃清晴。

    “清晴,不用看了,就我一个人来接你,覃叔叔在家做晚饭。”

    “我爸怎么让你来接我,我奶奶不是在医院吗?”

    “覃奶奶不习惯住医院里,一个小时前就回家了,覃奶奶想吃覃叔叔做的饭,他就亲自下厨,派我来接你了。”

    叶湛见覃清晴只背着一个小包,不用他帮忙拿行李,他便一手插在兜里,眉宇含笑,语气温润地解释。

    “我表哥呢?”

    “晋琛回部队了。”

    “那你怎么没回?”

    两人一起走出机场,朝叶湛的车走去。

    机场这种地方人多,叶湛一边和覃清晴说话,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人,一只手微微抬地放在身旁,注意着不让旁人碰到她。

    听见清晴的问话,他耸耸肩,无奈地道,“我也想回部队,但明天是我爷爷的寿辰,我要是不给他祝完寿就回部队,他该说我不孝了。”

    “明天叶爷爷的寿辰吗?”

    覃清晴有些惊讶,她不记得这些。

    但叶湛和叶老爷子的关系似乎不是多亲近,自从多年前叶湛的妈妈去世之后,他似乎就待在部队,不太愿意回家了。

    可即便如此,叶老爷子还是对他寄予厚望的,谁让他是叶家这一辈唯一的男人呢。

    叶湛快走两步,打开副驾座的车门道,“先上车。”

    “我可不可以坐后面?”

    “不可以,我可不是司机。”

    叶湛挑眉,拒绝得理所当然。

    覃清晴也只是说说。

    并不是真的要坐后面。

    轻笑一声弯腰钻进车里。

    车子上路,叶湛转头看清晴,视线扫过她编辑短信的手,漫不经心地问,“墨梓奕怎么没陪你回来?”

    “是我不让梓奕哥哥回来的。”

    覃清晴写了几个字,眸光微闪了下,便懒得写干脆改打电话。

    “清晴,司机接到你了吗?”

    电话响了两声,墨梓奕的声音便关切地传来。

    隔着千里之距,那低沉温润的嗓音分外好听。

    覃清晴朝主驾座的叶湛看去一眼,笑嘻嘻地说,“接我的人不是司机啊,是叶湛。”

    “他去接你?”

    钻进耳里的声音蓦然间沉了一分。

    开车的叶湛似乎也没料到覃清晴会告诉墨梓奕,是他接她。

    不由得转眸又看了她一眼,对上她璀璨明媚的笑颜,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紧。

    “梓奕哥哥,你是不是吃醋了?”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某人很郁闷。

    覃清晴被逗得咯咯直笑,“你要吃醋,我回去才好安慰你,补偿你啊。”

    “你要安慰我?”

    “是啊,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吃醋了。”

    “不许和叶湛说话,也不许和他走那么近。”

    墨梓奕当然吃醋。

    虽然清晴不会喜欢别的男人,这一点他是自信的。

    可叶湛太过优秀,又因为他身在帝都的关系,受几位老人喜爱。

    他怕清晴和他接触太多,走得太近。

    若非如此,他怎么会等不下去的逼她回到他身边,跟他和好。

    覃清晴笑着点头,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哄电话那头的墨梓奕,“梓奕哥哥,你不是说过吗,全世界的男人都没有你帅,我怎么可能放着最帅的男人不要,去喜欢没你好的。”

    旁边,叶湛嘴角猛地抽搐。

    见他转头看来,覃清晴扯起一个歉意的笑容。

    又指指手机,继续说,“梓奕哥哥,我先不跟你聊了,一会儿回到家了解了奶奶的病情之后,我再给你打电话啊。”

    “奶奶回家了?”

    墨梓奕很精明的抓住重点。

    “好像是奶奶住不惯医院,所以就回家养病,梓奕哥哥,我真的挂了啊。”

    “刚才我不是故意打击你的,叶湛,你别在意啊。”

    挂了电话,覃清晴笑着跟叶湛解释。

    然而,这解释的话听在叶湛耳里,怎么那么不顺耳呢。

    “清晴,我知道你是哄墨梓奕的,不过你这样捧他,会让他变得自以为是,傲慢”

    “叶湛,我不是哄梓奕哥哥。”

    覃清晴打断叶湛的话,不满意他对墨梓奕的形容和评价。

    她蹙着秀眉,清眸严肃地看着他,像是在打量,审视。

    过了几秒后,她才舔舔唇瓣开口,“我知道你很优秀,有着帝都四大公子之首的名号,但我是真觉得梓奕哥哥才是全世界最好,最帅,最有魅力的男人。”

    她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比了一点点说,“你和梓奕哥哥相比,是真的差了这么一点,所以,我现在正式的告诉你,我只喜欢梓奕哥哥,除了他,我谁都不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