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8章 他心里从来都只有一个覃清晴

    墨修尘垂眸看了眼自己受伤的右臂,点点头答应,“好,剩下收集证据的事情就交给你,我知道你和叶湛做了交易。”

    “嗯,有资源不用是浪费,叶湛身在帝都,又对时家比较了解,最重要的是,他有那个能力,是很好的人选。”

    “他怎么会答应你的?”

    “爸,你受着伤回来,就算我不告诉我妈,我妈也会知道的。”墨梓奕答非所问的说。

    墨修尘闻言眉头一皱,不悦地睨他一眼,“你不要说,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会搞定。”

    他是怕梓奕这小子又添油加醋的说一些让然然担心的话。

    墨修尘和覃牧受伤又并非昨晚的事。

    虽然两三天的时间养不好伤,但也愈合了不少,如今又是冬天,就算是洗了澡,他也不可能光着身子。

    他不说,然然不一定就能知道。

    墨梓奕知道他父亲的想法,低笑一声后,大步朝机场外走去。

    ——

    “时昔小姐。”

    听见陌生人的声音,时昔惊讶回头。

    当看见叫她的人是一个年轻女人,和她一样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她眼里闪过一抹戒备的光芒。

    眯起眼睛看着她,“你是谁?”

    “我叫墨馨,时昔小姐这是要离开g市了吗?”

    “墨馨?”

    时昔眼里闪过思索,她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她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我是墨梓奕的姐姐,哦,现在不是了。”

    “墨梓奕的姐姐?”

    时昔脸色沉了沉,提到墨梓奕,她心头就一股恨意泛滥。

    “不错,不过我现在已经被墨梓奕赶出了墨家,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了,时昔小姐没必要用这种怨恨的眼神看着我。我之前看见过墨梓奕当着记者的面跟你分手,后面曝你丑闻的人也是墨梓奕。”

    “你有什么证据?”

    时昔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叫墨馨的女人。

    她想起来了。

    她四年前就离开了墨家。

    当初她听说过关于墨馨的事,但她的目标一直是墨梓奕,所以后来只了解过墨梓奕的又胞胎姐姐墨陌。

    墨馨冷笑,“时小姐认识墨梓奕的时间一定不够长,所以对墨梓奕不了解。”

    “我和梓奕认识的时间长不长关你什么事?”

    时昔突然恼怒。

    墨馨的话听在她耳里,那是对她极大的嘲讽。

    她反唇相击道,“你认识梓奕的时间够长又怎样,不过是一个被赶出墨家的养女而已,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豪门千金的模样。”

    “我不是那意思,时昔小姐误会了。”

    墨馨被时昔莫名一顿怼,心里有些恼。

    但面上还是忍下来了。

    时昔冷哼一声。

    不再搭理墨馨,朝机场外走。

    墨馨见时昔走掉。

    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想到什么,脸上又浮起笑容,追上去讨好地继续说,“时昔小姐,我了解墨梓奕,他从小就喜欢覃清晴,对她的感情深入到了骨髓,即便是四年前覃清晴误会他,之后和他分手,出国,他也没有忘记过她。”

    “不要跟我提覃清晴,我不想听。”

    时昔尖锐的打断墨馨。

    若不是那个女人回国,墨梓奕就不会和她分手。

    “时昔小姐难道不知道,墨梓奕当初并非真心跟你交往,而是为了利用你把覃清晴从国外骗回来吗?”

    “你说什么?”

    时昔脸色陡变地瞪着墨馨。

    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几个洞来。

    “我只是实话实说,墨梓奕喜欢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覃清晴,除了她,别的任何女人他都不曾放在眼里过。他和你交往并非出于真心,而是一开始就是利用,为了让覃清晴回国,为了用你来刺激覃清晴,让她回到他身边。”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时昔捏紧了拳头。

    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她的话,她不要信。

    “因为我说的是实话啊,时昔小姐和墨梓奕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曾牵过你的手,揽过你的腰,或者说亲吻过你,和你上过床?应该都没有吧,但他和覃清明却什么都做过。”

    “你闭嘴。”

    时昔低声喝斥。

    要不是这里人多,她又不想被记者看见。

    她真想好好的教训一顿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可恶的女人。

    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利刀直刺她心脏。

    她和墨梓奕交往期间,什么也没有做过。

    她想牵他的手,他避开。

    他想挽他手臂,他也避开。

    至于吻就更别提了。

    她突然想起来,有一天早上,她见到墨梓奕的时候,他嘴受着伤,明显是被女人咬伤的。

    当时她还和覃清晴说,她怕奉子成婚。

    甚至说墨梓奕在床上多么的猛。

    现在想起来,那个咬伤墨梓奕嘴唇的女人,定然就是覃清晴。

    她真是丢脸。

    “我不仅了解墨梓奕,还了解覃清晴,时昔小姐那么喜欢墨梓奕,难道真的这样算了,不想把他抢回来吗?”

    “关你屁事。”

    “时昔小姐何必拿我出气,你要是想把墨梓奕抢回来,我可以帮你。”

    “你怎么帮我?”

    时昔盯着面前的墨馨,她拉着行李箱,一副怕被人认出的装扮。

    “当然是帮时昔小姐和墨梓奕在一起。”

    墨馨淡然地面对时昔的审视。

    她知道墨梓奕派人在到处找她。

    如果她能找到一个靠山,那她就不害怕了。

    “别废话,说仔细点。”时昔一脸鄙夷地看着墨馨。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时昔小姐不如请我回时家,我再慢慢地帮你出主意,保证让你得到墨梓奕。”

    墨馨要确认,当年找她的那个神秘人,是不是她偶然间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人。

    时间间隔太久,她无法确定。

    所以,她需要时昔帮忙。

    时昔犹豫了几秒,似乎在衡量墨馨是不是真的有用,“我可以让跟我回时家,可是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帮不上忙,我时家好进可不好出。”

    “时昔小姐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墨馨拍了拍胸口,一脸的自信。

    ——

    墨家。

    墨梓奕刚拿起筷子,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他眸底落进一层冷意,听着手机响了好几声,才走出餐厅接听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