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6章 墨梓奕的案子,他负责

    见叶湛的手伸过来,墨陌微笑地拒绝,“这包里只有几件衣服很轻的,我自己提就行了。”

    她和叶湛虽然认识,但两人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而叶湛给她的感觉其实是有些清冷,疏离的。

    墨陌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机场这里,好像还真的是特意来接她的。

    “我帮你提。”

    叶湛的手伸着,看似温和平静的话语里透着军人的霸道和强势。

    墨陌垂眸,视线落在他修长干净的手指上。

    微一犹豫后,她点点头。

    把行李包往前递了一点。

    叶湛修长的手指抓住带子,她的手松开。

    他清润的嗓音又响起,“走吧。”

    说完,转身走在前面。

    “……”

    凤以泽被叶湛说脑子不正常后,就摸着鼻子不敢再胡说八道。

    这会儿见他提着行李包转身时,还瞪一眼自己。

    他便搞不懂了。

    大哥这是几个意思?

    是不让他当电灯泡吗?

    “你不走吗?”

    墨陌见凤以泽一脸傻缺的怔在那里,好笑地问。

    凤以泽蹙着眉,“大……墨小姐,我还有事就不跟你们一起去医院了,你这次来帝都打算待几天,回头我请你吃饭。”

    他不敢再喊大嫂了。

    喊一次,他大哥说他脑子不正常一次。

    他会真的不正常的。

    墨陌不在乎凤以泽要不要一起走。

    但他说请自己吃饭,她还是要回以礼貌的,于是微微一笑说,“我来除了看梓奕之外,还有工作要做,上次你已经请了我,这次有机会我请你。”

    “啊,你要请我吃饭?”凤以泽转头看向已经走出几米外的叶湛,笑得帅气又暧昧,“因为我大哥吗?”

    墨陌漂亮的脸蛋上绽出一抹明媚的笑,眨了眨眼睛,轻快地说,“不是因为你大哥,也不是因为你二哥,而是因为你像我见过的一个乞丐帅哥。”

    “……”

    墨陌说完,又轻笑了一声。

    然后迈着轻快的步子追叶湛去。

    凤以泽那张俊美至妖孽的脸上表情丰富得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乞丐帅哥。”

    好半晌,他磨牙地念出那几个字。

    该死的,都是那个叫什么温清欢的女生,害他不仅成了帝都的红人,居然都火到g市去了。

    “上车吧。”

    叶湛给墨陌打车副驾座的车门。

    挺拔的身躯往后侧了一点,眉目温和地看着她。

    墨陌转头看向后面,“凤以泽还没来,让他坐前面吧。”

    “他自己开了车来的。”

    墨陌弯腰坐进车里。

    叶湛绅士的替她关上了车门,才坐进主驾座,开车上路。

    “是梓奕让你来接我的吗?”

    墨陌微侧着身,微笑地看着开车的叶湛。

    他穿军装的样子,不仅帅,还有一股子令人心生敬佩的正义感。

    比车窗外的景致吸引人多了。

    叶湛转头看她一眼,又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路况,薄唇里淡淡地吐出一句,“我看见你的朋友圈,正好在这附近办事,就来看看有没有人接你。”

    “清晴本来要让司机来接我的。”

    可是她下飞机之后,接到清晴的电话,说司机临时有事。

    叶湛眸光微动了下,“可能她让司机做别的事去了。”

    清晴这丫头搞什么鬼。

    她一面告诉他,没人接墨陌,让他帮忙接一下。

    还说墨梓奕那样身手的人都在帝都受了伤,墨陌自己,她不放心。

    一面又告诉墨陌,她家的司机临时有事。

    ——

    墨陌转了话题说,“昨晚我妈和梓奕通过视频之后,就想来帝都接他回去,我爸又不让她来,所以就派了我来。”

    “墨梓奕伤得并不多重。”

    叶湛嘴角勾了勾。

    他很羡慕墨家给人的那种温暖感觉,“我上午问过他,他可能不会回去,他受伤的事如今整个帝都人尽皆知不说,总统先生都到医院看望了他。”

    “总统都去看他了?”

    墨陌早上新闻的时候,看见了网上的帖子。

    梓奕这一受伤,直接上了热搜。

    不过她却不知道,总统亲自去看了梓奕。

    叶湛点点头,没有再转过脸去看她,只是简单的解释,“他是咱们a国的名人,最年轻有为的青年企业家,总统一听说他在帝都受了伤,还是被四名杀手所伤,对此十分重视。”

    “你的意思是,总统会管这件案子?”

    墨陌眸底闪过一抹好奇。

    “我负责。”

    叶湛顿了下,淡淡地回答。

    墨陌这下更惊讶了。

    不仅惊讶,还十分的放心,“叶湛,总统让你亲自查这件案子??”

    她低头,看着他身上的军装。

    “不会是,刚才你就是在查案,然后现在我耽误了你查案吧?”

    “不算耽误。”

    前面红灯,叶湛停下车。

    英俊的脸转向墨陌,“我也是为了不节外生枝。”

    “不至于吧,梓奕受人袭击是因为他是昊宸的总裁,我什么也不是,何况他们都已经引起总统的重视了,应该不会愚蠢的再对我下手。”

    叶湛眸底掠过一抹欣赏。

    墨陌的分析不无道理。

    在引起总统的重视之后,时栋平不会再轻易动作,暴露自己。

    ——

    时栋平不仅不会再轻易动作,还把那四个任务失败的杀手人处置了。

    让人把他们毁尸灭迹。

    而此时,帝都郊区某别墅的地下实验室里,时栋平一脸阴沉地看着又一次实验失败的孙国涛。

    “还要多久才能实验成功?”

    孙国涛把死掉的小猫扔在实验台上,拿过无菌布擦拭手,“我也不确定。”

    “你当年不是跟着傅经义做过实验的吗?你就没有记录?”

    “傅经义不让任何人记录,而他当年只信任黎恩一个人。”

    说到这里,孙国涛眼底流露出一抹阴鸷,“其实现在的毒已经是无色无味,可以帮你完成大业了。”

    提到大业。

    时栋平想到今天那人任命叶湛成立专案小姐,一定要查出伤墨梓奕的凶手的事,脸色越的阴沉。

    “先等等吧。”

    他咬牙,这件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还要再等等。

    等另一件事完成之后。

    谁也阻止不了他把那个人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