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2章 上次答应的,怎么突然又反悔了

    墨陌没有在医院过夜,又做了个检查,没什么事,就由众位长辈陪着回了家。

    因为是春节前一天,大家都有时间,便又聚在了墨家。

    晚饭后,墨陌由顾之瞳,覃清晴,白清灵和温清欢等人陪着上了楼,回房间休息。

    “清晴,梓奕一直没回来吗?”

    晚饭的时候,没人提起下午生的事。

    墨陌不想扫了大家的兴,也就没有问。

    覃清晴微笑地回答,“陌陌姐,梓奕哥哥今晚有应酬,你还不知道你昏迷之后生的事吧?”

    “不知道。”

    墨陌抬手抚开额头的碎,轻轻摇头。

    没人告诉她。

    顾之瞳轻笑,率先走到沙前坐下,身子毫不淑女的靠进沙里,翘了腿对她们示意。

    清欢挽着墨陌的手,清晴便坐到顾之瞳旁边。

    清灵眨了眨眼,先倒了几杯水,才在顾之瞳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陌陌,你下午怎么会被那两个人迷晕了的?”

    顾之瞳蹙眉看着墨陌微显苍白的脸,那迷药是极其霸道的。

    墨陌鼓着腮帮子,有些郁闷地说,“我一时大意。”

    “我看你是知道梓奕在附近,不会让你出事,所以故意的吧?”

    顾之瞳嗔笑地说。

    其他几人闻言也露出赞同的笑。

    她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年龄又没相差几岁,彼此的性格都了解的。

    “梓奕哥哥生气了。”覃清晴敛了笑,轻声说,“那两个人现在警局的大牢里,季安芸也进去了,季丛祥想保她出去,但那两个人一五一十的招出了她。”

    墨陌挑眉,唇边浮起一抹浅浅地笑,“那季安芸没有被保释了?”

    “梓奕又不是吃素的。”

    说话的人是顾之瞳。

    她坐直身子,端起桌上的水杯把玩,却并不喝里面的水,带着三分嘲弄的笑道,“季安芸自己犯蠢送到g市来,又有她想毁掉你的人证物证在,季丛祥就算动用权势,也弄不出去季安芸。”

    若是季安芸今天想毁的是普通女孩。

    那只是季丛祥一句话的事,别说并没有达成目的,就是真的毁了对方,他也能只手遮天的揭过去。

    可季安芸如今招惹的,想要伤害的墨陌不是普通身份。

    单凭着昊宸掌控着整个g市的经济命脉,乃至整个a国经济的巨大影响,季丛祥的权势就不太好使了。

    况且,墨陌如今还是叶湛的女朋友,叶家的未过门儿媳。

    叶湛即便得罪了总统,但叶家摆在那里……

    “陌陌,你就放心吧,季安芸这一次进去不死也会脱层皮的。”

    清欢的笑着安慰。

    清灵也轻轻点头,“不只是季安芸,墨馨也进去了。”

    “墨馨进去了?”

    墨陌脸上闪过一丝微愕。

    转眸,看向覃清晴。

    这件事是梓奕在处理,她父亲墨修尘好像并没有过问。

    至少下午墨陌醒来的时候,她父亲和大舅,二舅都在医院的。

    不只墨陌一个人想知道,顾之瞳,温清欢,白清灵三人也想知道详细的。

    一时间,大家都看着覃清晴。

    覃清晴只好把墨馨为何会跟着进去解释了一遍。

    墨陌听完,站起身去洗手间。

    一分钟后,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呜呜震动,她人还没出来。

    跟她坐一张沙的温清欢身子前倾去看她手机的来电显示。

    是凤以泽打来的。

    “以泽打来的,肯定是关心陌陌的,清欢,按接听键。”

    “要不要等陌陌姐出来?”

    温清欢眸子微闪了下,转头看向洗手间方向。

    “不用等,以泽不是外人。”

    “好。”

    温清欢迟疑两秒后按下接听键,直接开外音,“喂。”

    “清欢?”

    电话那头,凤以泽的声音带着三分诧异传来,微扬的尾音并非不确定是她。

    只是没想到是她。

    若是细听,还能听出语气里掺杂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隐隐喜悦。

    温然欢浅浅笑答,“陌陌姐去洗手间了,你要等一下。”

    说完,她看向顾之瞳。

    示意她和凤以泽说话。

    顾之瞳笑看着温清欢,秀眉轻轻上挑,一副你接的你说就行了的表情。

    电话那头,有片刻的安静。

    温清欢抿抿唇,听不见凤以泽的声音,又说,“我现在拿着手机去给陌陌姐。”

    她有些懊恼让她接电话,却不说话的顾之瞳。

    凤以泽和她们熟,和她又不熟。

    而且,是她接电话之后,他都不说话了。

    温清欢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上次她哥哥帮她拒绝了给凤以泽画像,他可能生气了,不愿意再跟她说话。

    “不用,我找大嫂也没有什么急事。”

    凤以泽语气微急的阻止。

    隔着电话,他其实不知道要和清欢说什么。

    好像,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

    之前因为她画了他乞丐的画像,他心存恼意。

    后来在意品轩遇到,温清欢主动的要分他一半的钱,还表示了歉意。

    如此一来,凤以泽和她之间的交集就没有了……

    “清欢,上次你答应帮我画像,怎么又突然反悔了?”

    凤以泽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温和地响在寂静的室里。

    温清欢脸色一怔。

    顾之瞳和白清灵相视一眼,两人脸上露出一抹奇异的笑。

    温清欢以手背轻揉鼻子,总不能实话告诉他,她哥哥反对,以及他过的那番话。

    只好干笑地说,“我那几天忙。”

    “原来是这样,那下次见面你帮我画吧。”

    凤以泽在电话那头释然的笑,声音再次传来时,多了三分好听的愉悦。

    隔着屏幕,他看不见温清欢小脸上的纠结。

    这些天的郁结像是被一阵风吹走了似的,整个人都神采飞扬起来。

    以致于,一旁看着他讲电话的楚君铭如墨的眸子里闪过若有所思。

    原来,以泽这小子去一趟g市,就把心遗落在那里了。

    难怪回来的这段日子一直丢魂了一样。

    楚君铭的目光在凤以泽脸上停顿了一秒,便垂眸,视线落在面前的菜桌上。

    也不知道,叶湛和唐晋琛执行任务得怎么样了。

    季安芸被墨梓奕“强留”在了g市出不来,季丛祥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